<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9章 人餌事件3
          末世的凌晨,格外的冷澀。

           唐洛牽著手里的小天稍稍落后陸嘉彥一兩步,她不太清楚陸嘉彥究竟要去哪兒里尋找小天的媽媽。落后陸嘉彥幾步,大概能看清楚他的路線,也知道要去的方向。于是,原本并排走著的三人直線慢慢傾斜……

           “洛洛姐姐,真的能找到我媽媽么?”小天走在正中間,吹著寒風,突然問出了這么一句。

           簡單的一句話,卻難倒了唐洛。她牽著小天的手驀地一緊,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的這個問題。能夠找到小天的媽媽這件事,本身唐洛就沒有把握,她只是相信……陸嘉彥。

           “事在人為?!?br />
           哎?唐洛詫異的抬起頭,很久才反應過來這句話是陸嘉彥說的。他那么一個吝嗇說話的人,居然這么大方的開口了,真是奇怪。不過倒是很好的解決了她當前的困窘,說的也是那么個道理,事在人為。所以就算找不到那也只是為的不夠多,為什么這句話怎么聽怎么不像是安慰的詞句啊。還是說其實是她想太多了=_=

           沉浸在這樣的想法里,以至于一直到走到基地的門口唐洛才從自己的世界里出來。這一次倒是吃驚了,她向那邊放開小天的手在懷里尋覓東西的陸嘉彥投去詢問的目光。目光里閃爍著唐洛此時的疑惑:我們要出去么?

           陸嘉彥顯然沒有看懂唐洛眼里那點點星星的內容想表達什么,只當她是眼睛里進了沙子。他在身上尋覓了會兒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著唐洛慢慢走過來。高大的身影擋住了路燈的光暈在地上投射下一個黑色的影子,隨著他的靠近地上的影子越大只,漸漸地他的影子和唐洛的影子慢慢重疊……

           他慢慢靠近,在唐洛詫異的目光里緩緩低下身子……

           心跳加快,舞動著激烈的旋律……

           “你的心跳很快?!标懠螐┑皖^的瞬間,淺笑著對呆愣在原地的唐洛低聲說道。說話間呼吸噴吐在唐洛的脖頸間,異樣的感覺沿著那一處的皮膚蔓延,揚起她心湖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聽清楚這句話,僵硬在原地的唐洛更加如同化石一般,一動不動。心里卻似乎有一個暴躁的小女孩跺著腳在那里著急,這種事情干嘛要說出來啊,她聽得到好么?。?!

           陸嘉彥的手慢慢伸出來到唐洛的腹部,原本暴躁的小女孩也僵化在了原地……

           我靠(‵o′)凸,原本以為這廝是個正人君子,居然當著個小孩的面前對她這么個如花的美少女動手動腳,還是在基地的大門口這種大庭廣眾的地方!

           幾乎是在瞬間,唐洛放下小天的手兩只手用力將猝不及防的陸嘉彥推開。面頰上緋色未褪去,唐洛的嘴里還是罵罵咧咧,“你這個衣冠……”

           聲音斷在陸嘉彥的手上,那里此時正拿著一個終端……如果唐洛沒有猜錯的話,那個終端可能是從這件衣服里拿出的。所以剛才陸嘉彥根本就不是在輕薄她,只是在拿東西。我屮艸芔茻,拿個東西能拿的那么曖昧不明,像是動手動腳他也真是不容易。只是這樣,她想要嘲諷他的話是徹底說不出口了。說出去還有點像是自作多情=_=

           啊啊啊,唐洛不忿的對著陸嘉彥做了個鬼臉,低頭看著手里終端的陸嘉彥一不小心捕捉到了這個畫面,嘴角微微翹起,似乎是浮起了一抹淺淺的笑意。當然這些正處于氣頭上的唐洛是沒有看到的。

           倒是一直站在旁邊圍觀的小天看著兩人的互動,小聲的開口,“洛洛姐姐,你上次還說不認識嘉彥哥哥,你們明顯是男女朋友嘛?!?br />
           聽到這話的兩個話題中心的人不敢相信的斜了小天一眼,動作一致,倒是把一直處于悲傷中的小天逗樂了。雖然兩人嘴里異口同聲斬釘截鐵的說著“不可能”,但是……小天在心里默默補充,他們一定是害羞了。媽媽以前給他講故事的時候告訴過他,有時候男女朋友之間會因為害羞而不承認彼此的關系。唐洛姐姐和嘉彥哥哥一定就是這樣。

           還好唐洛不知道小天的這些腦部活動,不然她一定會驚訝,這媽媽都教給他兒子些什么呢!

           想到媽媽,小天原本揚起的情緒又有些下滑。他還記得剛才看到的那一幕,那個也許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幕。彼時他正在屋子里睡覺,夢著有朝一日爸爸的病好了,媽媽也不用每天洗很多很多的衣服賺錢,他們一家三口又回到之前的日子,幸福安樂。那是個可以笑著醒來的夢,他卻是驚恐的醒來的。因為突然間他的夢全部變了樣,爸爸死了,媽媽跟著壞人走了,他一個人在原地哭,可無論怎么哭爸爸媽媽都沒有出現。他就是在這樣的夢里哭著醒來的,醒來剛想去上個廁所,卻無意間聽到了屋外的動靜。是媽媽的聲音,媽媽一直在哭,哭著喊,“伍團長,是不是我做了這個你就會給我很多很多的錢?!?br />
           那個時候他不清楚情況,但小天想媽媽大晚上偷偷跑到外面去,應該是不想讓他知道的。只是后來不知道那些人又和媽媽說了些什么,媽媽的情緒突然有了明顯的變化。他記得媽媽在門外驚恐的聲音,“不,不,這個我做不了,伍團長我是看在你是我丈夫曾經的團長的份上我才相信你的。你怎么可以讓我做這些事情?”

           他原本想著要出去救媽媽,可是開門的時候他才發現門被媽媽從外面鎖住了。于是他努力的去翻窗子,可是等他來到前門的時候,媽媽已經被那群人帶走了,遠遠還能看見那些人的身影??墒堑鹊剿Φ淖返臅r候,那群人已經不見了,媽媽也不見了。還好他遇到了唐洛姐姐和陸嘉彥哥哥,他們會幫他找到媽媽的,是么?

           陸嘉彥手在終端上滑動,唐洛因為剛才的事情避他如蛇蝎,也懶得靠近。就是心里偶爾還是會有些好奇,想要偷偷的看下。只是一次,就被陸嘉彥抬起的目光抓了個正著。以至于唐洛也不好意思繼續偷看了,不過……她可以正大光明的看,嗯哼。

           只是陸嘉彥似乎是存了心不讓她的小心思得逞,等到她湊到附近正大光明看的時候,哎嗨,陸嘉彥居然不看了還把終端收了起來!簡直是可恥無恥加沒有廉恥!==!前面那句話總感覺怪怪的。

           “走吧?!?br />
           陸嘉彥看了下身上,他的黑風衣給了唐洛,以至于此時此刻站在瑟瑟的寒風里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衛衣,沒有口袋。之前他是把終端放在風衣的口袋里的,現在,還是放在風衣口袋比較好。而且剛好,某位穿著風衣的妹子就這么靠了過去。他也不客氣,直接當著唐洛的面,將終端放回了口袋里。那表情,看的唐洛的暴脾氣??!那么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是什么意思啊,又不是你的衣服!不對……似乎就是他的衣服。那也不行!嗯哼,是你放在我身上的我拿出來玩玩應該也是可以的。

           趁著陸嘉彥不注意,唐洛偷偷從口袋里摸出那個所謂的終端,怎么看怎么像ipad,確定不是蘋果旗下的?只是這個破玩意無論唐洛怎么看都沒有看到開關,倒是怪了。剛才陸嘉彥明明就是在屏幕上隨意滑動了幾下就開了啊,唐洛想著依葫蘆畫瓢的在屏幕上滑動。終端沒啟動也就算了,它居然說話了!

           “主人最愛吃的食物是什么?”

           這是什么幺蛾子……

           我丫哪兒知道你家那個怪主人喜歡吃什么!

           唐洛忘了個事情,因為終端的聲音過于大,陸嘉彥和小天都以奇異的眼光看著她。小天是迷惑,陸嘉彥那個大灰狼一看就是知道她干了什么,那小眼神整整一個奸詐!

           “唐洛姐姐,我們要走了……”小天遲疑的出口。

           “額?!碧坡瀹斨懠螐┑难凵耠m然有些許心虛,但還是裝作毫不在乎將手里的終端放回口袋里,然后跟在陸嘉彥身后大大方方走出了基地。

           隨著他們三人全部離開,基地的大門在他們的眼前緩緩關閉?;赝膺€是和基地內有著明顯的區別,徹骨的寒風迎面襲來,即使是穿著陸嘉彥的黑風衣還是有狡猾的風從空隙里鉆入。她光裸的雙腿暴露在寒風里,兩腿都有些顫顫。小天也是冷的不行,雙臂交互抱著,努力的汲取溫暖。只有那個明明穿的最少的陸嘉彥,毫無顧忌的站在冷冽的風中,望著還籠罩在一片漆黑里的前方,默默不語。

           空氣里有什么味道在蔓延,有什么事情在某個地方悄悄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