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章 奇葩顧東東
          唐洛和安宴結伴走在基地的街道上,昏黃色的燈光灑了一地。

           兩人正走著,突然看見前方的路燈下,一個穿著妖艷的女人趴在路燈的桿子上,笑容鬼魅的看著他們。她穿著一條深紫色的吊帶連衣裙,上覆著一件淡紫色的小披肩,金色的長卷發翻滾著大波浪傾灑,映著路燈泛著耀眼的光芒。

           唐洛和安宴對視一眼,心里滿是猜疑。

           這個時間點這么冷清,唐洛往身后看了一眼,沒有其他的人。那么這個女人很顯然是專程來等他們的,不用想了好么。唐洛停下腳步,看了看那邊妖艷的女人,又看了看身旁的安宴,直把安宴看的心里發慌,她才開口,“是不是你惹的爛桃花?”

           安宴本來不知道她在看什么,現在聽到這句話簡直想呵她一臉。毛線啊,這女人怎么看怎么跟他沒關??!好吧,不得不承認女人除了穿著暴露點,身材差點,那相貌還是很標志的。但是,很明顯不對他口味好么→_→

           看到安宴那憤懣的表情,唐洛知道自己猜錯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吶吶,“我不認識她,很自然就往你身上聯想,不好意思吶。不過你倆的確也不像是一個世界的,你看上去就像是個未成年的小正太,和這女人的確不搭調?!?br />
           這什么解釋啊,實在是太沒有誠意了(#‵′)凸什么叫小正太,什么叫未成年,他看起來像么,像么!

           不過安宴這一番抗議還沒有出口,原本趴在路燈桿上風情萬種的女人慢慢松開路燈的桿子,踏著七厘米的高跟鞋腰身一扭一扭的朝著他們二人靠近。

           臥槽,來者不善啊。唐洛和安宴悄悄的在下方低語,“怎么辦,我們現在往后跑?她穿著高跟鞋應該追不上我們?!?br />
           “她要是有武器怎么辦,我們還是先看看她想干嘛吧?!?br />
           “也對,有可能是看上你的美色了。她要是真看上你的美色了,你就先勉強應付她一下,讓我有時間逃跑。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的?!?br />
           安宴嘴角抖了抖,實在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兩位是西西的朋友~”女人慢慢來到兩人身前,伸手撫了撫散在胸前的發絲,笑的風情萬種。

           西西,顧西西,這個女人是來找顧西西的?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作答。尚且不清楚這個女人的身份,兩人索性不作答。唐洛謹慎的詢問,“你是誰,西西,又是誰?”

           “不認識么,可你們胸前的徽章是一樣的哎,小姑娘說謊之前呢就要做好準備不然不要學人家說謊?!迸诵镑鹊男χ?,眼神里波光流轉,“至于我嘛,西西可能沒有跟你們提起過,我呢,叫顧東東,你們好?!?br />
           女人光裸著的手臂伸出,似乎是想要友好的和唐洛握手??蛇@手,唐洛是無論如何都伸不出去的,這女人居然就是顧東東?就是那個顧西西失蹤之前在房間里喊得那個名字?很明顯是敵人好么!

           安宴也是相當吃驚,他之前是聽說過顧東東這個人的,只是沒想到現實中的顧東東是這樣一個人…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本來聽聞顧家老大是個奇人,他一直以為真是個奇人,后來見到西西姐的時候看著西西姐那剽悍的能力還對這個顧東東佩服不已。真沒有想到……宛然是個交際花一般的人物。

           沒人跟她握手,顧東東也沒覺得尷尬,她收回手仍然在笑,讓人看不懂她的真實想法。

           午夜的風唐洛早有領會,她顫了顫將木子抱在懷里取暖,一只手悄然朝著包裹的位置靠近,做好了隨時開戰的準備。只是故事的發展和她想的不太一樣,顧東東直立在寒風中,衣袂翻飛,她似乎沒有打算多做停留,丟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

           那句話清晰的停歇在他們的耳畔,少了嬌媚,反而有種男子氣概霸氣十足,“告訴顧西西,她根本不配,只有我顧東東才能繼承顧家?!?br />
           顧東東似乎是會什么異能,她的身姿在他們的視線里漸行漸遠,化為一團火焰然后徹底消失無蹤。愣在原地的唐洛和安宴沒有追上去和她大戰三百回合,照面的那瞬間他們就清楚彼此的差距了。而且,唐洛和安宴都是遠程攻擊的,近距離作戰不太擅長。[借口!

           顧東東走后,唐洛思考著她的話,不太理解的詢問身邊的安宴,“安宴吶,顧家在末世是個什么地位???”唐洛大概理解在末世五大基地應該還是有蠻多有權有勢的家族。畢竟一個末世,徹底打亂了之前全部的秩序,所有的家族重新洗牌,老牌的沒落,新興的升起,重復著歷史的更迭。

           “顧家怎么說呢,他們的地位略有些尷尬。他們沒權但是有勢,最重要的是他們有錢?!卑惭缦肓讼?,努力的想要說的更清楚明了一些,“你知道江家么?”

           唐洛搖搖頭。

           安宴扶了扶腦袋,本來是想找個例子說的更清楚一些,現在發現要講的似乎越來越多,“江家的家主是末世政府軍隊的司令級人物,他們家在末世之前就算是個高干家庭,出過好幾個司令,軍長級人物。因為家族成員都接受過軍隊類型的訓練,他們家在末世中的損傷并不大,現在算的上是末世資歷比較老的大家族。而顧家,資歷也蠻老,他們家從末世之前就是販賣武器的,現在依然是。只是末世之前他們家是偷偷販賣,現在是正大光明的?!?br />
           怎么聽怎么像是軍火走私商的呢……

           難怪地位尷尬了==!這在末世之前分明是違法的好么。不過倒是沒想到西西家居然是干這行的,真是沒看出來。不過這么說來,難道江望就是出自那個江家?難怪那個伍仁都對團長大人客客氣氣的,看來以后她還是對團長大人客氣點好,不然說不定哪兒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時間沒有給她們空閑時間多想,安宴看唐洛大概明白了之后就催促著她速度了。耽擱的時間有點長,那邊還等著呢。

           男子的步子大,走的也快。唐洛跟在后面,都由快走變為了跑,還是沒追上。她就不明白了,安宴這么急干什么,后面又沒有人追。

           “?!!遗懿粍恿恕碧坡宕鴼?,對著跑在前方的安宴呼喊。

           安宴回頭看了看,眉頭皺下,糾結了會終于調轉回頭來到唐洛身旁,“你還能走么?”

           “這不廢話么,你看我這樣子像是還能繼續走么!”

           “聽起來還是蠻有力氣的?!?br />
           “……”

           唐洛索性往路邊一坐,說不走就不走,“不管了,我要休息,反正我不認識路,你可以考慮把我丟下?!?br />
           安宴抓抓頭,無奈,“服了你了,那就休息會吧?!?br />
           “好勒,話說不是下午的任務么,怎么這么早就要開始準備???”唐洛不解。

           “這個基地沒有配備車輛,也就是說我們得完全靠走將老板安全護送到地點,五到十天都有可能。必須準備充足的物資,現在大家是在研究路線圖和人員安排,這些都是相當重要的?!?br />
           “哦?!碧坡迕靼椎狞c點頭,已經可以想象未來的日子了=_=

           看著橘黃色的燈光,她的視線發散,突然變轉了方向。思緒也朝著某個位置發展……

           陸嘉彥現在在做些什么呢?

           啊啊啊,不知道怎么回事,現在想到他的次數越來越多了,都快超過小悠的次數了。小悠,說起這個名字都是一抹淡淡的疼意,雖說安宴感覺他什么都清楚,也許可能知道小悠的下落??墒翘坡逋耆恢涝撛趺丛儐?,她根本不清楚小悠的那個夢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甚至不確定小悠在不在末世。

           在不在末世?

           等等,她剛來末世的時候,卓詩似乎提起過末世姓名登記,說不定可以通過那個查詢一下。雖然她不會查詢,但是她不會,不代表安宴不會。

           很湊巧,安宴真的會。他從身上取出他的終端,找到查詢,在輸入“林悠”兩個字后,兩個人盯著終端的屏幕,呼吸在一瞬間停止。

           隨著屏幕上漸漸結果的顯現……

           “非常抱歉,查無此人?!?br />
           聽到結果的那一瞬間,唐洛也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查無此人有幾個可能,一是小悠根本就沒有來到末世,二是…小悠現在非常危險。

           “謝謝,走吧?!?br />
           天色慢慢的亮了起來…

           ***

           陸嘉彥推開房門,原本在房內休憩的桃桃眨眨眼睛,看清楚來人之后又懶洋洋的閉上藍色的眸子。

           隨著陸嘉彥走進房間,一室的黑暗被燈光取代。陸嘉彥脫下白大褂在床畔坐下,拿出終端接上了某個人的專線。

           “喂……”

           聽到那邊帶著沙啞的聲音,陸嘉彥也是一驚。沒想到這個時間點,那個男人居然還清醒著。他拿起終端,沉思許久才出聲,“爸……”

           簡簡單單的一個稱呼,卻讓電話那頭的男人突然哽咽住了。

           “嘉彥,你,還好么?”男人努力壓抑住自己內心洶涌的情緒,故作云淡風輕般問著最簡單的問題。

           “我還好,我今天,看到安宴了?!?br />
           “安宴……”這個名字一直都是他們父子倆之間不知道如何提起的存在,只是陸父沒想到大兒子居然這樣平淡的提起。雖說他對小兒子的母親沒什么感情,但對于親骨肉到底還是有感情的。他斟酌些許,小心的問道,“他還好么?”

           “嗯,他很好?!?br />
           陸父滿意的點點頭,他們兄弟倆都好就夠了。他老了,現在沒什么追求,只要兩個孩子都好好的他就滿足了。就算兩個兒子都不在身邊也沒關系。

           只是陸父沒想到……

           “爸,我這邊研究完了我就回去?!?br />
           一瞬間,陸父老淚縱橫,再也說不出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