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章 局勢始混亂
          唐洛的視線隨著遠去的弩箭漸漸開始模糊,迷蒙遮掩了她的雙眸……

           她的暗器啊,她的機關,她的弩箭?。。?!

           唐洛看著自己包裹里那數量相當不可觀的暗器和弩箭,默默的淚了otl

           看著血犬那邊形式似乎不錯,他們雇傭團人數雖少,但到底還占著上風,唐洛暗搓搓的趁著大家都不注意,偷偷的往前跑……目標是——她剛才扔出去的暗器和發射出去的弩箭。什么,你們說丟人?切,你們這群膚淺的人,這叫回收利用好么→_→現在都流行節約了,你們滿腦子居然還是浪費的齷齪思想。

           哼唧,撿啊撿啊撿暗器,撿到一個壞暗器,淬淬毒,加加料,又是一個好暗器,哎嘿!

           就在唐洛愉悅賣力的在戰爭的修羅場邊緣拾撿暗器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身邊有不明物體正在朝著她靠近,陰深深的寒風在她的身后凝著,她的動作幾乎是在瞬間僵住。

           “主人主人,在你身后有血犬偷襲,建議立即躲閃?!?br />
           伴著木子的提示,唐洛立刻抱住千機匣身體后傾,一個后滾翻往后倒退了幾步。她身后還背著木子,動作做起來并沒有以往靈活,反倒因著木子額外消耗了體力。血犬似乎是江望他們那邊的漏網之魚,唐洛一手撐地努力緩和呼吸,想要騰出力氣使用武器發動反擊。

           來不及了……

           血犬血紅色的毛根根豎起,血色的眼睛里滿是兇狠的殺意,尖牙利齒沾著唾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它爆發出一聲怒吼,而后動作迅速的朝著唐洛撲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唐洛根本來不及拿出武器瞄準射擊。再加上過度的疲憊,實際上她也沒有力氣反擊。也許真的該認命了……說不定死了還能回到他們和平自由的地球。她的雙眼慢慢合上,像是要等待某一時刻的來臨。

           一瞬間,血腥味彌漫……

           ******

           蠟燭靜靜的燃燒著,給這原本漆黑的房間點燃微弱的希望。

           雖說現在是末世,但因為末世的來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科學的發展。在這個先進的時代里,這樣一個燃點著蠟燭的木屋真的可以說是個奇葩的存在。又或者說,這是一個土豪的別院,畢竟在末世木制品的價格是居高不下的。姑且不談這些,從格調上來看,暖暖的橘色充盈在房屋里,映著屋外的黑暗,帶著別樣的溫馨與和睦。

           突然,門被從外面推開,一個穿著黑色巫袍,拿著巨大權杖的男人走了進來。原本的溫暖因為他衣服上濃烈的黑色而驀地黯然失色。他拄著權杖在房間里踱步,“踏踏”的腳步聲在原本安靜的房間里響起,節奏感分明。隨著他有規律的腳步,一塊地板慢慢有了異樣。男人的腳步還在繼續,那響起的聲音里似乎傳達著不可知的語言,像是咒語…

           地板松動的聲音響起,一塊地板已經離開了原本的位置,穿著黑色巫袍的男人緩步走進地板移開出現的黑洞里,借著黯淡的燭光,隱約能看見樓梯的身形。

           隨著男人的踏進,地板又開始慢慢動作,回到原本的位置,擋住了黑色的洞口。一陣寒風拂過,燭火搖曳,影影綽綽,而后徹底的熄滅光芒。溫馨和美的小屋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安靜的帶著莫名的驚悚。

           ******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女孩瑟縮著身體,朝著房間的角落里退避,面上滿滿全是無力述說的驚恐。在她的身前,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人手里拿著一支注射器朝著她緩慢靠近。

           那人面對她的抗拒,似乎是早就習慣,面上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他動作熟練地對著空氣試著推動了活塞,液體從空中噴濺而下,滴落在女孩的皮膚上。冰涼的觸感,熟悉的感覺……

           “啊啊啊?。。?!”女孩顫栗著大叫了起來,聲音在這個類似于牢房的房間里回蕩,也傳到了相鄰的“牢房”中。位于女孩隔壁房間里的男孩聽到那慘叫,原本平靜的面容上瞬間浮現了無比驚恐畏懼的神情。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他抱住雙臂,嘴里呢喃著,“不要,不要?!?br />
           一個拄著巨大權杖,穿著黑色巫袍的男人緩步踏到“牢房”外,看著房內的情形,眉頭微微皺下,帶著些許的不滿。等到屋內穿著白色大褂的人走出來,看到男人時明顯一愣,立刻彎腰行李,“大人?!?br />
           “情況怎么樣?”男人壓著聲音詢問,過于粗啞的嗓音很明顯不是他原本的聲音。

           “回大人,這個女人的情緒和旁邊那個男人的情緒都很不穩定,可能又是失敗品?!?br />
           “廢物!”穿著巫袍的男人將權杖狠狠地朝著地上拄著,白色大褂低頭不敢應聲,男人看著白色大褂窩囊的模樣,“哼”了一聲轉身離開。黑色的背影落在牢房門口的燭光下,蔓延出一地的倒影。

           而房間里,女孩的意識漸漸模糊,她的手臂上針孔清晰可見。在她意識模糊之前,女孩望著墻壁,近乎無力的重復著一句話,“洛洛,救我……”

           “洛洛,救我……”

           ******

           唐洛猛地睜開眼睛,血液噴濺在她的臉上。沒有預想中的死亡,也沒有預想中的疼痛,倒是看見了預想之外的人。

           顧西西眉頭皺起,弓著身子擋在她的身前,她的手里一把巨大的鐮刀上黑色的,紅色的血液縱橫。應該是她救了自己,唐洛望向顧西西的眼神里多了幾分感激。感謝的話還沒出口,那位救命恩人用著嫌棄的眼神瞥了唐洛一眼,冰冷的聲音響起,“加入了我們團,就不要做認死的打算?!?br />
           唐洛還想為自己爭辯幾句,還想說自己那一刻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更沒有反擊的能力。只是顧西西似乎并不打算聽那些所謂的解釋,她在唐洛身前沒有過多的停留,就繼續朝著體型剽悍的血犬群攻擊而去。她手持著一把比她還高的鐮刀,揮舞間血液噴濺,刀狠狠砸在血犬的身上。

           唐洛似乎突然間明白了那個時候,為什么江望要讓顧西西下手注意輕重了。這個外表看起來軟弱可欺的妹子比任何人都要兇悍…她手起刀落的瞬間眼睛里絲毫沒有情緒波動,她只是平淡的看著這一切,那般淡然出塵的模樣有那么一瞬間讓人覺得那個展開屠殺的人并不是她。畢竟這樣一個看起來干凈的女孩,誰會把她和血腥放在一起呢?只是,她到底是經歷過什么才會如此視生命如草芥?還是說,她生來冷血?不論是哪兒個答案,那句話她說的很對,不要認死,不能認命。

           唐洛努力調動身體里殘余的力氣,握緊手掌內剛才拾掇回來的弩箭和暗器,咬咬牙弓著身子朝著自己原本的位置飛奔回去。當她回到柱子后面,剛打算在原地俯下準備作戰,突然發現有什么東西從天空朝著這邊飛來。

           它的目標似乎是……

           血犬群!

           “木子,檢測正前方天空中的異物!”她的聲音果斷卻又帶著微微的顫抖,生怕自己猜中了什么。

           “回主人,檢測完畢,是手榴彈?!?br />
           手榴彈!江望,顧西西他們還在那里??!

           “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