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章 子母飛爪出
          唐洛的聲音再快也快不過手榴彈投擲的速度…

           剛從顧西西的話里找回的希望似乎又因著那不斷靠近的手榴彈而接近完結。

           “嘭——?。?!”

           眼前煙火繚繞,熟悉的聲音響起,滿天的火光遮住了唐洛的視線,也郁結了她的心靈。不知道是從哪兒里來的力氣,唐洛將武器抱在懷里,立刻朝著他們的位置飛奔。腳步匆匆,不知道帶著怎樣的希翼。遠處射擊的狙擊手通過瞄準鏡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他收住槍面色也有幾分慘白。

           煙霧裊裊,硝煙陣陣。

           濃濃的火藥味彌散。

           唐洛越往前走心里越恐慌,還沒等她做好心理準備,槍聲緊接著響起。不止一聲,是很多聲。不對勁!一枚子彈擦著唐洛的臉頰飛過,泛起微微的刺痛感。唐洛還沒弄清楚情況,面對這樣的狀況,幾乎是本能的她選擇了隱身。原本打算上前來的狙擊兵注意到這個情況,也有些迷惑。聯想到團長剛才沒有給他下達命令,他想了想還是放下武器,繼續之前的動作,眼睛緊緊盯著瞄準鏡想要等待視野清晰看清楚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決定動作。

           煙火漸漸散開,隱匿身形的唐洛處于暗處,漸漸看清楚了形勢。

           江望,顧西西他們都沒事……

           唐洛不禁松了一口氣,掉回原位的心也慢慢恢復了原本的節奏。她正打算收回視線,突然注意到在江望和顧西西所處方向的遠方,似乎有一個黑色的身影靜靜而立,他的肩頭有一抹白色的剪影。距離太遠,唐洛實在是看不太清楚,但從這么個模糊的輪廓里她卻好像看清楚了一切。

           陸嘉彥???

           是他么?這個念頭一起,唐洛怎么看怎么覺得那個人就是他。本就是尾隨他來到了這里,還莫名其妙的加入了一個雇傭團,如果是他的話出現在這里也不違和。如果真的是他,那他到底是充當著怎么的身份。她雖然看不太清楚,但還是能辨別他手里那個黑乎乎的東西是槍。聯想到剛才的手榴彈和那個擦著她臉頰而過的子彈…

           疑惑一重接一重,她似乎越來越不理解這個人了,還是說其實她從一開始的判斷就是錯的,這個人根本不是陸嘉彥?唐洛剛打算現出身形往那邊靠近看清楚那個人的身份,哪兒料到那個人卻突然不見了,消失在茫茫的遠方,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即使剛才是那么模糊的身影,但唐洛肯定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覺……

           越來越糊涂了呢。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連串的槍聲帶回了唐洛的神智。這時她才注意到眼前的狀況,在剛才那個不知道是不是陸嘉彥身影出現地點的另一個方向的遠方,有一群穿著嚴實黑色雇傭兵服的人正在朝著他們這里快速前進,那群人遠遠看去就密密麻麻的,不用想都知道他們人數比較多。他們的步子嚴整統一,踢踏的腳步聲隆隆作響如同轟鳴。也許剛才的手榴彈是他們扔的,這個猜想自然而然的涌上了唐洛的心頭。只是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他們雇傭團所處的形勢就太不樂觀了!周圍有血犬尖牙利齒,兇猛剽悍;一邊還有弄不清楚目的,但差點害死他們的人數裝備明顯優于他們的雇傭團。

           到底該怎么辦呢?

           “按照雇傭團守則,他們一時間不會對我們開火?!苯练€的聲音如同一味鎮定劑打入每個人的心里,平定了大家心里因著剛才的手榴彈而升起的恐慌??粗蠹颐黠@松了一口氣的模樣,江望突地眸色一寒,聲音里也像是染上了一層冰霜,“馬上,立刻執行最新指令!”

           唐洛感受到了聲音里的寒意,她不禁轉過視線,看向那個站在血犬群正中央,手里握著一把槍支,動作敏捷而迅速的人,突然間多了一絲敬畏。其他人的動作因著他的聲音短暫的慢了下來,只為了等待他的最新指令。遠方的狙擊兵趴在地上的身體僵住,眼睛里什么也看不見,腦海里全是團長聲音的回響。

           “血犬……不留活口!”這就是最新指令。即使死掉的血犬沒有活的血犬的價值高,但在江望看來,寧可少賺點,也絕不讓給其他人!在他江望的地盤上搶東西,這個雇傭團,膽子真是大啊。

           幾乎是江望聲音落下的瞬間,這個原本好似進入了慢動作鏡頭的雇傭團突然開始了行動。他們的眼睛里帶著濃烈的殺意,他們的動作果斷干脆,下手不分輕重。隱匿著身形的唐洛看著眼前的一切突然間被震撼了。比如顧西西,她原本以為她的動作已經達到了極致?,F在看來那根本不是她全部的實力,唐洛甚至看不清楚她的動作,她只看見顧西西的鐮刀過處,血肉翻飛。其他人的動作也很大程度上加重了很多,他們穿梭在血犬群的中央,或徒手將血犬狠狠地擲于地上,或動作敏捷的躲避著血犬的攻勢,然后趁其不意,發射子彈;或是拿著兩把大斧頭,斧頭落下,鮮血淋漓……

           他們像是在進行著一場屠殺,而此時此刻唐洛站的這個地方,就是修羅場。

           無法繼續躲在暗處徒手等待,即使不是很喜歡這樣方式的殺戮,但到底是這個團里的人,怎么也無法做到袖手旁觀。唐洛強迫自己冷靜清醒下來,即使血犬注意不到隱身的她,但她隱身也是有時限的。她必須在有限的時間里做好準備。

           這樣大范圍的攻擊,機關陷阱比較適合,但是……她擔心誤傷。

           如果,可以在她引爆機關之前把大家抓離機關點,然后再引爆機關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那么,就決定使用它們了,唐門的秘密招式——子母飛爪!

           子母飛爪分子爪和母爪兩種,向隊友投擲子爪可以把隊友拉到自己的身邊,向隊友投擲母爪則可以把自己送到隊友的旁邊。

           豈曰無情,與子同心?豈曰無義,與子同生?

           這就是子母飛爪。

           想到此,唐洛找到一群血犬集中聚集的區域,找好位置趁著隱身還有作用之時對準目標施放技能。

           “天絕地滅!”

           天絕地滅:在目標點施放一個天絕地滅陷阱,陷阱周圍六尺范圍內最多十個目標每三秒受到一次毒傷害。

           技能使用之后,唐洛的隱身效果也隨之消失。她突兀的出現,血犬鼻子靈敏,很快就發現了她的位置,有一兩只立即朝著她飛撲過來。

           唐洛反身抄起武器,對準朝著她靠過來的快要跑出陷阱傷害范圍的血犬發動攻擊。同時她大致丈量了一眼自己的陷阱范圍,從千機匣的暗匣里拿出許久沒有使用的子母飛爪。

           目前在攻擊范圍內的只有顧西西和江望,兩個子爪也隨之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