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章 一個都不留
          幾乎是瞬間的事情,等顧西西和江望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被子母飛爪拽到了唐洛的身邊。兩人面面相覷有些疑惑,還沒出聲問個明白,他們原本的位置突然發生了小規模的引爆。血犬本就跟江望他們做了過久的拼殺,加上唐洛陷阱附帶的毒傷害,身上的傷更重,還中了毒。

           顧西西和江望見狀默默無言,而后立即投入了廝殺中。唐洛也不懈怠,將子母飛爪裝回千機匣的暗匣。原本她也只是猜這個千機匣會有暗匣,不然她實在無法理解這個“子母飛爪”的技能該如何使用。沒想到,竟然讓她給猜中了。得意在嘴角微微綻放,唐洛架起千機匣,對著殘余的幾只血犬發射弩箭和暗器。大家的動作很迅速,唐洛看著原本將他們團團包圍的血犬漸漸只剩下了被他們圍攻的這一只,不禁有些感慨。

           最后一只了……

           處于他們的包圍圈里,想要留活口是極其簡單不過的事情。大家的動作都有些遲緩,想要等江望更改指令。畢竟活的比死的值錢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如果是死的話他們這一趟的行動就虧了……

           誰都明白這個道理,誰都沒有下狠手,連一向手段狠絕的顧西西都收斂了動作。

           靜止的空氣,靜止的動作,靜止的希望。

           “我說你們啊,給我們剩下了一只啊?!币粋€不速之客的聲音突然響起。

           幾乎是瞬間,江望的手扳動扳機,一顆子彈徹底斷絕了最后一只活口的命。

           ……

           “讓你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已經沒有活口了?!苯仡^對著朝著他們慢慢走來的不速之客,走在那群雇傭兵最前面的男人說。他面目和煦,一抹淡淡的微笑如同微風拂過,即使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卻讓人說不出一句嫌棄來。

           顧西西帶著唐洛幾人略微退后幾步,站在江望的身后5米外。那邊雇傭團跟他們這邊一樣,都留在后面沒有上前。這是一場屬于雇傭團團長之間的“戰爭”,flag豎起!

           “江少校似乎對我有些誤會?!蹦腥艘残χ?,你來我往,都將濃烈的諷刺淹沒在天然無公害的笑容之下。

           江望的笑容瞬間冷卻,眸色一沉,再次望向男人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最初的友好,“我想伍團長可能是認錯人了,我江望不過一普通的雇傭團團長,哪兒里和什么少校扯得上關系?!?br />
           男人不過笑笑,沒有對這個問題作出立即的回答。

           “倒是伍團長一見面送我們一份大禮,讓我們實在是過于心驚。若不是有人將手榴彈打爆,怕是我們小隊難以生還???!”每說一個字,江望的聲音都沉一分;等到這句話說完之時,他的聲音已經低沉到近乎詭異的地步。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送他們一份大禮,他江望說什么也不會讓他們好過。

           “陳平,出來?!北唤Q作伍團長的人原本的笑意驟然凝住,他對著身后的隊伍喊了一聲,威嚴有力。

           名叫陳平的男人身材矮小,聽到團長叫他名字的時候身體不可抑制的抖了幾抖。在團長寒冰般目光的注視下,他才慢慢地從隊伍里走出來,一直走到伍團長身邊。

           唐洛她們站在江望身后,距離不遠,到底還是能聽見來自團長們之間的對話的。聽到那個叫伍團長的人叫出這個男人,唐洛突然猜測他應該就是那個扔手榴彈的,差點要了他們命的人。她無聊的用胳膊肘撞了撞身邊顧西西的手臂,得意洋洋的說出自己的猜測。哪兒料到顧西西沒有褒獎她也就算了,還以一個看腦殘的表情看著她,“明顯是個替罪羊,這都看不出來么?”

           額…,替罪羊么?

           “為什么???”

           “看來你不僅腦殘,還缺乏常識。沒有團長的命令雇傭團的團員是不能輕舉妄動的,所以說這個團長剛才對我們是下了殺意。但是雇傭團之間是禁止私斗的,在末世人權高于一切,一旦違反,他們雇傭團都要面臨解散?!泵嫔蠋е訔?,但顧西西還是耐心的將這一切講給了唐洛聽。雖然如此,但是唐洛還是很想反駁一句,她既不腦殘,也不缺乏常識。馬丹,人家剛來末世,你要人家知道多少算有常識??!

           說完顧西西就將目光移開,落在江望身上。他究竟會怎么處理,是處置這個陳平還是……不妥,對方的雇傭團規模較大,實力差距太大,不適合硬碰硬。最好的方法是給對方一個臺階下,因著這次的事件對方應該短時間內不會為難他們。只是,江望那樣的性格,會直接走對方給的臺階么?顧西西平靜淡然的面上終于浮上了一絲擔憂。今時不同往日,江望!

           以江望的脾性,的確是很憤怒,尤其是對方居然找個替罪羊的行徑。以為他江望傻還是癡,這么拙劣的伎倆還看不出么!

           只是還沒有等江望開口,那個叫伍團長的人手起刀落,被喚作“陳平”的男人轟然倒地,頸部一個巨大的切口將男人的頭切下。男人沒有合上的雙目睜著,鮮血沿著切口流出,頭在地面上滾動,一直滾到顧西西的腳邊。唐洛“啊”的大叫了一聲,遠遠避開顧西西身邊,卻不知道說些什么好。不是說人權高于一切么?怎么能就這樣草菅人命。顧西西低頭撿起那個仍然在滴血的頭顱,慢慢踱步到江望身邊,聲音爽快,“這個頭我們收下了,過往恩怨一筆勾銷?!?br />
           江望還想說什么,顧西西從背后用沒有拎頭顱的手扯了扯他的衣角,江望因著這個熟悉的動作立即噤聲,沒有再說什么,只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男人邪魅的笑容劇烈的綻放,聽在江望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多虧西西攔住了他的動作,不然江望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些什么。

           “謝謝你,我們回去吧?!苯难哉Z里帶著些許滄桑和疲憊,“把地上的尸體收拾裝好,大家都辛苦了?!?br />
           意思是可以回基地了。

           唐洛看著惹麻煩的雇傭團終于在那個伍團長的帶領下,快跑離開,似乎是要去找下一個有非人類生物去的地方。她收回目光,看著準備打道回府的其他雇傭團小伙伴,大家不緊不慢的收拾著動作,悠閑自得。只是,他們似乎忘掉了一個重要的事情啊……

           “你們忘記幫我打喪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