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章 一句話異能
          聽到妹子抱怨的聲音,滿身血腥的男人們回頭望了一眼妹子,剛打算說些什么就收到了來自團長的注視,立刻調轉視線回頭專心收拾東西。

           顧西西斜了唐洛一眼,淡然無波的眸子里還是一派平靜,而后收回視線隨地坐下,不知道從哪兒里拿出一塊類似絲綢的布在滿是鮮血的鐮刀上擦拭,模樣認真,根本沒有搭理唐洛的意思。

           唯有江望看著唐洛稍稍皺了下眉頭,“你新手試煉任務還沒完成,還要打喪尸?”

           剛加入雇傭團的時候她不是就已經說過這個事情了么!那個時候不知道是他們中間的誰還相當熱情的說會幫忙打的tut這不過是打完一個變異種的時間,就忘得一干二凈了么!

           算了,好不容易有人搭理自己了,不管是不是那都是要點頭的,至少要把唯一的這個留下。更何況這難得的唯一還剛好說中了正題,唐洛那頭點的那是相當歡樂。

           “那還不簡單,一句話的事情?!?br />
           (⊙o⊙)??!一句話的事?

           唐洛有些不理解,打喪尸是一句話的事情么?難道……她朝著江望的方向投去帶著猜測帶著疑惑的目光,腦子里有一個念頭在萌芽。難道……江望其實有一句話殺死喪尸的異能?。?!

           腦洞大不是錯,腦洞太大真的就只能怪自己了。一句話殺死喪尸的異能是什么鬼?傳說中殺人的咒語?你以為這是《龍族》里的繪梨衣,還是《這是僵尸嗎》里面的優克莉伍德·海爾賽茲么?

           好了,姑且不談末世這里到底有沒有這樣的異能,因為唐洛的疑惑似乎正在慢慢揭開。她看見江望脫下身上的軍裝大衣掛在臂膀上,露出里面的白色襯衫,剪裁得體,衣服平整。尤其是衣服上的白色,對比著一地的血漬,帶著強烈的反差。他從腰間取出一件類似于ipad的東西,那個東西唐洛曾經在陸嘉彥手里,還有末世資料登記處那里見過,是這個星球的一種叫做終端的東西。

           江望修長的手指在終端的屏幕上輕輕滑動,一聲聲“嘀嘀”響起,這玩意倒是有些像是手機唉。說到手機,唐洛不得不承認還真是有點可能的說,作為21世紀的地球就擁有的高科技,她還真不相信這個末世會沒有。雖然……系統似乎能取代手機在打電話方面的功能。

           想到手機,就如同想到了一個深深的痛……

           來到末世之后,唐洛一直想辦法讓自己忘記手機的存在。忘記了就不會想起,忘記了就不會依賴。曾經那么個如同人生一部分的東西突然被硬生生剝離,不能每天刷微博,不能每天聊qq,無法看肥皂劇打發時間……真的是,森森的憂傷啊qaq

           就在這時,江望手里的終端似乎已經接通,他拿起終端語氣溫和的對著里面說道。

           “喂,我是江望,在新人里有一個叫做唐洛的,她的新手試煉幫忙直接批過,她現在是我們團的團員?!?br />
           “嗯,唐洛把你的指紋輸進來了?!?br />
           唐洛茫然的按照江望的話,把自己的指紋輸入終端上的一個正方形的方框內。江望滿意的看著,拿過終端繼續和那邊對話。

           “麻煩了,謝謝?!?br />
           “好了?!?br />
           江望放下手里的終端,抬眸提醒某個還在認真的看著他的女孩。也不知道是她聽得太認真還是什么,她就那么望著他,江望甚至能在她的眸光里看見自己的倒影。只是……有些過了。

           “好了?!苯俅翁嵝?。

           哎嘿?眼睛緊緊盯著江望的唐洛聽到他的聲音突然抬起頭來,一時間有些無法消化他的話。他說什么?好了?什么好了?她的新手試煉?怎么可能……唐洛立即否定自己的想法,可是想到江望的那通電話,他說的好像就是讓她的新手試煉直接過哎……

           qaq要是這么容易的話為什么不早點說,馬丹,人家為了對付那些機械兵和智能兵不知道浪費了多少機關暗器和弩箭啊,那都是錢??!

           不過說起來,江望不過就是個普通的雇傭團團長,就這么一兩句話人家就答應直接把她從一個新手試煉階段轉成正式的雇傭兵?唐洛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恭喜主人,順利進階為普通e級雇傭兵,享有在雇傭兵大廳領取任務,在雇傭兵市場購買武器裝備等相關物品的權利,當前雇傭兵信譽值0。所屬雇傭團b級,團長江望,團隊聲望值90?!?br />
           還沒等唐洛想明白,木子的聲音像是證明一般響起。應該還是只有她能夠聽到的聲音,因為木子聲音響起的時候其他人并沒有側目,都在專心處理著自己的東西。要是他們聽到木子的聲音,按照本能應該還是會側目吧。就像剛才江望說話的時候他們本能投來又撤去的目光。不過不管怎么樣,終于“靠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一名正式的雇傭兵,唐洛心里說不激動那絕壁是假的。事實的真相是,唐洛激動得心情在心里蕩漾,雖說她面上沒有大的起伏,但她的心里在唱歌。唱著搖滾樂,激動昂揚。

           江望不知道從哪兒里掏出一枚徽章一樣的東西遞給唐洛,示意她接下,“這是我們雇傭團的團徽?!碧坡邈躲兜纳斐鲭p手接過,躺在她掌心中央的那枚徽章,灼熱而滾燙。她一直以盛著珍貴寶物的姿勢將徽章慢慢移動到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將徽章移動到其中的一只手里,伸出另一只手輕輕的拿起,朝著衣服上別?;照碌臉邮叫∏蓜e致,很輕易的就捕捉到了唐洛的心。只是也許是過于激動,她的手一直在發抖,抖著抖著怎么也沒有把徽章別好。

           江望見狀直接伸出手從她手里取過徽章,彎下身子低頭將徽章佩戴在唐洛試了幾次的地方?;照碌膭e針是很簡單的那種,對江望來說更是小case。只是在他低下頭為唐洛佩戴徽章的時候,手指無意間觸到唐洛的胸前。雖然他注意著并沒有接觸什么敏感的部位,但在他呼吸間濕暖的空氣掠過,卻讓唐洛整個人有些愣住,整個腦袋都像當機一般。

           陽光充盈著的天幕下,所有的事物都那么清晰可見,可唐洛眼里卻只剩下了江望的動作。她只看見他低下頭手指間的動作,慢條斯理卻滿是紳士風度,那么簡單那么輕易的在唐門的心門上叩響。

           顧西西擦拭武器的動作驀地停下,她的眼睛里突然多了幾抹色彩,陽光太盛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復雜的內容。就那么呆滯了一兩分鐘后,顧西西的動作如同靜止的符咒突然破解,她繼續擦拭著手里的鐮刀,只是動作再也沒有之前的熟稔。其他幾個雇傭兵看了看唐洛她們那邊的動靜,趁著江望不經意間偷笑了幾聲,然后立即停下,強忍著笑容整理東西。

           “謝謝?!?br />
           江望完成手中的動作,正巧聽到唐洛的感謝,原本想說句“沒事”卻不經意觸到了唐洛的眼神。似乎有什么東西悄然在兩人的眼里流轉,兩人幾乎是同時雙雙別開了視線。不知名的氣流縈繞在兩人周身,悄然氤氳著。只是這尷尬的氣氛并沒能持續很久……

           “大家收拾好了就準備回去吧,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彪S著江望的聲音響起,大家的收拾工作基本搞定,終于朝著基地踏上了回去的路。這一次出來,雖然沒有遇到喪尸,但也是遇到了木子說的那個變異物種,還打了那么久,累是必然的。想到回去基地,就有□□的大床可以休息,唐洛就十分相當的歡樂。等等,貌似有些不太對……唐洛猛地從美好的幻想中驚醒Σ(°△°)︴□□的大床,她似乎沒有。

           唐洛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其實是個連容身之所都沒有的可憐的孩子!

           “那個,我們住哪兒?”唐洛嘴里這么問著,其實內心里想表達的是,你們這個雇傭團加入了以后到底包不包住~~期待的眸子里泛起晶瑩的光芒,兩眼大大的睜著。

           “雇傭團有專門的團隊休息區,我們團現在是b級的雇傭團,分配的休息區雖說不是最贊的,但那也是相當不錯的?!弊咴谔坡迳磉叺囊粋€雇傭兵聽到這個問題,笑著對她回答。唐洛記得他,他是那個陳煥。

           “哦……”回答的風輕云淡,似乎有房子什么的不過是一件小事。

           但唐洛的內心深處卻是這般模樣:o(≧口≦)o居然有房子,啊啊啊,簡直不能更開心。一定是免費的,肯定是免費的,嚶嚶嚶這待遇比剛來的時候躺在喪尸之前躺過的床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要是那天救她的人不是那個摳門的陸嘉彥是江望就好了。

           可惜,沒有如果,命運的齒輪已經轉動,再也回不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