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8章 人餌事件2
          “小天……”唐洛慢慢走近,那個孩子的身形和面容也慢慢在她視野里清晰。她記性不差,還是記得這個孩子的。在她最饑餓的時候,是這個孩子的媽媽請她吃了一頓……雖說那個喪尸肉給她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陰影,但到底也讓她認清了這個世界食物的現狀。

           更何況,這年頭“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小天他們家本就生活不容易,還將自己家不多的糧食分給她一些。雖說是因為有事相求,但到底是為了她的丈夫,如何讓她不動容。

           小天原本站在陸嘉彥的面前哭泣,身體微微顫抖。聽到唐洛的聲音,他身體的顫抖驀地停住似是僵硬了一般,而后他慢慢的扭過頭看向唐洛的方向。淚水在他的面頰上翻滾,沿著他臉畔的輪廓緩緩到達下頷。圓潤的淚水慢慢集聚,無法承受那痛的重量之后才依依不舍的從他的下頷滴落。一滴,兩滴,已經數不清淚水的數量。斑斕的淚痕遍布他的臉頰,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就連他的聲音,都帶著濃濃的哭腔。

           “洛洛姐姐……”

           哭到沙啞的聲音里喊著她的名字,唐洛帶著心里的震驚與心疼朝著小天慢慢靠近,原本站在小天身前的陸嘉彥見狀稍稍往一邊讓了讓,把位置留給唐洛。這么細微的動作唐洛根本來不及注意,她的眼里此時此刻只剩下了那個哭成淚人的孩子。她看著小天,遲疑的問出心里的疑惑,“小天,告訴姐姐,到底發生了什么?”

           見識了卓詩的失蹤,經歷了顧西西的消失,唐洛對自己將要面對的事情充滿了恐慌。

           “媽媽……媽媽……”小天剛提起“媽媽”兩個字聲音就哽咽的厲害,只這么一句話就讓唐洛的心重重的跌下。果然是出事了……不不,也許只是他媽媽打了他他一時不忿跑了出來呢。即使到了這種時候,唐洛還是想欺騙一下自己。忽視時間的限制,忽視一切的不對勁,只是想求個心理上的安慰。

           只是現實還是狠狠的給她的心來了個重擊。

           “媽媽……媽媽被壞人帶走了!”努力將這句話說完,小天哭的更加厲害,以至于他后面的聲音略有些斷斷續續,“我拼命的追……追……然后就看不到他們了……”

           果然是出事了……

           唐洛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身前泣不成聲的小天,遲疑的伸出手想要安慰他卻怎么也伸不出去?,F在這樣的狀況,她該做些什么,幫小天去找他的媽媽么?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媽媽去了哪兒里?。。?!

           就像她無論怎么尋找也無法找到卓詩和顧西西一般。

           在這個世界,說好聽些她有地球的知識,她有劍三系統,她有木子??烧嬲诺浆F實中,她有什么?她什么都沒有。她只能面對一切無能為力。

           “你還記得帶走你媽媽的那些人的模樣么?”清冷的聲音毫無預兆的響起,也帶回了唐洛的思緒。她差點忘了,她旁邊還有個陸嘉彥。有個也許可以幫小天找回媽媽的陸嘉彥。

           她強迫自己從低沉的情緒里走出來,陸嘉彥的問題很有價值。既然小天是追著那群人出來的,應該還是約莫看清楚那群人的模樣。有了那群人的模樣和他們大概行進的方向,按照小天哭泣的時間來推斷的話,找到他媽媽應該還是有希望的。想到這些,唐洛不禁有了懊悔,這么簡單的問題為何她一點也沒有想到呢!

           小天還在哭,說出來的話淹沒在哭聲里,聽起來不像之前的聲音那么清晰。

           唐洛緩緩蹲下身,大致與小天在一個高度。她緩緩伸出手搭上小天的頭頂,輕輕撫摸,語氣盡可能的溫柔,“小天吶,我們會努力幫你找到你媽媽,但是我們需要你配合我們。你一定也想靠自己找回媽媽吧?!?br />
           小天聽到“找回媽媽”這四個字,猛地抬起頭,泛著淚水的眸子里涌現著一種叫做感激的東西。他抬起胳膊,狠狠地用袖子擦拭淚水,站在原地努力的呼吸了幾下,想要讓自己回復平常的狀態。只是擦拭掉淚水還會有淚水控制不住的落下,于是不斷地擦拭不斷地呼吸,直到終于可以說出一句清晰的話語。

           “我只記得,帶走媽媽的人……”似乎是說到媽媽,小天的聲音又開始有些哽咽。唐洛理解,那畢竟是他的痛,小孩子哪兒里能過好的控制感情。似乎是想到要找回媽媽,小天的眼神驀地犀利,原本趨于哭腔的聲音被他硬生生壓了下來,而后繼續說著,想要提供更多的線索,“那群人穿著黑衣服,手里拿著一把長長的搶,就像爸爸以前出去打喪尸的時候一樣?!?br />
           “你還記得什么?”陸嘉彥繼續問。他的腦海里有些東西已經慢慢清晰,小天的爸爸以前是雇傭兵,既然和他差不多,那么說帶走小天媽媽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某個雇傭團。

           唐洛本想讓陸嘉彥注意下小孩子的情緒,等等再問??墒菦]等她出口,陸嘉彥已經問了出去。她只能繼續蹲在小天面前安撫他慢慢回答。只是出乎她意料,這個孩子沒有再繼續抽泣,反而是很認真的在回想,臉上的淚水在風的吹拂下慢慢干去。小天努力的回想那些人的信息,小孩子的記憶力到底是驚人的,小天突然想到個也許對找到媽媽很有用的線索!

           “媽媽似乎認識那些人!那些人的領頭人曾經來過我們家和媽媽說話,媽媽稱呼他……”小天眉頭緊緊皺起,可以看出是在努力地回想。唐洛盯著他的模樣,靜靜地等候他的下一句話,“伍團長!對,媽媽喊他伍團長!”

           小天激動得抬起頭,閃著亮光的眸子一下子望進唐洛的眼睛里。那雙眼睛里滿滿都是期待,唐洛不忍心抹去那抹光彩。只是……伍團長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到底是在哪兒里聽過呢?

           唐洛還沒想出這個名字到底是在哪兒里聽說過,陸嘉彥突然對著她喊了一聲,“我們走?!?br />
           “哎?”唐洛直起身子對陸嘉彥的話有些不解,難道不幫小天找媽媽了么?

           看出唐洛寫在臉上毫不掩飾的疑問,一向不喜歡解釋的陸嘉彥無可奈何的繼續說道,“我可能知道他的媽媽在哪兒里,如果想去的話就跟我來?!?br />
           聽到這話,唐洛面上的疑惑立即轉變為崇拜,太厲害了吧,就小天這么幾句話他就知道了!唐洛毫不猶豫立刻跟了上去,卻有些意外看著一起跟上來的小天。雖然不太清楚要去哪兒里,但那群帶走他媽媽的人應該是不好相與的,帶著他還是不好吧。

           唐洛稍稍停住腳步,喊住跟在她身后小步子慢慢走的小天,“小天,我們不知道去哪兒里,危險未知,你跟著一起去太危險,你還是回去好好照顧你父親吧?!?br />
           小天倔強的搖搖頭,語氣里帶著堅定,“爸爸已經睡了,我要親自去把媽媽找回來?!?br />
           那個樣子的小天,唐洛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勸住。她一時間有些為難,帶吧要是小天真出了什么事情該怎么辦?聽到這邊響動,走在前方的陸嘉彥停住了步伐,也聽到了小天那句像是誓言一般的話。他看著那個男孩,似乎是看到了很多年之前的自己,也是那般倔強。

           “既然他想去,你就讓他去。我們兩個大人還保護不了一個小孩么?!?br />
           唐洛斜了一眼出聲的陸嘉彥,他也純屬于說的好聽,到時候要是真出了事情,根本不是他們說能保護就能保護的住的好么。但是看到因為陸嘉彥的話面容更加堅定的小天,拒絕的話唐洛也無法再繼續出口了。罷了罷了,既如此,她就拼命保護這個小毛孩好了。

           唐洛拉著小天快跑到陸嘉彥身邊,拿起小天的一只手朝著身邊準備出發的陸嘉彥伸出,看到陸嘉彥投來的略有些不解的目光,唐洛淡淡的解釋,“諾,你拉著小天的右邊?!闭f著拔出陸嘉彥的手,將小天的右手塞進他的左手里。然后在陸嘉彥的質疑里走到小天的左邊,牽住他的左手,“諾,我牽著左邊,這樣小天就安全了?!?br />
           這女人腦子是水做的么?陸嘉彥看著這傻傻的一幕,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這樣要是就能保護安全了,那所有人都牽著走豈不是就沒危險了?簡直是愚蠢。不過這么牽著倒也安心,就是擔心有人從后方襲來。

           “桃桃,監視好后方?!标懠螐┰谝庾R里和桃桃交流。

           這個事情被認為愚蠢的唐洛其實也想到了,“木子,你要看好后面啊,一有什么風吹草動記得立即提示我?!?br />
           “喵,收到?!?br />
           “回主人,收到?!?br />
           凌晨四五點,天空中星星點點的光芒閃爍,散發著微弱的亮光。在街道兩旁路燈的映照下,三個影子在地上清晰。遠遠的看去,就像是和諧的一家三口,滿滿都是愛。他們的影子在燈光下拉的悠長,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