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章 破碎的堅強
          小悠死了?

           怎么可能??。?!

           不,無論怎樣她都不信!

           對了,這個世界這么多人,同名同姓什么的不是很正常么?對,對,一定是另外一個叫林悠的!就是這樣,是了,同名同姓而已。

           而已……

           都說了是同名同姓了!唐洛你在哭什么!都不允許其他人叫林悠么!

           滾燙的淚水澆灌著面龐,眼眶里一顆一顆接踵滑落……

           唐洛將臉側向一旁,努力控制著不抽泣??蓽I水卻怎么也無法抑制,胸膛里某一塊隨著淚水散發著空落落的疼痛。

           根本無法欺騙自己了。

           明明上次還讓安晏查過,不管林悠這個名字再普通,可x星球卻的的確確沒有這個名字的記錄。如果不是上次拾撿到小悠的手鏈她根本就無法確定小悠真的也在這個星球上。

           現在她要如何說服自己里面那個人嘴里的“林悠”與她的小悠無關?

           無論如何高明的自我安慰,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陸嘉彥沒有注意到唐洛的異樣,他靠在放有那幾個帶鏈接儀器的墻邊,認真聽著所謂的“墻角”。

           里面的對話并沒有因為剛才一個人的死亡而畫上句號,依然在繼續…

           “林悠死了?”詢問的人似乎也很震驚,那震驚也僅僅停留了一會,不過一瞬他的聲音再次變得冰冷,“既然她死了,你該知道自己也沒有什么用了吧?!?br />
           “呵呵,要殺要剮隨便上,這樣的末世活著還不如死了?!蹦侨艘膊晃窇?。

           “是么,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你了。卓詞,你似乎忘了那種藥劑的感覺了,看來我需要讓你回想回想?!?br />
           “藥劑?”原本堅毅的聲音驟然變成了驚恐,他聲嘶力竭的大吼,“不要,不要,放過我!”

           陸嘉彥面色一沉,到底是什么藥劑能讓剛才連死都不怕的人驚恐萬分?還有那個叫卓詞的人,為什么他的名字如此的熟悉?

           卓詩、卓詞…是了!

           陸嘉彥還記得當初卓詩剛來給他做助手時,自我介紹的時候說過,“我是個孤兒,所以我必須努力工作才能養活我弟弟?!?br />
           他當時聽了有些詫異,簡單的問了句,“你還有個弟弟?”

           “嗯,他叫卓詞?!?br />
           “卓詩、卓詞,詩詞。一詩一詞么,有點意思?!?br />
           ……

           如果這個卓詞真的是卓詩的那位弟弟,她的弟弟在那個組織的人手里,所以當初他的研究成果被盜事件看來是可以真相大白了。

           陸嘉彥繼續聽著,那邊卻漸漸失去了對話的聲音,只剩下卓詞喃喃的重復著三個字,“放過我,放過我…放過我……”

           陸嘉彥雖是能夠聽到他的聲音,但幾個顯示著鏈接的終端太接近,根本分不出聲音從哪兒個鏈接傳出。他微微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在嘆息些什么……

           桃桃雖說是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活物系統,但到底是弄不懂人類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它可沒有聽墻角的習慣,也聽不怎么懂。于是就無聊的在這個狹小的房間里悠閑的踱著步子,權當營養健康的散步有氧運動好了。

           只是這步子一走,倒讓它發現了唐洛的情況。

           女孩掩著嘴,眼淚嘩啦嘩啦的在掉。桃桃再傻也能看出唐洛這是在哭了,況且它還不傻!

           怎么說呢,桃桃和唐洛平常一直是死對頭,按常理來說吧,看到死對頭哭的這么慘它應該哈哈大笑幾聲來表達一下自己的興奮之情??蓪嶋H上它一點都不想笑……

           相反,它還有些憐惜…搖搖頭,抖抖毛,桃桃看著哭泣的唐洛納悶,難道是自己那少的可憐的同情心發作了?還是說哭著的唐洛卸去了往日的偽裝,看起來還有些楚楚可憐,惹人憐愛?我擦?!

           不過說實在話,還真的沒有見過她哭……

           最初遇見的時候她摔斷了腿咬牙挺著也沒什么太大的難過,后來它抓傷了她她還是幫忙救了主人,之后她那么無法忍受還是堅持著給喪尸做實驗,甚至上次面對死亡她雖然難過卻也強撐著……可這一次,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卻哭的那么傷心欲絕,撕心裂肺……

           以至于它不自覺得放慢腳步朝著唐洛靠近…

           唐洛正難過著,突然感覺到一股奇怪的感覺…濕濕的?軟軟的?滑滑的?我擦怎么回事?。?!

           她垂下迷蒙的眼睛,看著此時正舔著她眼淚的桃桃,什么話也沒說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把桃桃從她身上扔了下去!

           馬丹,居然被一只貓占了便宜!別告訴她這是人獸戀的傾向,太重口!就算桃桃能像青蛙王子一樣變成帥氣的男人,她也不一定會考慮!

           桃桃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扔到地上。它也很是郁悶!好心安慰這女人一下居然受到這種待遇,哼唧,果然女人是個奇怪的物種。顯然它忘了以前它第一次嘗試這種方法安慰它家主人的時候受到的是同樣的待遇。

           陸嘉彥注意到這邊的響動回頭,恰巧對上唐洛淚雨迷蒙的面容……

           四目相對,靜默無言。

           陸嘉彥剛想問問情況,就見唐洛突然走了過來撲進他懷里。他下意識的就是想把唐洛推開……

           “讓我抱一會,求求你……”女孩的聲音帶著哭腔,打在他的心上。聲音似乎喑啞在喉嚨里,想要推開女孩的動作僵住,而后緩緩的放下,搭在女孩的背上。

           他沒怎么安慰過女孩,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做些什么,只是學著看到的一些東西上面說過的,用手輕輕拍打著女孩的背,想要安慰一二。

           靠著舒適的懷抱,就著溫暖的胸膛,唐洛壓抑著淚水不出聲的倔強瞬間瓦解……

           她猛地嚎啕大哭了起來,淚水滴落在陸嘉彥的胸前,滾滾發燙……

           放肆的哭聲潛藏著濃濃的痛意,被那樣對待的桃桃原本是想小小的報復一下這個又占他家主人便宜的女人,聽到這樣的哭聲還是伸回了爪子,默默走到房間的角落,隱匿自己的存在感。

           “你……”陸嘉彥幾次想要出口,卻還是不知道如何開口。他并不了解唐洛,就像現在他根本不清楚唐洛的悲傷從何而來。他只是隱約記得,當初卓詩說過唐洛是個孤兒。一個孤兒,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讓她悲痛欲絕。

           最后他還是嘆息了一聲,拍打在女孩背上的動作越來越輕緩。

           一直趴在陸嘉彥懷里嗚咽著的女孩突然開口,聲音嘶啞帶著濃重的哭腔,“你知道么,我是個孤兒,一直以來我沒有朋友,直到遇見她?!?br />
           “她是那么耀眼的女孩,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跟那樣奪目的人站在同一片光明下。是她告訴我,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如果她奪走了你的親情,她會用友情,愛情其他的東西來補償你。只是,你要愿意相信,相信別人對你的善意?!?br />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br />
           就算沒有人能夠預料到未來她們的友情會走向何方,但之前那些歲月小悠帶給她的,足夠配得上這個“最好的”了。無論之后遇到怎么樣的朋友,無論她們對她有多好,都再也無法取代林悠的位置。

           可那樣的她,居然有人說,她死了?這叫她如何相信?!

           “她就是林悠?”陸嘉彥的聲音在唐洛的頭頂響起。

           “嗯?!碧坡妩c頭。

           這就是她哭的真相?陸嘉彥一時間實在是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他握住唐洛的手臂,將她推到自己視線內,頗有些無語,“就因為一個名字你就哭成這樣?你不知道……”

           “我知道可能會有同名同姓的情況,我也試過這樣騙自己??墒聦嵤?,末世記錄上根本沒有另一個叫做林悠的人!”唐洛抬起視線望著陸嘉彥,無力的抖動著身體,眼睛被淚水模糊了視線。

           “你,為什么,覺得卓詞說的是真的呢?”陸嘉彥一字一句的說。

           哭泣的唐洛身子驀地僵住,對啊,為什么她覺得卓詞說的是真的呢?也許卓詞不過是為了掩護林悠才這么說的啊。

           不對,現在根本就不是哭的時候,她要振作起來找到出去的鏈接。只有出去,她才有可能找到小悠;或者救出卓詞,問出小悠的下落。是了,是了!

           唐洛想著抬起胳膊想要用袖口擦開眼淚,可還沒動作,一個手帕被遞到了她的視線里。她看著遞來手帕的陸嘉彥,出了神,一直沒有接過。

           陸嘉彥見狀慢慢朝著唐洛走進,拿著手帕的手緩緩上移,小心的擦拭著唐洛眼角的淚水。動作輕盈,認真專注。

           唐洛有點羞澀,反應過來之后不好意思的側過臉。

           “如果你不想讓我擦拭的話,我可以考慮讓桃桃來幫你舔淚水……”陸嘉彥收住手,看著唐洛的側臉,聲音淡淡帶著莫名的威壓。

           角落里努力消弭自己存在感的桃桃聽到主人的聲音,精神驀地一震。

           讓桃桃來舔,算了吧==!

           唐洛聽話的把臉移回原位,任陸嘉彥為她繼續擦拭淚水。一種莫名的悸動在胸腔里萌發,唐洛看著陸嘉彥,覺得有某種東西隨著他的動作在慢慢淪陷。

           話說……她為什么只能在“陸嘉彥幫忙擦眼淚”和“桃桃幫忙舔眼淚”這兩個選項里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