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1章 末世鏈接謎
          陸嘉彥給唐洛擦干眼淚,習慣性的往口袋里尋找手帕擦手,驀然發現已經沒有手帕了。

           ……

           好吧,來的路上為了拾取一些看上去可以做研究的物品基本把備用手套都用完了。之后就在耗費手帕,最后一個手帕剛才還給唐洛擦眼淚了。

           現在想想,真是浪費啊。

           雖然不是處女座,但作為一個愛干凈偏執到潔癖的男人,沒有手帕什么的簡直是噩夢。

           啊,陸嘉彥咬咬牙,算了。

           已經走了這么遠的路,現在回去就為了拿手帕什么的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院長說過,基地馬上就要被放棄,他可以利用的時間并不多,現在更應該爭分奪秒。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從這里離開的方法,如果能夠救出卓詞當然就更好了。

           來時的那個終端還在他手里,可惜那個終端上只有來這個房間的鏈接,他嘗試過點擊那個鏈接,結果就是毫無變化。

           只是他覺得設計這里的人應該不會不給自己留一條后路,所以,一定有離開這個地方的方法。

           陸嘉彥仔細看著手里的終端,想著剛才他們來到這個地方的情況,突然間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唐洛,你有沒有聽說過超鏈接?”

           “嗯?!碧坡迮饤壍魟偛诺膶擂?,點點頭配合著。聽陸嘉彥的語氣,他像是有什么發現。她抬頭望向那張略有些嚴肅的面龐,認真聽著他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如果把我們如今呆的這個地方看作一個絕對地址,而我們剛才點擊的那個鏈接就是一個通往這里的超鏈接。所以如果我們想要出去的話,就必須找到適用于我們剛才來的那個位置的絕對地址的鏈接?!标懠螐┧悸非逦恼f出自己的猜測。

           唐洛來末世之前學過一些網頁設計,大概是能理解陸嘉彥的意思。就是說把她們所處的地點抽象化地看作一個網頁,而剛才在外面拾取的那個終端上的鏈接就是類似于超鏈接的東西,將他們直接傳送到這個地方,如同網頁跳躍一般?

           實在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如果陸嘉彥的這個想法成立,那么她從地球來到這個x星球也是這個道理么?只不過那個鏈接使用的是末世的絕對地址。

           雖然這個猜測沒有任何依據,但卻不得不承認陸嘉彥的這個想法有一定的道理。

           只是,這些充其量也只能解釋為什么他們會來到這里吧?唐洛略有些疑惑的看著陸嘉彥,不太理解他所說的“找到適用于他們來之前所在位置的絕對地址的鏈接”這句話究竟要如何踐行。

           “那我們要如何找,直接在這幾個鏈接里選擇么?”唐洛問出了自己的疑惑,只是這幾個鏈接橫看豎看、左看右看雖然不盡相同,但也只有那么微小的不同,反正她是沒怎么看懂。一個個的嘗試就算了,誰知道這些鏈接會把他們帶到什么地方去。別地球沒回成,又意外去了其他不知名的星球,到時候她可是想哭都沒有一個胸膛給她靠了。

           想到剛才的那個胸膛,唐洛下意識的看了陸嘉彥一眼,趁他沒有發現又偷偷的垂下目光。

           真是個不好的趨勢,唐洛咬著嘴唇有些苦惱,她似乎越來越在意陸嘉彥了。

           陸嘉彥倒是沒注意到唐洛的這些小心思,他一本正經的回答著唐洛的問題,“不,這些鏈接在我們沒有研究出來之前還是不輕易嘗試為好,畢竟我們都知道這些鏈接連接的是些什么陌生的地方。至于我們出去的方法嘛,既然有絕對地址,就一定有相對地址。這個房間無論如何建造,都不可能是個獨立的空間,一定存在通向這個房間的路,那就是我們要找的出路?!?br />
           嗯,比起相對地址而言,老師當初講課時也提到過,相對地址的應用更為廣泛。就如同計算機里的一個程序一樣,存放在一個又一個文件夾下。他們現在處在程序的位置,如果要離開就得找到出去的那一個個文件夾。

           只是說的輕巧,剛才他們不是已經檢查過一遍這個密閉的房間了么,除了頂部的有無數個細小的通風孔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與外界相接觸的東西。

           看著唐洛一臉疑惑的模樣,陸嘉彥沒有繼續解釋下去,他看了一眼呆在角落里的桃桃,示意般的點點頭。收到主人的訊號,貓腿子“桃桃”立刻迅速的飛跑到了陸嘉彥的腳邊,用頭蹭了蹭陸嘉彥的皮鞋,溫馴十足的模樣。

           果然就是不一樣,唐洛不禁感嘆,看看她家木子安靜的跟什么一樣,似乎自己不吩咐事情或者不遇到什么緊急情況,這丫是不會主動搭理自己的。

           唐洛趁著無聊又看了看自己的團徽,邊緣的開關明明開著,可指示燈始終就是暗著的。聯絡團長他們求助的可行性看起來是不太高了,唉,也不知道西西成功脫險了沒有。

           “桃桃,你用爪子試下在那幾個終端的邊緣有沒有類似于開關之類的東西?!标懠螐┓愿赖?。

           他剛才觀察的時候似乎在周圍看到了類似于按鈕的東西,可惜他的手實在不夠小,不能伸進終端的夾縫里求生存。雖然他不可以,但桃桃是可以的。

           唐洛放下研究團徽的心思,認真的看著桃桃的動作,想知道陸嘉彥到底想要做什么。

           桃桃聽話的伸出爪子,在幾個終端邊緣摸索。不出陸嘉彥的猜想,這個地方果然是有蹊蹺的。隨著桃桃按下按鈕,在她們的正對面,一個門猛地打開。那個地方唐洛還記得,之前還在上面摸索了好幾次,什么也沒有看到,甚至完全沒看出來那個地方會有門這種東西。

           她驚訝的看著大開的門,眼睛瞪得大大圓圓的,嘴無意識的睜大。

           看著大開的門,陸嘉彥就知道自己這次的猜測果然沒錯。如果這個房間存在著所謂的絕對地址的話,如果他是那個設計地址的人,他覺得自己應該會把開關設置在終端旁邊的夾縫里。果不其然,這個機關也是設置在那里。如果這個設計房間的人不是這個奇怪組織的人,他想,他們應該是能成為朋友的。實在是可惜了。

           他嘴角綻開一股滿意的微笑,喊了一聲“桃桃”的名字,打算從門跑出來。人還沒動,余光突然瞥到站在原地發愣的唐洛。這都什么時候了,不得不說這姑娘真是清閑的蛋疼。不對,這部位她沒有??傊媸且稽c也不注意情況,再不走難道等著被關在這個破房間里等死么。真是豬一樣的隊友!

           想到這里,他看著唐洛還沒好的膝蓋,目測他拉著她跑也不可能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直接抱起唐洛朝著即將合上的門跑了出去,門也隨之在他背后應聲合上。

           在密室一樣的房間外,是一條幽深的小道。不過看起來倒不怎么可怕,這個小道里處處都點著火把,光明大盛,如果非要說哪兒里奇怪,就是有點太安靜了。

           陸嘉彥打量了下四周,著實看不太明白這里究竟是哪兒。還打算再看會,被他抱著的某位姑娘也終于反應了過來,看著當前的情況,小臉蛋整個都通紅了。

           這姿勢實在好評啊tut居然是公主抱……

           陸嘉彥將被她抱在懷里的唐洛放下靠著門,拿出小包裹里的藥給唐洛清理傷口。她的左手好的蠻快,倒是右手似乎有什么東西曾經深陷到肉里,影響了那個部位的愈合。陸嘉彥一如既往的認真專注,撲閃撲閃的眼睫毛無聲的誘惑唐洛犯罪。

           唐洛不禁有些想伸出手摸一摸他的眼睫毛是真的還是假的……

           可惜她現在手被陸嘉彥握在手里查看情況,不然真的說不定就可以對陸嘉彥上下其手了○| ̄|_理想總是那么美好。

           簡單的處理完畢,陸嘉彥收拾好藥品和廢棄物,微微俯身意會唐洛可以趴在他背上。唐洛的膝蓋傷勢比較嚴重,還需要兩三天外傷什么的才會好完整。與其慢慢的蹉跎時間,還不如他直接背著,反正他暫時也不是很缺力氣。雖然有些羞澀,但想著自己當前的情況,也許背著比較不添亂,唐洛也不猶豫,直接趴了上去,兩只手局促的不知道如何放置,索性直接耷拉在陸嘉彥的肩膀上。原本通紅的面龐在火光的映照下微微發熏……

           小道是個平緩的上坡,略有些費力,陸嘉彥略微調整了下站姿,身子一時沒站住微顫,背上的唐洛感受到危險,原本放置在他肩膀上的手不由自主的圈住了陸嘉彥的脖頸。

           火把猛烈的燃燒,燒紅了女孩的面龐。

           陸嘉彥感受到脖頸處奇異的觸感,下意識是想把背上的女孩直接撂下,這種奇異的觸感他著實有些不太習慣。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在想把她撂下時,心里的某個部位輕輕顫動。如同蝴蝶的雙翼,微顫。

           作為最大的電燈泡,桃桃雖說很想上去把唐洛圈著他們主人的那雙爪子打掉了。糾結了許久還是沒有出手,果然它是一只善良大度的貓,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