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2章 跳房子記憶
          火把熊熊燃燒,火紅的光芒灑滿了街道,地上能清楚看到一個巨大的影子。

           由于陸嘉彥背著唐洛,肩膀上還趴著桃桃,他們的影子在地上凝在一起,難舍難分。

           陸嘉彥走了幾步,看著逐漸向上蜿蜒的通路,眉頭微微向下皺起。他想了想,問著身后的唐洛,“唐洛,你身上是不是有暗器這種東西?”

           他也是上次在野外看到她隱約使用過,并不是很確定。

           唐洛沒弄清楚陸嘉彥的意思,迷茫的點點頭,又想到陸嘉彥看不到她的動作,立即開口回答,“有是有,你要用么?”

           “嗯,借我幾個用下?!标懠螐┗氐?。

           哦,唐洛松開圈在陸嘉彥脖頸處的雙手,從腰間取下包裹,拿出放置在包裹格子里的暗器遞給陸嘉彥。而后將包裹放回原位,至于她的手卻是怎么也放不回原位了。之前是因為那一顫,她不自覺得圈上了?,F在什么事情都沒有,再環上去實在是有些奇怪了。

           陸嘉彥輕輕松開一只手接過暗器,僅僅靠著一只手護住身后的唐洛,偏偏這位平時看起來異常大膽的姑娘這個時候反而羞澀只是簡單的將手放置在陸嘉彥的肩膀上。桃桃瞅著唐洛的手默默地轉了個方向,心里默默地為她的智商點個蠟。

           真是不會勾搭男人,喵。

           陸嘉彥用騰出的手向前投擲暗器,空寂的通道里只聽見暗器掉落在地的清脆聲,而后慢慢歸于平靜。

           沒問題么?

           陸嘉彥認真的看著面前的道路,想了想還是耐心的等了會。唐洛從陸嘉彥頭的一側看著他的動作,略有些不解。

           “哎,是要用暗器試探這條路上有沒有機關么?”唐洛雖然不懂,但到底還是看過蠻多電視劇的,用石子試探機關的劇情比比皆是。

           為了看得清晰,唐洛將頭靠著沒有桃桃的另一側肩膀上,奇異的觸感蔓延過陸嘉彥的全身。他還沒回答,已經有人替他回答了。

           暗器滾動的地方,幾塊地板嗖的下沉,看得唐洛也是一陣心驚。還好他們剛才沒有貿然踩上去……

           只是,下沉的地板也就那么幾個,誰能肯定剩下的地板都是安全的。照這樣子,難道要慢慢的一塊一塊地板的嘗試,未免有些費力了吧。

           只是不知為何,她覺得陸嘉彥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

           果然,陸嘉彥毫不猶豫的走了上去,沒事么?唐洛不禁有些擔心。

           不過的確沒什么事情,陸嘉彥速度很快的在地板上行走,跨過那幾個因為木板沉下而留下的空缺,安全的到達了暗器停下的地方。陸嘉彥微微彎腰將地上的暗器拾起,繼續按照一條路線向前拋擲。

           那么一瞬間,唐洛突然明白了他的方法。利用一條路線當作突破口,暗器滾過沒有沉下說明那些都是安全的。只要再跨過有問題的那些,就沒事了。

           按照這樣的方法,很快,他們慢慢走到了通道低坡的坡上,走過一扇拱門,路基本是平緩的了。唯一不太讓人滿意的就是,彎道略多,站在他們的位置根本看不清前面有什么。

           不得不說,設計這條路的人真是無!聊!他們就不怕坑了自己人么!唐洛看著眼前的道路,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不過過了剛才的那扇拱門,是不是代表之前的那關已經過了?唐洛想到這里,剛打算說出自己的想法,就看到走著走著突然停下的陸嘉彥。

           從她的方向,只能看見他的側臉。

           眼睛睜的大大的,卻又有些迷惑。

           難道又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唐洛疑惑著順著陸嘉彥的目光看去。

           她是不是看錯了……在這種地方,這種境遇,怎么會有這樣熟悉的東西?

           唐洛懷念的看著面前的東西,思緒似乎又再次回到了曾經。

           “洛洛,來一起玩啊?!绷钟崎_心的呼喚自己最好的朋友加入游戲。今天是林悠十二歲的生日,壽星穿著一身粉嫩的小洋裙,穿著一雙可愛的lolita洋鞋。整個人就像一個小公主,沐浴在陽光下,所有的光線都似乎照在她的身上。就像無論走到哪兒里,她都是所有人的聚焦點。

           坐在一邊石板上的唐洛聞言看向小公主的方向,她提著洋裙的裙擺,時而單腳著地,時而雙腳著地,動作靈活而輕巧。在她周圍,聚集著一群穿著漂亮衣服來參加生日宴會的同齡孩子,看著林悠的動作,一個個都不約而同的鼓掌喝彩。

           也許有的是因為真心,更多的卻是假意。他們的父母想要搭上小悠的父親,便利用自己的孩子從小悠這里下手??粗行┖⒆用嫔蠋еS刺的笑容,唐洛覺得他們很可悲,這么小的年紀,已經失去了該有的天真,像她這個過早成長起來的沒爹沒娘的孩子一樣。

           “洛洛——!”林悠還在呼喚著,似乎所有的掌聲都與她無關,她的視線里只有那個率性的坐在石板上看著這里的女孩。

           今天是小悠的生日,唐洛想想還是不情不愿的站了起來,在圍觀者的目光里朝著最光亮的地方前進。被人注目她不是很喜歡,這也是她剛才一直不愿意過來的原因。

           “怎么了?”面對小悠,她的語氣總能溫柔如水。

           “洛洛要一起玩游戲么?很好玩的?!迸⒌哪樕蠞M滿都是期待,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讓人實在不忍心拒絕。

           唐洛點點頭應許,表面看上去她和小悠她比較強勢,但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姐妹淘的組合里,其實一直被壓在下面的人是她呢╮(╯_╰)╭[大霧,你們不要想歪啊。

           只是答應是一回事,玩,真的是另一回事。因為剛答應下來她就后悔了,她看著地上畫著的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這不會就是小悠喊她玩的游戲么?

           搞笑吧,她壓根就沒玩過好么!

           “洛洛,你先玩吧,小姐姐她們排在你后面?!绷钟埔痪湓捑蜑榇蠹掖_定了順序,卻誰也無法反駁。

           唐洛頭皮一陣陣發麻,后背一陣發涼。那些小姐姐們此時絕壁一個個都盯著她看吧,如果她們的目光能化成一道激化的話,她想她一定早死了?,F在該慶幸那些不是激光射線么tut

           “你是不是不會玩吧?”站在旁邊的一個女孩詫異地表示。

           “不會吧,這不都是小學的游戲么,還有不會玩的?!庇忠粋€女孩附和。

           ……

           是呀,她就是不會啊,唐洛的目光隨著這些人的話漸漸黯淡下去。

           “寫著1的格子單腳跳,寫著2、3的格子兩腳分開一只腳踩著一個格子里,4繼續單腳,5單腳,6、7兩腳分開,8單腳,9單腳,然后你就可以跳出房子了?!绷钟魄那牡母皆谒呎f,聲音里充滿著陽光,灑在她的心里,驅走了所有的陰霾。

           “嗯?!碧坡妩c點頭,身姿瀟灑的跳著。

           她的每一個動作,唯一的忠實小粉絲都會興奮地大叫鼓掌。

           其他所有的人都成了背景。

           ***

           “跳房子?”唐洛看著地上的格子,略有些詫異。

           聞言,陸嘉彥扭頭將目光投來,“你知道這個怎么過?”

           “如果它的確是我家鄉的跳房子的話,我想我應該就是會的?!碧坡宀⒉皇呛艽_定地上的這個東西是不是他們那里的跳房子。畢竟星球不同,沒人能保證不同星球的人童年的活動也相同。

           “反正我也不會,你就按照你們那邊的方法說吧?!标懠螐┕膭畹?。

           收到鼓勵,唐洛漸漸有了些信心,她接著繼續,“跳房子在我們那里有至少四五種玩法,我小時候沒怎么玩過,唯一會的方法也是我很好的朋友教我的。所以……”所以就算真是他們那里的跳房子,她也不能肯定自己的那種方法對不對。

           “那個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之前說的林悠?”陸嘉彥突然問起。

           “恩,就是她?!?br />
           “那就為了她,努力的從這里出去,我相信你的方法,你盡管說就好?!?br />
           說的對,如果不嘗試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還不如嘗試一發。唐洛想明白了,開口說出自己知道的方法,“我會的方法是跳格子,一個格子就單腳跳,兩個格子就兩腳各踩一個。不能踩到格子的線上?!?br />
           陸嘉彥點點頭,將沒用完的暗器放入自己的包裹里,雙手護好身后的唐洛,按照她說的方法打算嘗試一發。

           編號1的格子,陸嘉彥單腳安穩的跳了進去,背上的唐洛差點沒抓穩他的肩膀。

           然后是編號2、3的格子,陸嘉彥選好位置避免落地時踩線,小心的跳了上去。又是一陣顫動,唐洛的手沒抓穩,差點摔倒,她立刻反射性的環住陸嘉彥的脖子。同時有什么掉落的聲音響起,唐洛還沒來得及思考就被陸嘉彥的聲音打斷。

           “不要慌,抱緊我?!标懠螐┨嵝?。

           明明是如此驚險的時刻,聽到這句話唐洛還是不可遏制的笑了,陸嘉彥一定不知道這句話在他們地球網絡上有個風靡的“莫慌,抱緊我”hhh

           又是一陣顫動,陸嘉彥已經又跳過了一個格子。抱緊他脖子的唐洛沒有感到之前的危險,突然間不知被什么控制了,腦袋慢慢下垂,漸漸靠在他的背上……

           如此的舒適,溫暖。

           唐洛昨晚因為小悠的事情一夜未眠,此時此刻就著這么堅實的后背,突然間一陣困倦襲來,她的眼睛慢慢下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