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3章 洱海蝴蝶泉
          不知道是多久沒有睡過這么安穩的覺了,不用擔心喪尸的來襲,不用擔心生命的逝去,也不用擔心會有突發的任務。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操心。

           可終究還是要醒的。

           醒來直面這慘烈的現實。

           唐洛伸了個懶覺,打了個哈欠,從睡夢中慢慢醒來。舒適的大床,暖和的被子,這里是哪兒里?

           唐洛記得之前她和陸嘉彥通過一條鏈接進入了一個奇怪的房間,后來從那個房間到了一條通道,那個路上布著一個機關。在一個類似跳房子機關的時候,她還指導了陸嘉彥,然后,然后……

           然后她似乎太困了,就睡著了。

           所以現在是什么情況,他們是逃出來了么?

           唐洛困惑著,視線在房間里打量,驀然看見了躺在沙發上睡著的陸嘉彥。他們此時呆在一個寬敞的房間里,房間里的擺設十分精致文雅。她掀開被子起身,衣服還是昨天的那套,她居然就穿著這樣躺在床上,怎么說這衣服也在野外沾滿灰塵的說==!算了,反正都睡了,現在計較這些也沒有意義。

           她手上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陸嘉彥在她睡著的時候似乎已經幫她拆去了包扎。她試著活動手指,驀地覺得自己真是好笑,手指又沒傷到在這里無聊的活動有個毛線用啊。就是右手當時似乎是把小悠的手鏈握的太緊陷到了肉里,那個傷痕還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至于腿上的傷,她試著活動了兩下腿,倒是沒有特別的疼痛。

           她將目光落在某處,起身穿上床畔放置的拖鞋,動作輕緩的朝著沙發靠近。腿走起來的時候膝蓋有些微微的疼痛,咬咬牙還是能忍得過來。

           這個房間的沙發接近落地窗,此時應該是白天,耀眼的光芒透過玻璃窗灑在沙發上的那人身上,顯得那人格外的耀眼。

           唐洛在沙發旁停下,看著那人熟睡的樣子,心里驀地被什么東西填的滿滿的。

           她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觸上那張面龐。她的指尖剛接觸到陸嘉彥的睫毛,那人濃黑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唐洛只感到一陣戰栗,觸電般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陸嘉彥并沒有醒來,唐洛卻再也沒有伸出手。她只是深深的凝視了陸嘉彥一眼,就迅速的移開了目光,慢慢走到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風景。

           只一眼,她便覺得自己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們是不是通過那條鏈接來到了其他地方,這里根本不是末世吧。

           眼前的一切沖擊著唐洛的眼球,她實在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木子在她床頭放著,也不知道站在這里能不能跟它聯系上。唐洛試著在思維里喚了一聲“木子”,竟然真的聽到了木子的回應,看來這個距離是可以的。

           “主人,有什么可以為您服務?”

           “可以確定現在所處的位置么?”唐洛望著落地窗外陌生的一切詢問。

           其實外面的景觀說陌生吧陌生,說不陌生真的不是特別陌生。這種景觀,如果在地球上看到,她也許沒什么奇怪??伤诘牟皇堑厍虬 ?br />
           放眼望去,才知道她此時是在一個怎樣的高度。如同杜工部登高遠望,此時的她就是這樣的感覺,“一覽眾樓小”。低矮的房屋成為點一般的剪影,交叉縱橫的立交橋與公路縮略成線?;蛴懈诮ㄖ嗖顭o幾的高樓,她微微仰起頭,插入云端的高樓怎么也看不到最上方。

           唐洛其實有輕微的恐高癥,只是此時此刻看著這般壯闊的景致,震撼大過了內心全部的恐懼。

           “回主人,通過定位系統的確定,我們目前處于洱?;睾囟??!?br />
           洱?;亍坪跏亲吭娫浗o她提過的末世五大基地之一。這里,竟然真的還是在末世?對比著之前幽淵臨時基地的情況,唐洛簡直不能相信這個事實。

           不過“蝴蝶泉地段”是個什么東西?唐洛斜著眼睛,不解的看著下方的豪華精致……她讀書少可不要騙她,蝴蝶泉分明是他們游戲里蒼山洱海一個風景美哭的情人拍照圣地,怎么也和這個地方搭不上邊好么==!

           “你在看什么?”唐洛身后突然傳來一個凜冽的男聲。

           聞聲,她下意識的轉身,正對上陸嘉彥的目光。他應該剛醒,眼里還帶著一層迷蒙的霧氣,發絲微微凌亂,白色的襯衣略有些褶皺,緊貼在他的身上。這副模樣,看在唐洛眼里,不得不說非常魅惑,至少唐洛能清晰聽見自己胸膛里跳動的聲音。

           她尷尬的將頭別到一邊,還沒睡醒的桃桃躺在沙發上睡著覺,圓滾滾的肚子朝著上,顯得十分愚蠢可愛。一個不小心,桃桃換了個睡姿,卻從沙發背上滾了下來。都這樣了,那只蠢貓居然還在睡,許是沙發上太舒適了,桃桃還不自禁的發出一兩聲呢喃,“魚,吧唧吧唧?!?br />
           哈哈,唐洛實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立刻收到了來自陸嘉彥奇怪的目光。他顯然是沒有注意到桃桃的蠢樣,所以有些好奇自己的問題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唐洛強裝鎮定,認真的回答,“第一次來大基地,對這景觀有點震撼?!痹镜膶擂我蛑姨覄偛诺摹氨硌荨毕o蹤。

           陸嘉彥聞言走到唐洛左手旁,看著落地窗外的景致,倒是不以為奇,“等你什么時候去了末世第一大基地臨陽基地的時候,你也許會重新認識震撼這兩個字的意義?!?br />
           “哎,臨陽的景致很棒么?”唐洛收回目光望著身旁的男人。

           “比這里震撼?!?br />
           這么一聽,瞬間好想去臨陽基地看看怎么破tut

           “叮當~叮當~”不知道哪兒的鈴鐺突然響起,頓時吸引住了唐洛全部的注意力。以前看過太多關于鈴鐺的鬼故事,以至于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唐洛聽到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會不會現在她看到的這些全是幻覺=_=其實她已經死了,是個鬼魂。

           站在她身旁的陸嘉彥聞聲整理好發型和衣領,才對著門口說,“請進?!?br />
           哎?唐洛詫異地看著推門進來的穿著女仆裝的女孩,終于反應過來剛才那“詭異”的鈴鐺聲其實是門鈴?不對啊,那聲音她聽得清晰,分明是鈴鐺的。不過現在也沒閑情思考這些,因為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小女仆端進來的那些早餐吸引了。

           一大壺乳白色的液體,像是牛奶;還有兩人份的三明治和雞蛋。

           感動哭好么!

           她來末世就沒怎么吃過如此正常的食物!

           “先生,夫人,你們的早餐已經備好,請盡情享用。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搖動桌上的傳喚鈴?!迸蛯⒉忘c在方形的餐桌上擺放好,身子彎曲成90度禮貌的請陸嘉彥和唐洛就餐。

           唐洛剛弄懂所謂的鈴聲來源,就被小女仆口里的“夫人”雷的里焦外嫩。她瞬間面色通紅,舌頭像是打了結,好半天沒說出反駁的話。

           “嗯,你下去吧?!标懠螐┱f著,走到唐洛身邊,攬住她,將已然僵住的唐洛放置在餐桌的一側,自己則在她對面的凳子上落座。原本站在房內的小女仆見狀默默地退了出去,以屋內人看不見的角度對屋外的人搖了搖頭。

           門一關上,唐洛根本顧不上吃那些自己心心念念許久的食物,指著對面的陸嘉彥,滿臉通紅,聲音哆哆嗦嗦“你、你、你剛才……”

           陸嘉彥一派淡定的拿起面前的牛奶抿了一口,看著唐洛那副模樣,忍不住輕笑一聲,“你要記住,從現在開始你的身份并不是一個雇傭兵,我也不是幽淵臨時基地的醫生。我們只是一對新婚夫婦,來洱?;囟让墼??!?br />
           “哎?”不是唐洛不能理解陸嘉彥的意思,偽裝身份角色扮演嘛,她知道。只是她不明白,不過是一覺醒來,怎么就成…他的夫人了……

           新婚也就算了,還度蜜月==!

           “我簡單的跟你說明下情況,你還記得我們呆的那個密道么?”見唐洛點點頭,陸嘉彥才繼續說道,“我們從那個密道出來之后就到了這個酒店外的拐角處,還剛巧讓我看到了幾個裝束怪異的人和一個熟人在這里入住,我就帶著熟睡的人來投宿了。你是雇傭兵,我的身份也暫時不好暴露,為了能好好調查,我就先假裝和你是夫妻。你叫陳尹,我叫羅斯?!?br />
           ==這兩個被他們用的身份的倒霉鬼是誰啊。還有→_→陸嘉彥你丫根本就沒有經過她的允許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