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章 白熊咖啡廳
          決定一做下,兩人也不浪費時間,匆匆收拾行李離開酒店。

           他們對酒店的人說的是,“家里突然有些急事,需要趕緊趕回去?!?br />
           于是“羅先生”和“羅太太”結束了這短暫的角色扮演游戲。

           離開酒店的那一刻,唐洛情不自禁的回首望了一眼,視線隨著建筑逐漸抬高,似乎是想要看到酒店插入云霄的最頂端。

           有些記憶,有些事情,將埋葬在那個云端的房間里。

           而她終將找到小悠,回到屬于她們的世界。

           唐洛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企圖掩蓋某些不該有的情緒;當她再次抬起頭的那一刻,有些東西注定要沉浸在那雙深不見底的雙眸下。

           雖說決定要和陸嘉彥一起回基地,但怎么也還是應該和團長他們說明一下。這項聯絡的重任想當然就落在了陸嘉彥身上。沒辦法,唐洛她就算想聯絡她也沒有工具。她當然也有想過自己買一個終端,不過得知價格后嘛……

           她連升級木子的材料都買不起,以至于木子到現在都這副挫樣,她可能買得起終端么!

           “陸嘉彥,幫我聯系一下團長他們可以么?”唐洛有些猶疑的詢問。剛才陸嘉彥跟安宴的通話,不知怎么的,總覺得有些奇奇怪怪,實在是不像正常的兄弟交流。

           幫人幫到底,陸嘉彥在心理上雖說有些不太情愿,但最后還是拿出了終端接通了安宴的專線。

           ……

           一陣又一陣的忙音。

           那邊始終無人接通。

           按理說,終端的提示是直接傳送到腦內的,除非他現在很忙否則應該不會不接的。只是他又等了一會,還是沒有人回答。

           這就有些奇怪了。

           他放下終端,想了想還是決定再等會。

           看到他拿起終端又放下,唐洛忐忑的心情越發忐忑了,她湊過去不解的問,“怎么了?”

           “沒人接?!?br />
           “沒聽到么?”唐洛詫異。

           “不,應該不會聽不到的?!标懠螐┗卮?。

           不會聽不到卻沒有人接,是不想接還是接不了,無論哪兒個答案都有一半的可能。

           唐洛原本是打算跟陸嘉彥一起回基地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她根本放心不下。團長他們那里聯系不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況。

           “我們還是留下先等等吧?!?br />
           唐洛還沒開口,陸嘉彥就已經說出了她的心聲。她忍不住看向那個男人,他還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卻說著動搖她內心的話。明明都已經說服自己,他卻總做著讓她淪陷的事情。再這樣下去,她真的不敢確定自己會不會……

           酒店位于基地的中心,周圍交通發達。在酒店的旁邊,他們從密道出來的那個巷子的不遠處有一家看上去頗有感覺的小店鋪,也就是他們此時走向的地方。唐洛再三確認,發現他們真的沒有走錯。

           不過她很納悶,要知道這家咖啡店真的不是一般的有感覺。而且是那種和陸嘉彥毫不搭調的感覺!這種明顯存在于二次元的軟萌的咖啡店怎么看怎么和陸嘉彥不是一個次元的畫風好么!

           而且更詭異的是,陸嘉彥竟然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跟在他身后的唐洛在原地愣了稍許,遲疑了片刻,還是跟在他身后走了進去。

           進門的時候她有注意到這家店的名字“白熊咖啡廳”。她記性雖然不好,忘性大,但是這是部動漫她應該沒有記錯。

           讓她惶恐的不限于此,從咖啡館里面走出來熱情歡迎他們的那個穿著熊裝的又是什么鬼。這是cosplay咖啡館么,為什么感覺進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你們需要些什么服務呢?”在她仍然停留在詫異中的時候,穿著熊裝的人突然開口,那聲音一開口直接秒殺了唐洛的承受能力。丫的,這一聽都知道是變聲器好么,能不能專業點,敢不敢不用五毛麥!

           “兩杯摩卡?!碧坡暹€沒開口,陸嘉彥已經非常鎮定的回答。

           簡直不敢相信陸嘉彥會和這樣的人有任何交集==!而且看上去還十分熟悉這里!

           穿著熊裝的人聞言點了點頭,動作略顯笨拙得往前走,咖啡店里還是有不少顧客,或悠閑地品味著咖啡玩著終端,或穿著可愛的裝扮三兩成群在一起說說笑笑。這樣的景觀,常常讓唐洛有一種這里并不是末世的錯覺。

           那人,額,不對,那只白熊將唐洛和陸嘉彥沿著一個螺旋樓梯帶到樓上。他們在一張靠著窗子的桌前止步,白熊禮貌的做了個請的姿勢,就又邁著笨拙的步伐離開了。

           “哎?”唐洛奇怪。就這么走了?她看看周圍,倒是也有一兩桌上有人,手里拿著東西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陸嘉彥從進來開始就一直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似平靜。唐洛知道從他這里估計也問不出答案,索性也靠在沙發上想著事情。

           團長那邊聯系不上,西西也不知道有沒有脫離險境,鏈接的秘密沒弄清楚,小悠生死未知。她究竟為什么會來到這里,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究竟是要做什么?

           這一切究竟是個偶然,還是有什么陰謀?又或者,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夢醒了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只是如果真的是一場夢的話,那要怎么解釋每一次受傷她感受到的那么深切的痛,以及面對陸嘉彥的時候那些小小的心動。

           她不懂,也想不明白。

           褪去最開始對這個地方的好奇與興致,現在她更多的是懷疑與不解。

           “兩位請用,摩卡兩杯?!币粋€開著變聲器的聲音打斷唐洛的思緒。

           果然還是奇裝異服,這次是個穿著熊貓服裝的。一點都不敬業,不知道熊貓的設定本來是個顧客的么?

           好吧,這些暫且不吐槽了,唐洛剛好渴了,她也懶得說什么直接果斷的端起桌上的摩卡就喝,以至于看上她動作的陸嘉彥沒來得及阻止她的動作。結果是可以想見的,陸嘉彥將頭偏向窗子的一側,不忍看見之后的一幕。

           唐洛直接將口里的摩卡吐了出來……

           有人說人在餓的時候吃什么都是香的,那么按照這個邏輯,人在渴的時候喝什么都是甜的才對??商坡瀣F在一點也不贊同這個觀點,丫的,這是什么破咖啡,她保證在她人生的前半段時間內從來沒有喝過這么難喝的東西,簡直是黑暗飲料的集合體!苦就算了還帶點辣味,聞著還有點腥氣==!

           為什么陸嘉彥會選擇這種地方喝咖啡??!找虐么!

           “忘記說了,其實這里的主業不是賣咖啡?!标懠螐┯亚樘嵝?。

           真是及時的提醒啊,唐洛默默無語。

           陸嘉彥將桌上的咖啡杯推到一邊,拿起剛才端上來咖啡的時候贈送的小禮物插上他的終端,邊操作邊解釋,“這個咖啡店賣的并不是咖啡,摩卡只是個代號,他們老板很摳的,如果不是專門喝咖啡的話是絕對不會給你上正常的咖啡的?!?br />
           很摳的,體會到了。

           實在是太摳了好么!完全不知道剛才進入到嘴里的那些是什么怪味道!

           “一般端到二樓的咖啡,都是她嘗試調飲料的失敗品?!标懠螐├^續解釋。同時,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好東西,眼睛里帶著燦爛的光芒。

           “桃桃,幫我提取500的金幣轉入我終端賬戶下?!标懠螐┦种胳`活的在終端的顯示屏上跳躍,同時也不忘指揮桃桃。

           唐洛認真的聽著,直到500金幣那里。她不敢相信的看著身邊的土豪,默默覺得自己當時住酒店的時候沒有提議aa制什么的實在是太明智了。這種土豪根本不需要aa制好么!

           500金幣啊,那是個什么意義!她一個任務的工資也才2到3個金幣tut

           土豪我們做朋友吧!

           當然那些話,唐洛是沒有說出口的,她只是繼續問出自己的疑惑,“不賣咖啡那你來這里買什么?”

           “定位搜尋器?!标懠螐┗卮鹜瑫r在終端顯示屏上點下了最后一個步驟“確認購買”。

           “那是什么?”

           陸嘉彥拿起終端,再次連線安宴,仍然是忙音,看來可能是出事了。陸嘉彥放下終端,努力讓唐洛聽明白,“通過安宴的專屬信息,調出他的全部登記信息以及身上可以用來定位的設置,根據這些設置來找到他?!?br />
           “這么說,他們真的出事了?”

           “也許?!?br />
           很快,穿著熊貓服裝的人就將陸嘉彥購買的東西送了過來,陸嘉彥安裝在終端上試了試,就跟唐洛離開了。

           穿著旗袍的女人坐在靠椅上品味著咖啡,看著陸嘉彥和唐洛漸漸走遠的背影,面上露出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微笑。

           唐洛他們前腳剛走,白熊咖啡廳又迎來了一位客人。

           女孩步伐匆匆的奔跑著,不時回頭看著后面的方向,似乎在她的身后有什么人追著一般。

           她氣喘吁吁的跑進咖啡店,接待她的仍然是那個裝束奇怪的白熊。

           “請問需要什么服務么?”

           林悠詫異的看著面前的白熊,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許久才想起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她急匆匆的詢問,“請問,有沒有一個叫做卓詞的來過?”

           “卓詞?很抱歉沒有?!?br />
           沒有么,林悠呆在原地,有一些不好的猜測在她的腦子里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