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章 東奔又西顧
          顧西西除了武力值過于強悍之外,敏捷度那也是全部點亮的。

           她剛開始刻意的放慢速度,有意讓身后的那群黑色小尾巴們能跟上;大致拖到離唐洛他們藏身的地方有了一定的距離,顧西西猛地加快速度。

           小尾巴們顯然是被最開始的速度迷惑,完全沒料到這一番加速。再加上最開始顧西西的速度他們都追不上,更不用說加速后的顧西西……

           一群人悶悶的停住腳步,這才想起來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立刻調轉方向,步伐有節奏的行進。

           顧西西飛快的狂奔著,左閃右躲,借著雜物掩飾行進。她想著已經完全把那群小尾巴甩在了身后,這才停下步子,停在原地稍作休息。

           想了想還是決定給唐洛報個平安,以免她擔心。

           “唐洛,我是顧西西,已經把那群人甩開了?!鳖櫸魑鲗χ厍暗墓蛡驁F的團隊徽章說話。

           只是沒等到唐洛的回復,倒是聽到了江望他們的。

           “西西,你把什么人甩開了,你們那邊遇到了什么?”江望的聲音急促。

           “哦,沒什么,你們放心?!鳖櫸魑靼矒岽蠹野阏f著。

           雖然她說的如此平靜,但雇傭團的其他成員都可以想象到她們倆個女子剛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驚險的事情。

           “西西姐,你剛才喊唐洛,你們不在一起么?”安宴想到剛才西西的話,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這一說,大家也都發現了顧西西話里的紕漏。

           顧西西也不隱瞞,實話實說,“剛才出了點事,我把人引開了,唐洛那里有陸嘉彥照顧,你們不用擔心?!鳖櫸魑鞯拇_是實話實說了,大家也放心了,只是有個人不淡定了。

           陸嘉彥……

           安宴對著胸前的徽章,突然沉默了下來。早就知道哥哥也在幽淵,可他一直都努力回避著哥哥。他怕見到哥哥,他怕面對哥哥的苛責。就算安宴是多么厲害的狙擊手,陸安晏都是那個躲在哥哥身后角落里膽怯的小孩。

           “安宴……”江望有些擔心的看著安宴的狀態。

           顧西西這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錯了話,她淡而無波的面容終于有了松動,她糾結著不知道說些什么來彌補過錯。

           話還沒出口,一個陰影擋在了她的視線里。

           顧西西手握緊手中的長鐮刀,慢慢的,緩緩地抬起頭,看著身前擋住光線的……

           看清楚來人的瞬間,顧西西手一動,將團隊徽章聯絡器的開關斷掉了。有些事情,她想要自己處理,至于其他人,她并不希望他們摻和進來。

           “別來無恙啊,西西?!?br />
           顧西西很快就調整了狀態,綻開一個大大的微笑,“這么快又見面了,顧東東?!?br />
           顧東東依然是一副妖艷的裝扮,金色的大波浪長發披散在胸前,帶著若有若無的魅惑;她看了看謹慎的顧西西一眼,眼睛里顧盼流光,帶著無法言說的妖媚。饒是顧西西與他相熟,都還是被他這副模樣小小的震撼了。

           “顧東東,你真是越來越妖艷了?!鳖櫸魑髡Z帶諷刺的說。

           “我是該感謝你的夸獎還是該謝謝你的諷刺,顧西西,你該清楚我來找你的原因,交出顧家的家主令?!痹谒媲?,顧東東也懶得偽裝。

           “不-可-能!顧東東別癡心妄想了,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把家主令交給你的!”

           “你可能不知道,爺爺臨死前只見了我一個人,新任的家主是我不是你?!鳖櫀|東毫不留情的冷笑。

           怎么可能?

           顧西西愣在原地,身子微微顫抖,大腦一片空白。不會的,爺爺怎么可能把家主之位傳到顧東東的手里。不,她不相信。

           顧西西的眼睛瞬間一片清明,看著顧東東得意的模樣回道,“顧東東,你不用煞費苦心欺騙我了,我根本就不信!”

           “是么,可是顧西西你別忘了,當初你背棄顧家按理是該被逐出家門的。你以為你還有繼承權么?家族里那些從末世之初活下來的老人會認同你這個家主么?”顧東東道。

           顧西西還想說些什么,可是她也清楚顧東東說的沒錯。當初和江家的聯姻,她逃婚而走,讓江家和顧家都顏面無光??墒窃斐赡且磺械娜?,造成那一切的罪魁禍首!

           顧西西的眼睛里燃燒著怒火,她眼神銳利的怒視著顧東東,拳頭緊握,甚至能聽見關節作響的聲音。她咬緊牙關,帶著濃濃的恨意對著顧東東說,“顧東東,你這個殺人兇手有什么臉提起這件事!”

           顧東東驀地愣住,原本的頤指氣使突然散去了氣焰,他看著憤怒的顧西西,有些不確定的問,“你全都想起來了?”

           “沒有,但我卻記得,你在我眼前親手將你的梅花刺刺入了他的胸膛,鮮血橫流!”顧西西說著眼淚從眼眶里蹦跳而出,沿著面頰緩緩滑落,“你殺死了我曾經最愛的人,還讓我失去了對于他所有的記憶,顧東東你實在太殘忍!”

           曾經最愛的那個人,就是當年她逃婚的原因;心有所屬,更何況江望那個時候對她而言是南南弟弟。她記得自己是想要和那個人一起跑的,然后就看到了那么鮮血淋漓的一幕,而顧東東就是兇手!

           “曾經最愛么,看來你現在已經喜歡上江望了?!辈恢獮楹?,顧東東的聲音里帶著一縷莫名的惆悵。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慢慢的轉身,離開,“西西,這一次家主令我先不拿走。只是我實話告訴你,你根本不適合家主之位?!?br />
           就這么走了?顧東東,你放過我?可笑!

           新仇舊恨,咱們才應該算算!

           顧西西握緊手中的鐮刀,瀟灑一揮手,打算從后方突襲顧東東。只是那個一向被她認為功夫能力不如她的顧東東竟然躲過了!

           難道他一直在隱藏實力?

           只是她知道,這一次她還是報不了仇。其實報什么仇,她已經不記得了。不知道為什么關于某個她曾經深愛的男人的記憶像是從她腦袋里清空了一樣,無論她怎么回憶都想不起來。

           她拿出藏在腰間的家主令,不禁想到了最疼愛她的爺爺。顧東東的確沒說錯,家里那些老人們根本不會支持她。只是她也不愿意交到別人手里。爺爺,你到底是怎么決定的呢?

           ***

           “這是什么地方???”唐洛坐在地上郁悶的揉了揉自己的頭,看著眼前類似于密室一般的空間詢問身邊的陸嘉彥。

           她還記得來到末世那次,她點了鏈接之后,去到了一個白色的虛空世界,有一個女人的聲音。情況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現在不是白的了是黑的,陰沉沉的跟一個密室差不多。

           難道現在要上演的其實是密室逃生?

           想著唐洛又瞪了一眼在她身旁乖乖蹲著的桃桃,桃桃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唐洛在瞪,桃桃繼續。唐洛依然,桃桃也毫不罷休!

           終于一人一貓由瞪眼睛轉換成了手上的斗爭,響動傳到了四處查看情況的陸嘉彥的耳朵里。他本就找的心煩,聽到這樣的噪聲心情更加是不好,看了一眼“罪魁禍首”桃桃,桃桃立刻噤聲不言,唐洛在一邊笑的眼淚都快哭了出來。

           他們從桃桃不小心碰了那個鏈接之后,他們就被傳送到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然后唐洛作為一個病號自然就是找一個舒服的位置坐在一邊好好養傷,桃桃作為肇事者很明顯是站在墻邊接受教育的。

           “有發現!”陸嘉彥驚喜的說,只是立刻他就又再次無語了。

           因為他終于在從某個隱蔽的位置發現了類似于終端的儀器,只是這托馬為何有這么多終端。他一一打開,都是些鏈接……

           說不定真的是逃生的道路,只是這鏈接實在是太多了些,哪兒個是真是假都說不清。

           他們還沒糾結出到底哪兒個才是真正的出口,突然有聲音傳來。

           “你小子不是逃得蠻爽的么,最后還不是落入了我們手里,有意思么?”說話的人語氣猖狂,似乎是有什么人落到了他的手里。

           “哼?!彼坪跏潜蛔ト说睦浜呗?。

           “說,跟你一起跑的那個叫林悠的姑娘呢?”

           一本正經偷聽說話的唐洛不敢相信的捂住嘴,用門撐著墻想要站起來。陸嘉彥見狀立刻走過來幫忙扶她起來,“怎么了?”

           “剛才那個人說的是不是林悠?”唐洛激動得詢問。

           “應該是?!标懠螐﹦偛怕牭靡膊皇呛芮宄?,只是模模糊糊似乎有提起過這個名字。

           是她認識的那個林悠么?是她們家小悠么?

           唐洛捂住嘴,不知道該要如何消化這個消息。她終于找到小悠了對吧,雖然在實際上她有點懷疑可能是同名同姓的緣故。只是無論怎樣她都舍不得放棄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無論是不是她都是很想嘗試去看看。

           “說!林悠呢!”問話的人語氣又加重了幾分!

           “她,她死了!”

           ……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