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0章 入v第一更
          “媽媽……”

           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一直縮在安宴懷里的諾言突然出聲。

           這一聲直接驚到了周圍所有的人。

           江望和安宴忍不住看向諾言,雖然知道這兩個人之間有什么關系,但著實是沒有想到女人竟然真的是諾言的媽媽。

           他們都見識過女人對諾言的厭惡,安宴更是記得剛才女人話里對諾言的嫌棄。若是初遇時說她們是母女也許大家還會相信,可在見識了那么多之后,這個答案著實讓他們驚訝。

           若真是母女,為何那個女人會對自己的親骨肉如此狠心?

           “諾言,你不是說你是父親許給你母親的諾言么?”安宴小心的問著,生怕觸到小女孩的傷心處。

           這一路上,諾言對安宴很是依賴,聽到他問起,小女孩也不隱瞞,低下頭默默地回答,“可是爸爸對媽媽最美的諾言是:我放你走?!?br />
           小女孩說完就不再說話。

           而這一句,卻讓其他人都唏噓不已。最美的諾言竟然是如此,想到當時諾言笑著說自己的名字取自父親對母親的諾言時,那個小女孩究竟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強顏歡笑的?

           她明明只是個小孩子。

           安宴嘆了口氣愛憐的用手撫摸著諾言的頭頂,眼睛里溢滿憐惜。也許主顧已經死去了,但無論如何她們也要把小女孩送到目的地。

           只是現在,他們必須得應對眼前的問題。

           第二波喪尸已經正在呈包圍之勢在向他們靠近。

           “安宴你照顧好諾言,其他人跟我去殺出一條路。安宴你到時候什么也不要管,帶著諾言跑!”江望看著四面八方沖來的喪尸,聲音凝重。

           這一次的喪尸不僅在數量上遠遠多于上一波,而且在能力上也比之前的強。

           “陳煥?!苯爸悷ǖ拿?。

           僅僅兩個字的名字,陳煥已經知道團長的意思,他目光快速的在周圍掃視,無框眼鏡的鏡片上分析儀快速的記錄,“大概有35個喪尸,其中20個是行動力較強的三級喪尸,10個是之前的那種聽力發達的二級喪尸,還有三個……”

           陳煥突然噤聲,江望有些不解的望著他詢問,“還有三個什么?”

           “尸將?!标悷嫔林氐恼f。

           果然,和陳煥想的一樣,江望聽到這兩個字眉頭瞬間皺了下去。這一次的敵人和剛才的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如果說剛才的那波喪尸算上開胃小菜的話,那么現在的才能算的上正餐。

           “我們有多大的幾率逃脫?”

           “如果沒有遇到第一波喪尸我們的幾率能到百分之30.”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么說已經跟第一波喪尸戰斗后的他們根本連百分之30的逃脫幾率都沒有。他們都清楚自己的身體,剛才和第一波喪尸戰斗的時候,每個人都承包了4到5個喪尸,消耗的體力實在太大,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來應付這一波。

           “你們照顧諾言,我當先鋒?!币恢痹谝贿吢犞陌惭缛滩蛔〕隹?。

           這么多人里面,如果要說誰的體力還行,也就只剩下剛剛沒怎么行動的他了。這種時候,讓他抱著諾言逃之夭夭,以兄弟們的血肉做祭奠這種事,他做不到。

           “好吧,隨你?!边@個時候江望也不再堅持。

           只是一直安靜的諾言卻突然抱緊了安宴,怎么也不肯到別人的懷里去,“安宴哥哥,我不要離開你?!?br />
           無論安宴怎么勸說,她都不肯松手。安宴實在沒法子,不由得喊著諾言的名字表示無奈,“諾言?!?br />
           “安宴哥哥是不是也不要諾言了,哥哥是不是也覺得諾言是個壞孩子?!边B母親去世時都沒有哭泣的女孩滿面淚光的看著安宴,那般楚楚可憐的模樣讓安宴的心瞬間軟了下來。

           “哥哥沒有不要你啊,只是先讓其他哥哥照顧你?!卑惭缒托牡慕忉?。

           “可他們……剛才殺了我媽媽?!敝Z言低下頭,輕聲呢喃。

           ……

           原本焦灼的氛圍因著小女孩的話突然安靜的可怕。

           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眼前的情況,小女孩看著懵懂無知,其實她心里比誰都要清楚明白。

           安宴也有些發愣,他動作遲鈍的看向身邊的江望。江望對著他搖搖頭,嘴里溢出一絲嘆息。而后他的目光瞬間變的尖銳,審視著周邊的形式,迅速的做著安排。

           “一切按照原計劃執行,陳煥和我去牽制那三只尸將,其他人先對付二階喪尸,安宴你找機會帶諾言走?!笨吹桨惭邕€有些猶豫的眼神,江望語氣里帶著命令,“這里離洱?;夭皇呛苓h了,找到援助來救我們,這就是你的任務?!?br />
           安宴咬緊牙,重重的點下了頭。

           喪尸此時距離他們已經不遠了,江望目光微動,陳煥立刻領會了他的意思。兩人看準速度最快朝著他們靠近的三個尸將,眼睛里流露出看到獵物的精光。

           好久沒有和這樣的對手交手過了呢~

           “安宴,如果我不幸戰死,告訴西西,回家吧?!苯袆忧巴蝗换仡^望著安宴,像是在交待身后事一樣。

           “團長……”安宴有些擔心。

           “當我說傻話呢,我江望不至于死在這里,被區區的尸將干掉!”

           江望和陳煥并肩行動,將三個尸將吸引到一邊,其他兩個成員基本都是近戰,雖然有心在后方補刀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快,隨著后方速度較慢的二三階喪尸慢慢靠近,兩位近戰也很快投入了戰局。

           而安宴的任務,就是趁著混戰的時候從包圍圈的裂口逃脫。

           “哥哥,快跑?!敝Z言提醒。

           安宴看了一眼隊友們的戰斗,眼里略過一絲不舍,狠心別開視線動作迅速的朝著洱?;氐姆较虮寂?。

           他知道大家是看他年齡小,所以努力讓他逃生。

           這根本就是一場注定輸的戰斗。

           可承載著那樣希望的他,拼死也要救他們。只有他的速度更快,大家才有更大的生機。

           跑動的時候似乎有什么東西掉了,他也沒注意,他的全部心思全部投入在了飛快的奔跑中。

           跑到后來,支撐著他繼續跑動的已經不是力氣,而是毅力。他一刻也不敢停下,他怕他一旦停下就再也跑不動了。

           就這樣跑著,不知道多久……

           ……

           “安宴?”

           唐洛跟在陸嘉彥身后按照探測儀的指示前進。只是奇怪的是,探測儀顯示的安宴的位置一直在變化,而且離他們越來越近。

           直到剛才,紅燈突然突兀的閃個不停,唐洛見狀下意識的抬頭打量著周圍。

           這一打量竟然真的讓她看到一個身形和安宴有些相似的男子,她不確定的詢問出聲。

           安宴勞累過度已經有些精神恍惚,被他牢牢護在懷里的諾言聞聲瞥向聲音的源頭,“洛洛姐姐?”

           稚嫩的聲音讓尋覓的唐洛和陸嘉彥都驚喜非常,找到了,終于找到了!

           唐洛立刻飛奔過去,陸嘉彥步子猶疑了會還是慢慢地走了過去。

           安宴還在繼續踉蹌的跑著,步履蹣跚,像是沒有聽到唐洛的聲音一般。他們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唐洛停在安宴面前,扶住他的身子,喚道,“安宴?!?br />
           男子終于抬起頭,眼神迷離,面色蒼白,唇上沒有絲毫血色。他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卻怎么也睜不開,潛意識里有人一直在跟他說,“跑,跑,要去洱?;??!?br />
           “安宴,我是唐洛!”有聲音在喊他。

           安宴終于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的人,的確是唐洛。他突然笑了,想要把懷里的諾言遞給唐洛,卻突然間向后倒了下去。

           “安宴!”唐洛驚呼。

           “安宴哥哥?!北蛔o在懷里沒怎么受傷的諾言看著身下的安宴急得發慌。

           陸嘉彥看到那一幕心里也微微顫動了一兩下,只是面上他還是保持著一派平靜,就像是眼前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只是在步子上他還是加快了速度,他是個醫生,這個時候他只相信自己的檢查結果。

           “你們都讓開,我給他檢查一下?!标懠螐┱驹诎惭缟砬皩χ谝贿叺奶坡搴妥诎惭缟砩系闹Z言說。

           諾言一副護犢子的模樣守衛著安宴,謹慎地質問:“你是誰,我憑什么相信你不會對安宴哥哥下毒手?!?br />
           ……

           唐洛顯然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展開,她詫異地看著目光犀利的諾言,怎么看這幅畫面怎么奇怪。臥槽,不會是安宴趁著她不在跟諾言搞上了吧,雖然現在這個場景想這些很不對,只是這局勢很怪異好么!

           諾言還是個小孩子吧,好吧,安宴其實也不是很大,但這并不代表他可以和諾言在一起??!

           “我是醫生?!标懠螐┙忉?。

           “你說你是醫生你就是醫生啊,那我說我是護士我是護士么”諾言還是不相信陸嘉彥。

           唐洛忍不住為諾言小朋友點了個贊,真是勇敢。

           “信不信隨你,我弟弟的安全我想要自己確認。這位不知道從哪兒里冒出來的小姑娘,你可以放開我弟弟了么?!?br />
           “你弟弟的安全你自然是……”諾言還想說什么,突然頓住,不敢相信的看看安宴又看看陸嘉彥,“你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