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章 入v第二更
          諾言看看安晏哥哥,又看了看這個自稱他哥哥的男人……

           她雖然年齡小但眼不瞎,也還是能看出兩人相貌中的相似。而且洛洛姐姐還在一邊擠眉弄眼看著她,一副”他真的是他哥哥,就算他長得不讓人相信你也要相信我啊”的模樣,好吧勉強相信這個男人。

           她不情不愿的起身,給陸嘉彥讓出位置診斷。盡管如此,她還是緊緊盯著陸嘉彥的動作,生怕他干些什么壞事。這年頭親兄弟暗算來算計去的事情也是常見的,誰能保證他不是!

           “你速度快點啊,不要做什么小動作?!敝Z言惡狠狠的說。

           陸嘉彥實在懶得和這么個小丫頭計較,仔細檢查了一下安晏的情況。倒也沒什么問題,他放心的站起來結束了這短暫的檢查。

           只是這樣諾言還是不滿意,“這么快就檢查完了?不再檢查檢查么!你這樣馬馬虎虎敷衍了事我安晏哥哥要是有什么隱藏疾病沒有被檢查出來怎么辦!”

           “他只是疲勞過度?!标懠螐╊H為無奈。

           諾言才不相信這樣的一面之詞呢,“就這樣?我安晏哥哥可是辛辛苦苦跑了好幾個小時才到這里的,怎么可能就只是疲勞過度,你一定是沒有認真檢查。果然是親兄弟常見的撕逼大戰戲碼,你絕對是嫉妒我安宴哥哥比你年輕比你帥怕他能力太強超過你,所以故意不認真診斷的?!?br />
           “你的意思是他應該多得點???”陸嘉彥實在是忍不住打斷諾言的長篇大論。

           “才不是,你莫要黑我,我對安宴哥哥可是一片真心可昭日月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我巴不得希望哥哥健健康康長命百歲與天同壽萬壽無疆!”諾言鼓著個小嘴,信誓旦旦的說道,什么亂七八糟的成語都用到了她的話里,不過還是能夠聽明白她的意思。

           這小丫頭不會是看上了安宴吧?陸嘉彥忍不住側目打量那個稚嫩可愛,要胸沒胸要腰沒腰這么看起來還不如唐洛的,應該只有*歲的小丫頭。

           臥槽,陸安晏那小子不會打算玩養成吧?雖然他不是很喜歡陸安晏,但是也不能眼看著這小子走上歧途??!而且,這家伙應該沒忘記他還是有未婚妻的吧。

           “哼唧,你沒話說了吧,就知道你一定是心里有鬼剛好被我說中了?!敝Z言驕傲的看了陸嘉彥一眼,臉上盡是得意。果然還是個小孩子,逞一時的口舌之利都能如此開心。

           陸嘉彥也是對這個倒霉的熊孩子無語了,還是忍不住回擊:“我要害他你早就看不到他了?!?br />
           一直在一邊觀戰的唐洛聽到這里實在是忍不住輕笑出聲,她是真的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看到這樣的場面:一向冷淡寡言的陸嘉彥竟然會和一個小女孩為一個話題爭論,活像個小孩子~

           其實陸嘉彥還是在乎安晏的吧……

           她有注意到,陸嘉彥和小女孩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有意無意地看著安晏的方向。不是擔心又是什么~

           也不知道安晏他們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對了!差點忘了正事!

           雖然知道諾言和陸嘉彥尚處在新一輪的論戰中,她也不得不打斷他們的對話,“諾言,你們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這一句也讓陸嘉彥想到了他們來此的原因,不由得看向熊孩子的方向。而一直很有“辯論”激情的諾言卻突然停了下來,整個世界陷入了緘默。

           安靜的詭異。

           “諾言?”唐洛不明所以的追問。

           她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否則安宴不可能出現在這里還是這副模樣。只是諾言什么都不愿意說,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難道那個女人死了?她忍不住猜測。那么團長他們怎么樣了呢?

           唐洛很焦急。

           “諾言,你有幫安宴想想么?”陸嘉彥也試著想從諾言這里問出些情況,不得已直接搬出了安宴的名字。他想著這個小丫頭在乎安宴,也許扯上安宴她會透露些什么。

           果然,一直沉默的諾言聽到“安宴”兩個字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不過只保持了一會又再次黯淡了下去。她低著頭,呢喃著,“安宴哥哥想要救他們,可我一點也不想,他們都是殺人兇手?!?br />
           “殺人兇手?”唐洛聽到這四個字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你一定是看錯了吧,怎么可能?”

           “我親眼看見他們打死了我媽媽?!敝Z言語氣里帶著十足的肯定。

           唐洛不清楚實情,可她相信這件事如果真的是團長他們做的,內中一定有隱情。雖然和雇傭團的大家相處并不是很深刻,但她絕對相信大家的人品。

           他們一定不會做那樣亂殺人的事情。

           “諾言,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與我有什么干系,他們是死是活又與我何干,我有安宴哥哥就已經……安宴哥哥你醒了!”女孩的聲音突然轉變成驚呼。

           唐洛低頭看去,安宴已經醒了,終于可以問明白人問題了。話說為什么感覺諾言的畫風和之前差的很遠!

           陸嘉彥也注意到了安宴那里的動靜,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離開。算不上逃避,只是有些事情他實在是沒有想好如何面對。

           尤其是陸安晏。

           可惜他實在還是不放心旁邊那個沒頭腦病秧子熊孩子的組合,腳步頓了頓,也就錯失了瀟灑離開一走了之的機會。

           “大哥?!笨粗懠螐┑谋秤?,安宴低聲喊著,生怕聲音太大驚散了那層迷霧。

           可惜唐洛現在真的有些擔心團長他們的安全問題,她只好無情的打斷了那出可能即將上演的煽情的兄弟相認的戲碼,“不是我要打擾你們兄弟見面,主要是現在這情況你托馬的能不能直接說正題啊,太監不急皇帝已經急了好么!”說到最后,唐洛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安宴的臉色在一瞬間變了又變,他急著趕緊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唐洛,連帶諾言母親的事情。那天他一離開就瘋狂的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更不清楚現在團長他們還不在強撐著。大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他卻這么沒用。

           “唐洛,你們趕緊去救團長他們吧?!币呀涍^去了那么久,只希望還來得及。

           “我們走了,那你怎么辦?”唐洛雖然很擔心團長他們,但是她也不放心把安宴丟在這個荒郊野外,誰知道這里會不會突然冒出喪尸什么的。

           “你們快去吧,我休息一會就馬上去追你們。應該不是很遠,我之前主要是迷路了所以浪費了太多時間?!卑惭缯f,“團長在那個地點附近發射的有求救信號,哥哥你搜索一下就行了?!?br />
           “哥哥”兩個字就那么輕易的喊了出去,連安宴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以至于出口的一瞬間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陸嘉彥,哥哥他倒是沒什么反應。也許哥哥根本就沒有在意過他的話把……

           “嗯,那我們先去了?!碧坡甯惭绺鎰e。

           “你們要注意安全,敵人隊伍蠻龐大的,救出團長他們就好不要硬拼?!笨粗坡搴透绺珉x開的身影,安宴忍不住提醒。

           唐洛回頭對著安宴笑笑,比了個“v”字,“放心啦,我有子母飛爪的嘛?!蹦艽蚬帜钱斎灰惨虼虻?,都是經驗吶~

           陸嘉彥剛才其實有認真聽安宴的話,只是他不知道該怎么回復。他按照安宴剛才說的方法,在地圖上搜索,同時用探測儀搜尋。

           一個紅點開始撲撲的閃耀。

           找到了!兩人對視一眼,心里略過一絲歡喜,立即加快速度朝著紅點指示的方位趕去。紅點還在閃耀,說明人還活著,唐洛的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木子已經恢復正常工作狀態,主人請使用?!碧坡逭谛羞M的途中,變小的木子終于吱聲。

           呦吼,太棒了,唐洛忍不住為如此及時恢復的木子點個贊。

           “木子,現在能不能探測到周圍的情況?!碧坡逶儐?。

           “回主人,暫時沒有發現,不過在前方有些異動?!蹦咀踊卮?。

           “soga,繼續探測吧,有發現立即通知我,靠譜點啊?!?br />
           飛快的趕了一段路,唐洛膝蓋處的舊傷又開始隱隱作痛,她咬咬牙熬著保持著速度繼續趕路,生怕耽誤一會顯示團長他們還活著的那個紅點就暗下去了。

           “主人,監測到在前方不遠處有數量龐大的喪尸!”木子的提示聲突然響起。

           “能監測到數量么?”唐洛的腳步開始有些踉蹌。

           “總數量18,其中一個尸將,9個二階喪尸,8個三階喪尸?!?br />
           臥槽,連尸將都出來了,團長他們運氣是有多差。

           不過膝蓋上的疼痛也更甚了,唐洛剛打算要不實在不行先休息下的時候,就看見一直跑在她身邊的陸嘉彥突然停下,弓著背說,“來我背上?!?br />
           ……

           “別浪費時間了,快點?!币娞坡暹t遲沒有行動,陸嘉彥忍不住催促。

           唐洛也不拖沓,直接趴了上去。

           “別想太多,我只是不希望我好不容易治好的你又把它毀了?!标懠螐┻€在欠抽的說著,可是唐洛都不在乎了。如果不是因為關心他又怎么可能注意到她的神情知道她膝蓋疼痛呢。

           她伏在陸嘉彥的背上,突然間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