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4章 雇傭團解散
          “小姐,一切都處理完畢?!比顣皆跇撬己叿A告。

           視線注意到一邊的陸安晏,深深鞠了躬表示尊敬。

           作為樓家的管家,阮書對安宴這位未來的姑爺還是熟識的。安宴在沒有加入雇傭團到處奔跑之前,經常沒事來樓家和小姐玩耍。兩人的關系很好,以至于老爺對于這出聯姻十分的滿意。就連身為管家的他,都對這位待人和善的姑爺很有好感。

           “這樣啊,那你們都回去吧?!睒撬己瓝]揮手,看也不看身后撐傘的阮書,只全神貫注的盯著陸安晏。

           “這…小姐,老爺說了……”阮書還想勸說,他照顧小姐多年自然明白小姐的意思,只是老爺的命令他也不敢違背。

           老爺,老爺,總是老爺說的!樓思涵不滿意的回頭狠狠地瞪了阮書一眼,跺跺腳不滿意的打斷阮書的話,“老爺說的,老爺說的,總是老爺說的,那么聽老爺的話你跟著我爸啊老是跟著我干嘛!”

           阮書尷尬的站在一邊,不知道怎么回答。末世危機重重,各種各樣的危機潛伏,小姐的安全他是萬萬不敢假手于人的,更何況一向愛女如命的老爺。更何況看姑爺的樣子他們明顯是剛脫離險境,若是沒有這些人帶在身旁,他還真的有些擔心小姐的安全。

           姑爺雖好,但到底不能讓他放心把小姐交到他手上。

           阮書不說話恭謹的弓著腰站在一邊,讓發著小姐脾氣的樓思涵想發脾氣也實在不知道怎么發了。有時候最討厭這些人了,你說他們的時候呢,他們一言不發任你發脾氣。不管你怎么說就是不還嘴,丫的,這樣一個人唱獨角戲根本進行不下去好么!

           “涵涵,你就讓阮管家他們跟著吧?!卑惭缛滩蛔〔遄?。

           “可是走到哪兒身后都跟著這么大批人真的很麻煩啊,都不能歡樂的玩耍了~”樓思涵撅撅嘴抱怨。

           “那要不你跟著管家他們回家,我把諾言送到目的地之后就去看你?”

           諾言?樓思涵不滿意的看了一眼被她家安宴哥哥牽在手里的小姑娘,就是她?一個小丫頭片子?想到剛才這個小丫頭看著她的敵視目光,看來這小丫頭對她家安宴哥哥還是有些覬覦的。這么說來,她就更不能走了!她走了這個小丫頭上位了怎么辦。

           雖然這丫頭年紀還小……

           但是安宴哥哥也不大,等幾年這個小丫頭長大了有些事情還是可以想想的。

           “那阮書你們還是跟著吧,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勉強讓你們跟著我們一起?!睒撬己尖庵?,想到了目前為止她覺得最好的解決方法。雖然那群大尾巴著實有些不讓人喜歡,不過比起那個小丫頭片子,不知道讓她放心多少。畢竟那些都是男子,總不能安宴哥哥性取向突然生變,喜歡上男子吧。等等……也不能排除這個可能??!

           啊啊啊,越想樓思涵越糾結。為什么感覺怎么選擇都那么危險,安宴哥哥明明就該是她一個人的??!她嫌棄的看了一眼諾言,緊緊盯著她握住的安宴哥哥的手,心里有什么燃燒沸騰……

           真是礙眼的存在啊。

           阮書頷首:“是,小姐?!彪S著他的手一揮,隊伍立刻整齊的排列好站在他的身后,一看就知道是受過嚴格訓練的。

           陸嘉彥看著這一幕,不禁咋舌,常聽說樓伯父愛女如命,以前了解不多倒也沒怎么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如今看來,傳言也并非都是假的?,F在跟在涵涵身邊的這些人如果他沒有認錯的話,應該就是樓叔叔的近衛兵。

           唐洛看著那位刁蠻的大小姐跑去糾纏安宴了,慢慢靠近陸嘉彥,猶豫了一會還是伸手拽了一下陸嘉彥的衣角。

           沒反應。

           ……

           唐洛偏頭看著毫無反應的陸嘉彥,不甘心的再次伸手拽,還沒拽上衣角,突然碰觸到一雙正打算拿起的手。

           溫潤的觸感驚到了兩個人,目光匯聚處兩人面面相覷。唐洛呆呆的望著陸嘉彥,突然間忘記了自己原本想說的話。

           陸嘉彥也有一瞬間的恍惚,收回手的同時為了化解尷尬緩緩問道,“有什么事情么?”

           唐洛紅著臉搖搖頭否定,“沒有沒有?!绷⒓聪肫饋碜约罕緛硎怯惺虑榈?,迅速切換點點頭改口,“有,有?!?br />
           陸嘉彥忍俊不禁,調侃道:“那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唐洛剛打算肯定的說“有”,隨即想到自己原本想要問的問題,在此時問出不知怎么的,總覺得有些略不合時宜。算了算了,還是下次換個時間再問吧,她搖搖頭,“沒有?!鄙袂槔飵е恍澣?。

           “她叫樓思涵,五大基地之一的德川基地樓家的獨生女,也是……”他停頓下看了看安宴那邊,繼續補充,“陸安晏的未婚妻?!?br />
           哎?他是在介紹人給她認識,還是在解釋?

           樓思涵,德川基地樓家的獨生女,她的確不能跟人家比。不過她現在也沒興趣跟這位大小姐比,完全沒有必要,她是安宴的未婚妻根本就對她0威脅好喵!啊,知道了這些她突然覺得整個人都輕松了,真是舒服。

           不過安宴那邊似乎還在爭執,漬漬,真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未成年的小弟弟也會有這樣的選擇煩惱,也不知道是幸運呢還是幸運呢哈哈。諾言和樓思涵,說起來還蠻有點想知道最后的結果的。

           “哎呀,安宴哥哥為什么要帶她一起上路啊,不能交給你團長他們么?”樓思涵挽著安宴沒有牽著諾言的手臂一邊,埋怨著。

           “安宴哥哥……”諾言輕聲呼喚著,眼里帶著渴求。

           安宴很為難,安宴很糾結,安宴頭很疼。

           他本來就不怎么會應付女孩子,居然還一次來倆,簡直是要他的命啊tut

           他知道涵涵想跟著她,他也不討厭涵涵,跟著也沒什么,不影響他就好;至于諾言吧,她是個可憐的孩子又沒了母親,她把團長他們當殺母仇人有心結也不能強逼她。這么一對比,涵涵不讓他帶著諾言似乎有點,無理取鬧了呢。

           “涵涵,我答應過諾言會把她送回家,大丈夫要言而有信你懂么?”安宴試著給涵涵講清楚。

           “可我就是不喜歡她啊?!?br />
           ……

           江望和陳煥站在一邊認真聽著,免費的好戲,咳咳,現場版撕逼大戰多么難得,雖然是兩女爭一男的老套戲碼,不過在人物上選擇根本就沒有經歷過情事的安宴,以及兩個未成年的蘿莉還是有點新意。尤其是其中有個女孩才10歲左右的樣子,憑空為這場戲增加了一些養成的元素。

           只是聽得正精彩,江望的終端聲突然在他的意識里響起。他先是詫異,而后立即拿出終端查看。

           顧東東。

           怎么是他?他怎么會有自己的聯系方式?

           江望疑惑的接通會話,那邊是記憶里熟悉的聲音,“南南,好久不見?!?br />
           顧南南還是小時候西西給他起的名字,到底也跟隨了他蠻久,稍微有些感情。

           “東哥?!?br />
           “西西回臨陽基地了?!?br />
           “哎?”江望不太懂顧東東這番話的意思。

           “如果你想追還來得及?!闭f完顧東東就掛斷了通話,沒有給他繼續問下去的機會。

           江望看著手里的終端,愣了許久,突然間激動得問陳煥,“老朋友,要會臨陽么?”

           陳煥有些詫異,“怎么了?”

           “西西回臨陽了?!苯忉?。

           “決定出手了?”陳煥清揚起嘴角,真心為江望開心。

           “什么叫出手了?”江望面上一洗之前的衰頹,再次浮現最初的妖冶的笑容,顧盼間波光流轉,聲音里帶著滿滿的自信,“一直都是我的好么?!?br />
           陳煥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剛經歷過生死的關頭,這丫本性就又暴露了也是醉了。謙虛點會死么。不過回臨陽基地的話也好,在鬼門關前的那一刻他突然間很害怕自己要是真的走了爸媽老婆孩子和小妹要怎么辦。也該回去看看了……

           “唐洛,安宴,你們先過來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說?!苯麑χ悷c點頭,表情鄭重的打斷了那邊的好戲。

           安宴尷尬的松開兩位姑娘,如同逃難一般立刻趕到了團長那邊。

           江望的神態略有些嚴肅,唐洛想著應該是什么嚴重的事情,屏住呼吸認真等待團長的指令。

           “趙賀他們的死我很難過,當初我以為雇傭團的規模不在于大在于精兵,事實證明我錯了。如今雇傭團受到這樣的重創,暫時是接不了一些團隊任務了,我打算先把雇傭團解散,等大家修整好或是想清楚后再重建。如果有人找到更好的去處,我也為你祝福?!?br />
           唐洛和安宴的表情如出一轍的吃驚。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團長把他們喊來要說的竟然是解散雇傭團的事情。唐洛在這個雇傭團呆的日子并不多,大家對她很是照顧,她也把大家當作朋友一般。如今卻要解散,說實在話她有些不能接受。

           “可以不解散么,大家還是分開各干各的想想清楚磨練磨練,但至少有個團在這里,總有一個歸屬感不是么?”唐洛提議。

           這個江望也想過,只是他不想把大家都束縛在這里,不過如果他們都想留下的話那就留下吧,畢竟這個團也有很多他的回憶。

           只是,“如果有一天你們想要離開了,隨時可以?!?/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上久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