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6章 聚散終有別
          江望交代完,就打算和陳煥回臨陽基地了。找西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回家看看。離家多年,也該回家看看了。

           在洱?;?,有便捷的交通工具可以直達臨陽基地。這里距離洱?;匾矝]有多遠的路程,江望下定決心,和唐洛安宴告別了一下就打算離開。

           安宴想了想,緊接著說:“團長,我剛好要送諾言回家,就跟著你們一起吧?!?br />
           江望想了想,點點頭,“也好,剛好順路,一起也能有個照應?!敝皇?,他有些擔憂的看向站在一邊沒有發話的唐洛,“唐洛你呢,如果沒什么地方去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br />
           唐洛心里很糾結,說實在話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兒里。團長的話無疑是給她提供了一個歸處,若是以往她一定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只是如今……

           她回眸看了一眼站在那邊的陸嘉彥,他一個人站在那里卻自成一道風景,深深的烙刻在她的瞳孔里。其他事物在她的眼里全部淪為背景,只有作為主人公的他一個人站在她視線的中心閃閃發亮。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萌生的,但是她清楚她已經喜歡上了那個男人。

           以前不清楚感情為何物,所以她努力的告訴自己“不可以”、“不可能”……她認為自己一向是理智的??蓪τ陉懠螐┑母星閰s讓一向理智的她沖破了那層她施加給自己的枷鎖。那個時候她就知道,就算再怎么不承認,她都喜歡上了這個男人。也許這份感情并沒有深到“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地步,但她都想試一試。

           如果跟著團長他們離開,根本不知道下一次何時能再次遇見他,也不能肯定那個時候陸嘉彥的身邊有沒有出現其他人。

           答案已經很清晰了,唐洛抱歉的回答江望:“謝謝團長的好意,不過我還有些私事要處理,如果以后我去臨陽基地了一定會去看你們的?!?br />
           江望臉上一副高深莫測的微笑,讓唐洛有些看不太懂。直到他跟唐洛告別后突然轉過頭附在她耳邊說了句話之后,唐洛才明白那個笑容里飽含的深意。

           江望促狹的低聲說,“這次任務的薪金我會多給你賬戶里打的,若是哪兒天事情成了就當做是我的聘禮了?!?br />
           一句話,唐洛的臉順利的充滿了紅暈。

           團長你這么八卦真的好么!

           江望和陳煥本來是打算等著安宴的,只是安宴這邊桃花亂開實在是脫身太難。諾言她是一定是要送到洱?;氐?,這是承諾;只是涵涵,要是她一個人他帶著也沒什么問題,就是照顧起來麻煩點。但現在的問題是,涵涵她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

           ==!干他們這行要的就是低調,現在要他帶這么長一個尾巴在洱?;氐拇蠼稚险袚u過市。這么一個奇怪的隊伍,依照人們那愛看新奇事物的愛好幾乎都會好奇的看那么個兩三眼。若是有什么有心人潛伏其中,暴露了他們的行蹤,那真的是九條命都玩不起的。

           只是涵涵的性子他也了解。樓叔叔只有涵涵一個女兒,對她寵愛非常,養成了涵涵十足的大小姐脾氣。雖說偶爾有些無理取鬧,但涵涵的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他想了想還是打算再勸勸涵涵,早點回家什么的還是好的,他把諾言送回家之后……雇傭團現在也只剩下個名號,而且這次看到哥哥之后他突然間很想回去看看爸爸,如果可以他還想勸勸媽媽,有些結如果不解開就永遠都是死結。

           “涵涵?!卑惭鐔局?。

           樓思涵立刻收回和諾言互相仇視的目光,笑語晏晏的看著安宴,認真聽著安宴的話。

           “涵涵,你認真聽我說,把諾言送回家是我的任務,完成任務之后我就會回家,你先回家等著我不好么?”安宴認真的看著樓思涵,希望她能夠明白。

           果然,在安宴那么澄澈目光的注視下,樓思涵的面上微微染上一層紅暈。安宴哥哥都這么說了,她要是無理取鬧安宴哥哥一定會不喜歡她的??墒?,一想到那個小丫頭得意的模樣,她就整個人不開心。

           “可是……”樓思涵還想發表一下感想,站在一邊的阮書突然走了過來,“陸少爺,打斷一下,我現在有個緊急的消息要通知小姐?!?br />
           得到安宴的同意后,阮書在樓思涵不滿的情緒下附在她的耳邊稟告消息。

           樓思涵的面上隨著阮書的話變了又變。

           等阮書說完站在一邊待命的時候,樓思涵看了看安宴,又看了看那個討厭的小丫頭,腳一跺還是做了決定:“安宴哥哥,那我們約定好了,臨陽見?!?br />
           安宴不知道阮書說了什么,涵涵的態度竟然變化這么大,他有些好奇的詢問,“涵涵,怎么了?”

           樓思涵面上閃過一絲掙扎,一直面無表情的阮書面上頓時浮上一絲緊張,他幾次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打斷樓思涵的話。最后他還是沒出口,只是結果也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安宴哥哥,機密事情不便透露,抱歉?!?br />
           小姐雖然大小姐脾氣十足,但在基地的事情上到底還是守得住原則的。

           只是如果當年選擇的聯姻人選不是小姐喜歡的陸安晏,而是當時大家都看好的陸嘉彥的話,小姐又會怎么做呢?

           樓思涵最后瞪了諾言一眼,撅著嘴巴生著悶氣帶著阮書他們離開了,方向倒是有些像是去幽淵基地的方向。

           安宴望著樓思涵的背影,略松了口氣,真是辛苦啊。他果然不適合當花花公子,應付女人什么的他實在是不擅長。

           送走了樓思涵,安宴牽著諾言打算去追上團長他們。只是邁出的步子還沒離開,他就感到了一抹注視著他的視線,憑借著感覺他下意識的回頭,可剛才還在原地的唐洛和陸嘉彥已經消失無蹤了。

           哥哥他,果然還是不怎么愿意看到自己啊。

           “諾言我們走吧?!?br />
           等到兩人的身影漸漸遠去的時候,原本空無一人的地方突然現出兩個身影。

           唐洛和陸嘉彥。

           唐洛看了一眼已經看不見身影的安宴,有些不解的看向陸嘉彥,有點搞不清楚他和安宴的關系了。他們不是兄弟么?為什么相處方式總給她一種奇奇怪怪的錯覺,倒有點像是電視劇里常演的那種不同母親的兄弟鬩墻。真是奇怪。

           陸嘉彥恢復身影后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注意到一邊唐洛投來的不解的目光,以為她是好奇自己隱身的事情,遂解釋道,“剛才那個是我們家的一種技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暫時的隱匿身形。倒是你怎么也像是會的樣子?”

           記得母親說過,這是他們那個世界的人才有的特殊技能,母親教他使用的時候還特意提醒過他盡量要做好保密工作。最初為了救人讓這個丫頭發現了,以至于剛才他也就直接在她面前使用了。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丫頭似乎也會他們的能力。她到底是誰?

           唐洛?

           還是說,她也是來自母親那個世界的人。還記得最初遇到她的時候,她甚至沒有這個世界的身份注冊。

           被人這么懷疑的盯著,唐洛覺得自己真是不知道說些什么才好了。他自己一身疑點倒好意思來問她。還什么他們家的一種技能,實在是太可笑了,真當她傻不知道這個比他們大唐家堡強一些的隱身技能是大喵教的么!哎,不對,根本就不止強一些,那是強很多,對于一個單修天羅詭道的人來說,隱身什么的對他們的用處哪兒里比得上大驚羽追命三千。

           唉,想想都是淚啊。不對,似乎有點偏題。

           唐洛回眸看著陸嘉彥,斟酌了一下語言,才緩緩說道:“如果你說剛才那個技能是你家的嘛,那我也不客氣的說剛才使得那技能是我家的了?!?br />
           意思是想說,如果你承認你是大喵教的么,那我就是大唐家堡的了。

           哼唧,沒想到居然在這個末世遇到了明教,明教也就算了還是只喵哥。怎么辦,好激動,好想舔喵哥的胸,好想舔喵哥的腹肌啊嚶嚶嚶。劍三十大,哦不對,現在是十一大門派了。不過秀坊沒有成男,所以十大成男中她唯一一個保持不住的就是喵哥了~那迷人的兜帽,那帥氣的身姿,那誘人的胸肌,怎么看怎么逼人犯罪。

           唐洛那么隱晦的意思陸嘉彥實在是無法領會,不過到底他也沒有說明白,這丫頭隱瞞著些東西他也是能夠理解的。大家懷著戒備的心理看待這個世界,每個人都小心翼翼不把真相告訴任何人。防備著別人,也防備著自己。

           “走吧,我們要趕緊趕回幽淵?!标懠螐┎淮蛩憷^續這個話題,想到剛才江望他們離開之前透露的信息,幽淵被放棄這件事已經可以確定。而按照他們偷聽到的內容,很可能有人要趁這個時間段偷竊機密信息。

           “嗯?!毕氲竭@個,唐洛也斗志昂揚。

           這種正義感爆棚的事情很明顯就是適合她這種被選派到這個世界的少女做的。好吧,其實是因為比起江望他們,她對陸嘉彥更為熟悉,不說最初她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認識的是陸嘉彥外,后來卓詩莫名消失后,她還和陸嘉彥一起共事了一段時間。

           而且,陸嘉彥這種土豪,可以供她吃好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