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章 雇傭團遇險
          “安宴你留在原地伏擊順便保護好孩子和女人,其他人準備好武器跟我走?!奔词沟搅诉@種時候,江望仍然有條不紊的分配著任務。

           “是?!?br />
           “陳煥,對方什么情況?”

           “二階喪尸,數量18.”

           “ok,我知道了。這次大家辛苦點,每個人對付四到五個喪尸?,F在所有人去潛伏好,注意安全,因為沒有團隊聯絡器所以都不要跑遠,知道了么?”

           “知道!”整齊劃一的回應聲雖小,卻帶著莫名的氣勢。

           “好,各自行動吧?!?br />
           話音落下,原本聚在一起的團隊成員們動作迅速而又整齊的四散開來。江望和陳煥合作慣了,在他們團里陳煥向來負責偵查和前鋒工作。兩人選擇了一個低矮的小坡,江望握緊槍躲在小坡的下方,陳煥則蹲在坡上一個遮擋物的后面偵查著情況。

           ”現在什么情況?”江望換好彈夾打開保險,兩手握住手中的槍支槍口朝下靠著身后的斜坡,詢問陳煥。

           ”情況有些不對,他們的速度在逐漸加快,似乎是受到了什么誘惑!”陳煥觀察著逐漸靠近的喪尸情況報告給江望。同時,他也有些不寒而栗。這次的喪尸雖然只是二階的普通喪尸,卻讓他有一種感覺,一種強烈的感覺:這次的喪尸和以往遇見的都不同,甚至更厲害。

           不僅如此,而且……似乎數量不止現在看到的這些。他打開耳邊戴著的聽力擴展裝置…果然,有行進的聲音??赡苓@次遇到的喪尸并不止一波。

           ”團長!這批喪尸后面似乎有大部隊!”陳煥急著說出自己的發現。

           原本打算伺機而出的江望腳步頓時停下,看來他們遇到麻煩了。

           一直在等江望指示的安宴遲遲沒有收到信號,內心不免有些交集。

           偏偏這個時候……

           女人突然看著縮在安宴身邊的諾言,大聲笑了起來,似是在嘲笑他們的無知:”我說過不要她的,你們非要帶上,現在果然出事了吧,出事了吧,哈哈哈?!?br />
           她的笑聲里帶著強烈的怨恨,在安靜的此時顯得格外的突兀。

           諾言聽著身體不住的顫抖,朝著安晏的方向靠的更近。

           安晏看著女人,實在是有些頭疼,也不知道女人和這個孩子有什么恩怨,以至于對這樣一個小女孩處處相逼。他沒什么應付女人的經驗,現在這樣的情況他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安撫這個女人,以及她過于暴露行蹤的聲音。

           不得不說團長把女人和小孩交給他簡直是個錯誤,他既沒娶妻又沒孩子,哪兒里知道怎么處理??!

           瘋癲的女人厭惡的看了諾言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意識到了現在的情況,她的音量明顯減?。骸敝Z言,你平時在家張揚跋扈的樣子去哪兒了?在這里裝有什么意思?”

           諾言驚恐的搖頭,嘴里不住的呢喃:”我沒有,我沒有?!?br />
           ”諾言,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現在這些喪尸是沖著你來的?!迸讼訔壍囊崎_目光,驕傲的看了一眼安宴,隨后自嘲的說道,“不過你們一定不相信我,沒關系,我不在乎??傊乙踩蕉;?,你們只要保護好我就夠了!”

           女人說完就不再說話,也不再看諾言,全然沒有了之前的瘋癲。

           未完的話在安晏腦海里起起伏伏,也不知道女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喪尸是沖著諾言來的?她根本不說清楚,讓他們其他人如何相信。更何況,諾言這樣的小孩子為什么喪尸會為她而來?

           安宴剛想就剛才的話問清楚情況,前面已經傳來了刺耳的槍聲,戰斗已經打響了。

           形勢危急,他根本沒有時間多想,幾乎是反射性拿出狙擊槍,眼神也在那一刻凝著,目光犀利。

           從瞄準鏡里他能大致看清楚前方的戰局,雖然喪尸在數量上占據優勢,但他們應付的還尚且游刃有余。這么看來,他倒沒有那么緊張了,只是莫名的有種不好的感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稍稍松了一口氣,瞄準一個喪尸,慢慢調整槍口,按動扳機。

           一顆子彈出去,安宴也不懈怠,有條不紊的調整槍支,不急不緩的繼續射擊。每一發子彈都直擊喪尸的脊椎處,切斷大腦指令與四肢的信息傳輸一直被認為是最好的攻擊喪尸的方法。

           江望也沒有閑著,雖然這次的二階喪尸在聽力上能力有所增強,但本質上還是沒有脫離喪尸自身腐壞系統的限制,他們行動力較慢,江望用腿將他左側的喪尸擊倒,趁著喪尸還沒有爬起之時,動作迅速的用手槍直接擊斷了喪尸的脊柱;而后一個后空翻,推開從他右側緩慢發起攻擊的喪尸,快速的繞到喪尸的身后,左腿向前一個弓步,兩手握緊手槍對準喪尸的背部一顆一顆的發射子彈,直到喪尸倒地。

           他的動作一刻都不敢停下,陳煥說過這一波喪尸后面很可能還有一波喪尸,他必須抓緊時間消滅這邊的喪尸。

           安宴的射擊距離有限,為了精準的射擊他匍匐在地上緩緩向前爬行,以便能夠準備瞄準江望身后那只動作緩慢卻企圖偷襲的喪尸。動作那么慢還想搞偷襲,果然都是些腦子被燒壞的。

           看著安宴漸行漸遠,一直縮在一邊的諾言突然朝著女人靠近,她的面上帶著陌生的不符合她年齡的笑容。

           “媽媽,告訴你一個秘密呦~”諾言在女人不信任的面容里對著女人的耳朵悄聲說出了一個秘密,在諾言笑著離開她耳畔的時候,能清楚看到女人一瞬間凝滯的面容。

           而在瞬間之后,全部成為死灰。

           怎么會,怎么可能?

           女人不敢相信的看著諾言,突然間捂住腦袋大聲叫了起來,“不可能,不可能的!”她的聲音凄厲而響亮,瞬間吸引了聽覺系統較為強大的喪尸們的注意力,他們成群的朝著女人這邊奔跑而來。

           安宴聽到這個聲音心里頓叫不好,一回頭就看到了縮成一團渾身顫抖的諾言,以及站在原地再次瘋瘋癲癲的女人。他立刻原路返回,一把將蹲在地上害怕的發抖的諾言抱起,然后打算去拉上女人……

           只是等他轉身再看女人的時候,她已經不在原地了。去哪兒了?他急得四處尋找,終于看到了那個瘋瘋癲癲朝著江望那邊跑去的女人。江望盡力在攔住企圖過去的喪尸,全神貫注,根本就沒注意到其實也沒有多少存在感的女人。等他再看到的時候……

           女人的身前一個喪尸正在靠近,他看著女人像是看到了期待已久的美味,對著女人的脖子一口咬了上去。女人毫不反抗,甚至在安宴和江望的槍口瞄準喪尸的時候,伸出手抱住了喪尸。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喪尸咬她突然恢復了神智,女人看著江望,用口型費力說出了最后的四個字,“殺了我吧?!?br />
           江望猶豫間,完全沉迷在食物里的喪尸已經將手放在了女人的身上,可以想象如果他們再不開槍,女人甚至連全尸都沒有。他咬咬牙,在喪尸還沒動手前三發連續的子彈將喪尸打倒了。

           十二只喪尸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終于解決了,只是他們這次任務的主顧卻死在了他們自己的槍下。因為她被喪尸咬過,甚至還必須火葬。

           雇傭團的五個人看著女人的尸體齊齊緘默,這算得上是他們最失敗的一次任務了,甚至連主顧都死掉了。他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究竟要去洱?;啬膬簜€地方。

           明明洱?;伛R上就要到了,她卻永遠停留在這里,似乎一輩子都沒有逃脫命運。

           江望知道她的身份,他也知道這次任務失敗他們可能會很麻煩。

           他親自點了一把火對著女人的尸體扔去。

           滾滾的煙霧翻騰而上,第二波喪尸已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