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章 吸血蝙蝠群
          回去的路上倒是沒有來的時候波折重重,不過唐洛還是小心謹慎的跟在陸嘉彥身后以防止遇上什么。

           唐洛都想好了,要提防周圍,若是真有什么喪尸變異生物的,陸嘉彥打得過就跟著去蹭蹭經驗,陸嘉彥打不過……那就提前一步跑。

           唉,你問為什么是以陸嘉彥打不打得過為標準?

           這不廢話么,陸嘉彥能力比她強,若是陸嘉彥都打不過她又不傻干嘛去送死。

           一路這么想著,唐洛臉上偶爾浮現得意的小神情。桃桃站在主人的肩膀上,偶爾撇一眼旁邊那個笑的跟個傻瓜一樣的女孩,露出鄙夷的神色。

           回去的路上,唐洛的心里并不是只有這些思量,她一路細致的觀察著周邊,尋覓著熟悉的地方。她不自覺的雙手交握,撫摸上手腕處的鏈子,當時是在這附近拾取到的手鏈,當時手鏈并不像遺落很久的模樣。相反,手鏈還有些新,也就是說小悠在她到達那個工廠之前曾經去過,而且和她去的時間相差不遠。

           后來在鏈接帶去的那個房子里,聽到小悠已經不在的消息……

           心口處一抹刺痛淡淡的散開,滲入骨髓。

           她努力的趕走那些不適,小悠一定還活著,一定。

           “主人,有兩只變異物種正在靠近?!眲偢锌赀@一路如此平靜就遇到了變異物種,話有時候真的不能亂說○| ̄|_

           唐洛聽到消息偏頭看了一眼走在她身邊的陸嘉彥,他似乎也收到消息了,雖然他面上的神情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到底還是能看到那雙眼睛里一閃而逝的鋒芒。

           “木子,變異物種的具體信息立即傳來?!碧坡逖劬Φ痛?,用意識命令著木子。比起最開始的時候,她對于木子的使用相對嫻熟了很多。

           身形縮小的木子接到命令立刻開始工作,紅色的光芒閃爍,不過片刻就得到了數據。

           “回主人,通過模糊判斷,正在靠近的變異物種應該是變異的吸血蝙蝠,飛行類哺乳動物,一般出現在夜晚,現在出現應該是有巨大的誘惑他們前去的東西?!?br />
           吸血蝙蝠,那么能誘惑它們的,應該是……血液。

           這么說,這兩只變異蝙蝠并不是沖著他們來的,那它們的目標是什么。在這附近有大面積的血腥味么?

           唐洛不解的看向陸嘉彥,他的面色不像剛才那般淡然無波,平添了幾抹唐洛看不透的神色。想到自己得到的消息他應該也已經獲知,唐洛試探性的詢問,“陸嘉彥,你得到警示消息了么?”

           說話間她沒有看陸嘉彥,而是盯著他肩上的桃桃觀察。果然在唐洛出口后,桃桃趾高氣昂的站著,那神色分明是在說,“喵,還會有本大爺不知道的事情喵?!?br />
           好吧,果然已經知道了。

           只聽見陸嘉彥的聲音略顯沉重的出口:“嗯,想必你應該也知道了,按照我的了解,變異的吸血蝙蝠一般是成群的聚居在山洞里。這里最近的吸血蝙蝠的聚居地應該是洱?;嘏赃叺纳n山。吸血蝙蝠一般來說是夜間行動,當然變異之后它們并不受到時間的限制,然而出于長久養成的生活習性,它們還是以夜間為主。而現在,它們突然打破習性,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有什么對它們有著致命誘惑的東西在吸引著它們?!?br />
           “血液?”唐洛認真的看著陸嘉彥。

           陸嘉彥點點頭,補充道:“應該不是普通的血液,還記得小天的媽媽么?”

           怎么突然提到了小天的媽媽,唐洛不解,“跟小天的媽媽有什么關系?”

           “你應該記得我當時取過小天媽媽的血樣,通過我的研究小天媽媽的血液對于喪尸這種生物有著致命的誘惑力。所以我猜測這股吸引變異吸血蝙蝠飛行的應該是類似的血液,按照觀察這兩只的飛行速度略慢,所以應該是大部隊后飛的比較慢的?!?br />
           聽著陸嘉彥的分析,唐洛的額頭上三條紋路清晰可見。如果真如陸嘉彥分析的這樣,那么它們的血液為何會這樣,是天生還是后天人為?

           “桃桃,追蹤的結果出了么?”

           “喵,是幽淵基地的方向?!?br />
           唐洛和陸嘉彥對視一眼,迅速的朝著幽淵基地趕去??磥頂橙说倪M攻,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早。索性他們已經走了好幾天,這里距離幽淵基地也沒有很遠了。

           等他們趕到幽淵基地外的破敗街道時,基地附近的情況在他們的視野里漸漸清晰。敵人并沒有全部抵達,只有一群吸血蝙蝠在街道上將一個雇傭團圍住。即使他們沒有走進,也能聞到那股帶著香味的血液味。

           那股味道的彌漫下,一直趴在陸嘉彥肩頭的桃桃頓時有些不淡定了。它狠狠地抓著陸嘉彥的衣服,克制自己想要沖過去的*。

           “唐洛,麻煩你把桃桃帶到遠一點聞不到這種氣味的地方?!标懠螐┱f著抱下桃桃,遞到唐洛伸出的手里。

           “那你呢?”就要到基地了,他要做什么?

           “我不能見死不救?!倍宜麄儗τ谒难芯恳苍S有著重要的作用。

           “那我也來幫忙?!碧坡逑胫W幼髡驹谠?,怎么也不肯走。

           被血液氣味深深誘惑的桃桃努力克制著自己吸血的沖動,聽到唐洛那句話整個身子微微顫了兩顫。喵,好香啊。

           “那你把桃桃先送回研究所再來行么?”

           “好?!?br />
           說完唐洛就立刻抱著面色不對眼神不對狀態不對哪兒都不太對的桃桃朝著基地的大門沖去。

           看到唐洛的身影通過大門進入了基地,松了一口氣的陸嘉彥轉動眼球看向那群吸血蝙蝠,眉毛輕挑,眼睛微垂。戴上兜帽,整個人在瞬間從原地消失,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兩把彎刀隨著他手起刀落,幾只吸血蝙蝠結束了她們短暫的生命。

           唐洛本來也是打算聽話的把桃桃給送回研究所,只是一進基地這氣氛就有些怪怪的。人呢?

           是的,這個平時擠滿了叫賣小攤販的地方此時連個人影都看不到,甚至一些鋪子直接關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剛才鬼子來大掃蕩了?

           唐洛感到周身一陣莫名的詭異,她想了想,內心掙扎了一陣,果斷把桃桃放在一家店門口,非常認真的叮囑:“桃桃你也看到了這里不怪我,我先去幫你主人打打怪,你就在這里呆著我馬上回來?!?br />
           交代完了,唐洛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叮囑幾句補充:“你這里要是不安全,你就迅速的往研究所跑,知道么?”

           還沉浸在香味里的桃桃許久才晃晃悠悠清醒,等等,似乎記得清醒之前唐洛那小妮子跟它說過些什么。不好,有點記不太清楚了orz

           一解決完桃桃的問題,唐洛動作迅速的朝著門外沖去,還好陸嘉彥沒事。她小心翼翼的在距離小怪一定距離的地方緩緩蹲下,拿出包裹里的武器,瞄準變異吸血蝙蝠。弩箭暗器陷阱都已經備好,她先在自己的附近鋪設好機關陷阱,選取好目標之后使用技能。

           “化血鏢?!?br />
           隱約似乎能看見蝙蝠身上有紅色的傷害數字顯示,可想要仔細看又什么都看不到。她試了試,再次對著之前的那個蝙蝠使用化血鏢,機關過處,鮮血蝕骨。

           依然有類似紅色傷害數字的顯示,眼花什么的也不可能一直持續眼花吧。果然她大基三系統不可能那么廢柴她就知道,還自帶海鰻插件什么的簡直是高端大氣上檔次,激動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好么,感謝天感謝地感謝郭偉偉嚶嚶嚶t0t

           作為一個暴力輸出的門派,唐洛本著不給大唐家堡丟臉的宗旨,動作迅速的切換目標瞄準就是一個技能風騷的甩了出去。那些吸血蝙蝠似乎沉浸在那股血液的味道里,被她打了一直沒有反擊,唐洛得意的笑了笑,更加不客氣的發動攻擊。

           站樁擼小怪什么的簡直就是一個字,爽!

           “天女散花!”天女散花,群攻技能。

           反正那些蝙蝠被血液吸引著暫時不會過來,唐洛也省的慢慢的一個個戳怪,直接一個群攻技能,刷個協殺什么的應該也能分點經驗吧?說實在話,其實她也沒怎么弄清楚末世這里是怎么算經驗的==!畢竟從來了之后她還真沒怎么清閑刷過經驗過。

           她手上拿著千機匣鎖定著目標,嘴里念叨著技能名稱,意識忙里偷閑詢問著木子,“說起來木子,這里的雇傭兵等級具體是怎么升級的???以前似乎說是做任務打怪,我現在跟陸嘉彥這種組團情況下經驗要怎么分配?”

           主人一個問題還沒問清楚,一個問題又來,作為系統木子感覺亞歷山大。主人,能不能讓它先消化消化問題。

           處理了會,終于弄清楚了主人的問題究竟想問的內容,木子搜索著系統回答,“回主人,按照雇傭兵協會的意思是,組隊和經驗并沒有影響,只要一個生物受到的傷害中你的傷害量超過一定數額,就可以判定經驗?!?br />
           “一定數額是多少?”

           “未知?!?br />
           真是抽象的答案……

           唐洛剛打算調侃一下木子,突然注意到蝙蝠群中心的人,又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