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章 變異子規啼
          這應該是唐洛呆在這里第一次這么靠近死亡……

           凝滯的空氣,靜止的時間。

           唐洛好似被定格在了原地,隨著漸漸嚴肅的氛圍整個人都陷入了緊張。她不敢亂動,生怕她一動會有什么一觸即發。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明明是這么危險的關頭,明明她已經能舔舐到內心的顫動,為什么她全身的器官卻在叫囂著,似乎是想要痛痛快快的戰一場。難道是來自劍三系統自身的設定?不戰至最后一滴血決不罷休?

           突然間,唐洛想起了之前打攻防的日子,面對著重重地紅名只要指揮一聲令下,無論前路如何兇險都聽著指揮的命令英勇的沖進敵方的正中,殺出一條血路。聽著激情昂揚的戰歌,手中的千機匣泛著凜冽的幽光。

           作為一個唐門,她最大的作用就是鋪滿地的機關,只要有敵人踏入,勢必讓他有來無回。那種血脈噴張的熱情,那抹奮勇殺敵的勇氣似乎很久都沒有體驗過了。

           從她認清現實開始,她想著的都是如何活著,如何找到小悠,如何離開這里。畢竟這里不是游戲,死了無法原地復活或回營地休息,以至于當初那種不畏生死的勇氣和力量都漸漸消失在記憶里。也許會有人說她一直都是靠著大家的力量在末世茍延殘喘,一直躲在所有人的保護下,一直憑借著運氣度過一次次的難關。她并不否認,因為這的確是事實,她想要活著,所以她一直都努力的將自己包裹起來。

           只是現在,她再也無法躲藏了。她喉嚨浮上一抹苦澀,差不多都是生命的最后關頭了,這個時候再不勇敢的面對現實耗盡全部的能力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如果可以,也許真的可以搏得一線生機。

           “吾恨吾不能以浩氣之身戰死!浩氣兒郎聽令,隨我整裝催馬,一匡天下!”謝大大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喚起了唐洛埋在心底滾滾沸騰的斗志。她背靠著陸嘉彥,眼神犀利而堅定,手中的千機匣早已就位。

           翅膀扇動的聲音越來越近,唐洛敏感的抬頭張望,空中大批的鳥群正在漸漸靠近,擋住了光芒給天空蒙上了一層黑紗。唐洛幾乎是本能的將陸嘉彥推開,這才躲過了一只變異鳥類從背后對他的偷襲。見陸嘉彥沒什么危險,還不待他開口唐洛像是被什么操縱的一般動作迅速的舉起手中的千機匣,對著剛才那只準備換個方向準備再次攻擊陸嘉彥的變異鳥進行了定位瞄準。

           “木子,我要這只鳥的全部信息,有的話速度給我?!?br />
           她的眼神帶著看見獵物一般的銳利,紅名都是怪!不是紅名?那也是怪!

           爆發開,手起一波直接把這只鳥帶走??匆婙B從半空中直直墜下,唐洛滿意的嘲笑了下那只笨鳥。她唐家堡的傷害在副本輸出里那可是長期占據第一梯隊的位置,小小一只鳥也敢和她大唐家堡叫板?呵呵。

           陸嘉彥對這樣的環境見得多了,動作迅速的融入環境,兩手將槍支握在身體的一側,槍口朝下,一旦看到有變異鳥類進入他的射擊范圍,他毫不留情。

           周圍的房屋都被政府安裝了自動爆破設置,為了保證安全,唐洛他們一直不敢靠近;只是站在街道正中,對于那些襲擊他們的鳥類而言又太過顯眼。

           鳥類是空中飛行的動物,唐洛并不確定她的機關能不能擋住它們的攻擊。不過做好防備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強。說時遲那時快,幾個機關已經嚴密的鋪在他們周身,不過他們……似乎也不能動了。

           還好中間位置充足,趁著飛行速度相對一致的那群鳥類大部隊還沒有到,唐洛一刻也不浪費,連弩立即成形在地上設置好。唐洛蹲下握住連弩,觀察鳥類的行動。

           “我想要好好介紹一下自己,我叫唐洛,來自地球,也許你不知道但是我其實并不是你們這個星球的?!碧坡逭f著嘴邊泛起一絲笑容,暖暖的卻不知為何看著帶有一絲難以言說的悲傷。

           陸嘉彥聞言有些詫異的看著她,不太理解她話中的意思。

           唐洛別過目光,望著漸漸靠近的鳥群,又將幾個飛的速度較快出現在她射程里的變異鳥干掉,才慢慢繼續,“還記得我們看到的那個鏈接么?我就是通過那個東西來到的這里,所以我才對那個鏈接那么關注。我說的那個小悠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可能跟我一樣都是因為那個鏈接的緣故,可惜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她?!?br />
           陸嘉彥愣愣的看著唐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他并不是很懷疑唐洛的話,畢竟他母親跟唐洛情況很相似,來的地方似乎也是這個被稱為地球的地方。他只是總感覺這個女孩下一刻可能就要哭出來……

           鳥群已經開始慢慢進入射程,陸嘉彥直到開槍也沒有等到唐洛接下來的話。而唐洛好似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話沒說完就已經專注的在那里射擊變異鳥類,又或者是她已經說完了,而有些東西她已經不打算說了。

           鳥群到底在數量上占據優勢,陸嘉彥加上唐洛兩個戰斗力數值也沒剽悍到逆天的程度,更何況他們在陸地,鳥類在空中,對敵起來到底不占據優勢。很快,數量多的漸漸占據了上風,唐洛陸嘉彥攻擊的有些吃力。

           陸嘉彥耗盡了子彈,立刻填充,子彈攜帶的不足,他立刻通知桃桃在末世官網上申請緊急物資援助。而在這之前,他早就讓桃桃發過求救的信號,他雖然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不過……他用余光瞥了唐洛一眼,望到她專注的神情立刻收回了目光。

           不過,他也并不想死。

           就像她說的,還有其他的選擇,生還的選擇。

           “主人,敵方物種:變異布谷鳥,又名子規、杜鵑鳥。變異性鳥類生物,飛行速度較快。主要的攻擊武器是嘴巴、爪子以及翅膀。它們在變異的過程中某些基因發生改變,聽力喪失,僅靠微弱的視力來判斷方向?!蹦咀拥谝淮芜@么效率的調查到地方的信息,唐洛得意一笑,果然是連命運都在眷顧她。

           所以按照木子的意思也就是說這種鳥對她們發動攻擊完全依靠它們的視力,只要破壞它們的眼睛就可以了。只是這么多鳥,那么精準的弄瞎它們的眼睛,難度……還真有點大。臥槽,好不容易看到點曙光就這么沒有了?

           不,不對,要想讓鳥類看不到她們倆的位置,除了弄瞎鳥類的視力還有一種方法。對,還有一種方法,唐洛蒼白的面孔上再次浮上歡喜的紅潤。只要她們不出現在鳥類的視線內,一切就搞定了。

           至于如何在那群鳥的眼皮底下消失無蹤,也許對于別人來說這個很難做到。但是對他們兩個而言,唐洛實在不得不說真的是,太!巧!了!

           她和陸嘉彥剛好都能隱身。

           趁著發動技能攻擊變異鳥的間隙,唐洛目光不動的和身邊的陸嘉彥打著招呼:“陸嘉彥,我調查過了,只要隱身你就安全了?!?br />
           陸嘉彥沉默沒有說話。

           這個方法他在得知敵人信息的時候也有想過,只是他可以隱匿身形逃過一劫,但是唐洛呢?陸嘉彥并不知道唐洛也能隱身的事情,畢竟唐洛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顯現過。他如果一個人隱身活了下來,他幾乎可以預見到唐洛的下場。他不愿意一個人茍活。

           唐洛一直借著余光打量陸嘉彥,遲遲不見他行動,變異布谷鳥的數量越來越多,已經有太多的漏網之魚差點襲擊到她胸前,實在是太危險了qaq

           丫的,陸嘉彥到底是猶豫撒啊,再不隱身可就都要玩完了。唐洛本來是想當個女英雄,護著陸嘉彥讓他先隱身躲著什么的。沒想到現實如此殘酷,英雄當不了,她還在危險的面前堅定的選擇了……隱身。

           “陸嘉彥酷愛,我的隱身時間很短的?!碧坡咫[身之前催促。

           她這應該算是第一次當著其他人的面使用隱身技能,從來到末世開始她遵循的都是藏起自己的實力,所以她甚至很少在其他人眼前使用劍三的一些特技,比如隱身,比如跳高高之類的。

           陸嘉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也還是立刻選擇了隱身,原本激戰的街道瞬間不見了陸嘉彥和唐洛的身影。憑著視力判斷的變異鳥面面相覷,齊聲哀鳴,在上空盤旋,最后整齊的撞房子而死。

           杜鵑啼血。

           他們心里都清楚,變異布谷鳥不過是敵人的前行部隊,他們之后的處境可能會十分危險。陸嘉彥雖然不清楚唐洛為什么也會隱身這種事情,也不知道唐洛的隱身有沒有什么限制,他的隱身技能母親當年教習他的時候特別提醒過,這種技能是有時間限制的,所以他們必須在時間內迅速逃離這里。

           唐洛其實很凄涼,她隱身是隱身了,她們大唐家堡的隱身根本就不能喵教的隱身比!他們這可憐短暫的隱身時間,還有坑爹的一攻擊就會暴露行蹤的設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