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伶倫入獄
          作為末世五大基地中排名第二的基地,危樓基地幅員遼闊,資源豐富。最重要的是它在當年的末世災難中受到的創傷相比較其他基地而言小了很多。

           創傷小,末世重建后起跑線本就高其他基地一步,就不難解釋為何它一個如此偏僻的基地卻躍居末世第二大基地之列。

           陸嘉彥望著如水的月色,繼續娓娓道來。

           當年執意要在這里建立基地的人是母親,母親說這里的一切都給她強烈的歸屬感。于是父親就陪在她身邊,動用了末世前家里留下的所有的權錢只為了在這里建立起一個舒適的居巢。那個時候只是一個小小的類似于臨時基地的地方,沒有人想過有一天它會成為末世第二大基地。

           末世之初,世界秩序混亂,那個時期最是適合有雄心有抱負的男人建功立業。只是一直陪著父親征戰的母親漸漸的累了,她不想再面對著末世后那個滿目瘡痍的世界。于是父親就放棄了一切抱負跟著母親久居基地。

           危樓基地的名字是母親取得,她說是為了紀念一個人。父親聽說之后也只是淡淡一笑,只是陸嘉彥看得出父親還是有些介意的。

           “哎?你說陸危樓么?”正在認真聽著的唐洛忍不住打斷陸嘉彥的話。

           被打斷說話的陸嘉彥沒有生氣,只是有些不解的反問了回去,“你是說那個人,也姓陸?”所以母親才會嫁給父親?

           唐洛急忙忙的打斷陸嘉彥大開的腦洞,“你不要想太太多了,陸危樓只是個帥大叔!是明教的教主,人家有女兒有養子還有基友,真的跟你母親沒有什么關系!而且我覺得相比較教主大人,你母親應該更喜歡卡盧比吧?”

           唐洛解釋著順帶有些疑惑,難道說其實陸嘉彥不是他們大基三的一份子,真正的她的基三好朋友其實是……她的未來婆婆?什么未來婆婆啊,唐洛立刻揮散了腦子里慢慢凝聚起的一堆粉色氣泡,八字還沒一撇兒呢,她都在這里幻想婆婆什么的了!

           “卡盧比又是誰?”陸嘉彥有些好笑的看著說得興致勃勃的丫頭。

           “卡盧比……”念著這個名字,唐洛都有些小小的花癡,淡定的面龐上浮上兩抹淺淺的紅暈,“卡盧比,那可是個大帥哥呢?!?br />
           看著唐洛一副陷入回憶的模樣,陸嘉彥不知道為何心里突然很煩躁,這奇怪的情緒涌動匆匆而來,困擾著他,讓他一時間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走了?!标懠螐┤滩蛔净靥坡宓乃季w。

           回復清醒的唐洛立刻追問陸嘉彥剛才沒有講完的故事,陸嘉彥腳步不停話也不答的走著,聲音里帶著些許不易察覺的別扭:“不講了?!?br />
           “哎?”唐洛小跑著追了上去,很是不理解,她在陸嘉彥的左右兩邊來回晃動??涩F實情況是她跑到左邊,陸嘉彥頭轉向右邊;跑到右邊,頭切換成左邊。真不是一般的難搞定。唐洛倒是聽出來了陸嘉彥極力隱藏的不開心的情緒,可是馬丹她沒搞清楚原因??!

           “陸嘉彥,你干嘛不講完??!”唐洛索性擋在他身前,不解的詢問。

           陸嘉彥依然沒有回答。

           果然是個別扭小王子。

           只可惜直到最后,陸嘉彥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好奇心一旦打開,不滿足什么的就十分難受tut

           亦步亦趨的跟在陸嘉彥身上,唐洛慢慢走下了之前的小山坡。山坡下,有一只長相很奇怪的,嗯,駱駝?

           “上來?!碧坡暹€在認真打量那只像是駱駝又不像是駱駝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奇怪物種的東西的時候,陸嘉彥已經坐到了那個奇葩的背上,還非常彬彬有禮的伸出了白皙的手邀請她。

           這種感覺,嘖嘖,有一種“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錯覺,似乎她那種艱澀的情路慢慢有了一絲希望。

           和陸嘉彥好多次握手之后,他都沒有擦拭過手了,是不是也能把這個當做一個進展。

           這樣一個小小的細節,也許人家根本就沒注意到的細節,都能為此開心好久,這是不是就是愛情?

           唐洛坐在那個不知道是不是駱駝的生物背上,緊緊的抱住陸嘉彥的腰,任著那個生物在沙地上奔馳。她漸漸有些理解陸伯母對這個地方的喜愛了,這種自由灑脫整個世界任我疾馳的感覺也許只有這里能深切的感受到。

           即使在所有的地圖里唐洛最喜歡的并不是明教的版圖,但是這一刻她還是被這里的風景折服了。明教一直為人所稱道的都是三生樹,三生三世,戀人幽會的地方,浪漫唯美,三生樹下,喃喃細語,許下執手不負的諾言。不可否認,她也曾經向往過那里。

           可是這一刻,她更欣賞這個空曠的沙原,她想白天里陽光照耀下的這里一定更讓人震撼,就像龍門一般。

           只是那個時候唐洛沒有想過,想要看一看白天的這里那么難。

           不知道是不是駱駝的生物在一個氣勢恢宏的城門前停下,唐洛這一次兩只眼睛都瞪圓了。在上面看這里和近距離觀賞的感覺果然不一樣,正中那顆璀璨的夜明珠的光芒灑進唐洛的瞳孔里。整個城市金碧輝煌,就像是用真金白銀打造了一般。

           “陸嘉彥,你們這個基地要鍍多少金漆啊……”唐洛感嘆。

           “放心,不是很多?!?br />
           “怎么可能!”唐洛呆滯的看著陸嘉彥。

           陸嘉彥戲謔一笑,“的確不需要很多,因為有的是直接用的真金?!?br />
           ……

           土豪你好,土豪再見。土豪你確定你不是藏劍山莊請來的臥底么?

           “不怕有人偷么?”唐洛看著土豪之城,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陸嘉彥冥想了會,給出了自己認為的答案,“他們應該還沒有窮到那個地步吧。而且真有什么窮人的話,這里的富人們都會去探望他給他送錢的。受了這里的恩惠也就沒幾個會偷了?!?br />
           ……

           土豪你好,土豪再見。

           土豪快來給我送錢,我是窮*絲。

           唐洛還想說什么,突然一陣嘈雜的聲音漸漸朝著他們接近。只見城門口突然走出來一隊伍軍人,在看到陸嘉彥的一剎那友好的朝他鞠了躬。她看著,有些明白了,約莫是出來迎接陸嘉彥的。不過陸嘉彥不是這個基地的下任繼承人么,來的人稍稍還是有些少吧。

           只是下一刻,唐洛就有些不懂了。因為上一刻還是跟陸嘉彥打招呼的人看到她之后詫異了分秒,然后帶頭的那個人速度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終端器,審視了一會扭過頭跟旁邊的人打了個眼神,立刻有人把唐洛圍了起來。

           “你們要干什么?”唐洛驚恐的大喊出口。

           “陳副將,你這是在做什么?!标懠螐┛粗矍暗那闆r,在沒有搞清楚個中的問題之前,他暫時不打算貿然出手。

           畢竟陳副將也是父親多年的心腹。

           陳副將抱歉的看著唐洛,解釋道:“公子放心,這位姑娘也請放心,我們核對之后如果跟姑娘沒有關系的話我會立即跟姑娘道歉?!?br />
           人家辦事還是蠻民主的,雖然不知道他們要核對什么,但是唐洛沒做過什么虧心事,自然也不怕這些。

           一個將士在副將的示意下,拿出一個專門采集指紋的儀器,走上前收集唐洛的指紋。自問一生正氣的唐洛乖乖的配合行動。

           只是在將士將收集好的指紋拿回去給副將比對后,副將面色沉重的看著陸嘉彥,不知道該怎么說。

           “陳副將,有什么結果你說?”陸嘉彥看懂了陳副將的神情,他大概也猜到了結果。

           “唐洛姑娘涉嫌一樁案件,陳某依法將她捉拿歸案,希望大公子理解?!?br />
           果然,陸嘉彥眉頭皺起。

           “陳副將,能否借一步說話?!?br />
           “好?!?br />
           兩人走到一旁商量著,站在原地被士兵們圍住的唐洛不爽了,她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怎么跟案子扯上關系了。她一直致力于做一個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怎么突然有一天就成了案件嫌疑犯了?

           她不服,她一點也不服。

           陸嘉彥還在那里聊什么啊,就不能速度來救他么,唐洛急得跺腳。

           這邊跟陳副將說話的陸嘉彥聽著陳副將的話,面色越來越沉重。

           他忍不住打斷,“你的意思是唐洛是這次幽淵基地竊取資料的間諜?”

           “大公子,并不能確切的這么說,目前唯一肯定的就是在現場發現了唐洛姑娘的指紋。我們剛才看的,是末世聯合會下發的逮捕令?!?br />
           “這不可能,幽淵基地的時候她一直跟我在一起,絕對不可能竊取資料?!?br />
           “大公子確定唐洛姑娘一刻也沒有離開過你的視線范圍?!?br />
           “倒是有過,只是那點時間也根本不夠她竊取資料?!?br />
           “好的,大公子我們會給這位姑娘一個公平的審判,到時候還希望大公子來做個證人。不過現在我們必須先把唐洛姑娘拘禁一段時間,還希望大公子可以理解?!?br />
           “好?!?br />
           陸嘉彥有些擔憂的望向唐洛,看著她期待的望著他的眼神,看著她被士兵請走時的不忿,他不知道被什么驅使突然對唐洛說了句,“相信我,我會還你清白的?!?br />
           這件事情并不是能夠很好洗清的,他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并不是很合格的證人,他們沒有實物證據。只有證明指紋并不是唐洛的,或者是有人偽造的,她才能安全。

           只是,她的指紋到底誰會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