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8章 組織之謎
          昏昏沉沉,迷迷離離。

           眼皮上似是垂上了什么重物,亦或是被施加了某種粘合劑,無論唐洛如何掙扎都難以睜開雙眼。她的整個世界是黑暗的,整個意識是凌亂的,頭一陣陣的痛著,撕裂著她企圖找回的思維。

           手腳已經無法找到存在感,如果不是那斷斷續續的思維,她甚至會以為自己已經死掉了。

           強大的痛覺壓抑著她的神經,腦子里混沌一團,思緒漸漸模糊……

           迷迷糊糊間恍惚聽見腳步聲,朝著她慢慢靠近,越漸清晰,又越漸迷離。

           胳膊上突然有一絲涼意,驚破了她恍惚迷離的意識。一絲痛意泛起,然后能感到有什么冰涼的東西在往她的血液里進駐。霎時渾身的血液如同火焰般灼燒了起來,四肢百骸翻滾著難耐的燥熱。想要用力的祛除身上的不適,卻怎么也掙脫不了那永無止境的黑暗。

           隱約間似乎能夠聽到身旁的說話聲。

           “怎么樣?”

           說話的似乎是個老人,他的聲音略低沉,帶著一絲沙啞。

           回答那個聲音的一個相對年輕的聲音,“回主人,正在測試,您請稍等?!?br />
           不知道是哪兒句話觸到了老人的逆鱗,那人的聲音瞬間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怒意:“等,老夫等了這么多年了,你還讓老夫等!”

           唐洛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能感到那絲來自老人心底的絕望和痛苦。到底是在等什么,他們又是在對她做些什么?

           似乎從來到這個世界她就一直被動的呆在這個世界,完全不清楚自己來這里的原因,不了解自己的命運被扭曲到了什么角度,又要怎么回歸到正軌。她有時候想著找到小悠離開這個世界,有時候又奢望著留在這里和陸嘉彥一起。她本來就不擁有什么,哪兒里對她而言其實并沒有太大的意義。

           只是在這個世界她也并沒有所謂的歸屬感。

           如果有一天找到了小悠,找到了回去的方法的話,她應該還是會選擇回去的吧。畢竟相比起小悠,陸嘉彥還是差了些。

           老人的話似乎也驚到了之前和老人對話的人,能隱約聽見他道歉的聲音,之后就陷入了一片沉寂。喧囂的世界突然間被剝離掉全部的聲音,安靜的讓唐洛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崩騰游走的血液拼盡全力想要表達的洶涌。

           “主人?!币粋€聲音突兀的打斷這原本的平靜。

           唐洛的意識在交織的痛楚里漸漸褪去。

           而劇情并不會因為唐洛的意識而轉移。

           男人恭謹的站在老人身前,腰肢下傾,靜靜等待著老人的表示。只要老人,也就是他口中所謂的主人不說一句話,那他就必須一直保持這副模樣。就算心里有絲毫的怨言,也不敢出聲吐槽。

           等了許久,老人終于開口,“結果如何?”

           男人終于松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見主人嚴肅的神情,想說出的話卡在嗓子眼,遲遲不知道該如何出口。

           “回主人,排斥?!?br />
           男人說完就立刻垂下了腦袋,他甚至有些不敢看主人的神情。兩只手在胸前交疊,努力的互相給予安慰讓自己的手指不發顫。但若是仔細看,還是能窺見他全身緊繃起來的皮膚,以及腿一直未停止的顫動。

           “你是說我們費了那么大的力氣,把她抓過來,結果是…失????。?!”不出男人預料,主人果然大發脾氣,比之從前真的是有過之而不及。

           怎么可能不生氣?

           為了找到這個原本作為試驗品的女人,他們調動了好幾個地方埋伏許久的暗探,就是為了防止隱藏在這個女人身上的秘密被其他人發現。但是從這次為這個女人的準備的陷阱看來,她還是知道鏈接的事情的。

           任何涉及到組織安全的不穩定的因素,留著終究是禍害。

           如果這個女人的試驗失敗了,等待著的路除了死路沒有第二條。

           “換血?!崩先顺了荚S久最終還是做了決定。

           神志不清的唐洛淪陷在一片迷蒙中,突地捕捉到這句“換血”,記憶里似乎有什么在隨著這兩個字眼牽連而起,喚起那些仿佛昨日的記憶。

           也許是那時的畫面太殘酷,以至于那些記憶記起時,像是被連根拔起一般,牽扯著每一根敏感的神經。

           血色彌漫。

           那個始終想著丈夫兒子的女人,在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對著陸嘉彥說的話依稀響在耳畔。

           “我……被人換…換過…血……”

           對她說的就是這句,換血……

           明白了,那些糾纏在腦海里的那些如同迷霧一般的藤蔓終于理清了。那時把她帶來這個世界的鏈接是這個組織,給小天媽媽換血的也是這個組織,所以陷害她入獄,又設計陷阱讓她進入那條鏈接的也是這個組織。

           只有還有一些事情她不是很明白。為什么選擇了她?她才不信自己是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之類的屁話,而且看情況從地球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她并不是唯一的。那么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這個組織到底想要做什么。

           換血?

           不,這應該并不是他們的目的。

           當時小天媽媽被換過的血液引誘了大批的喪尸,可以說是極好的誘餌。

           誘餌……

           唐洛的腦子里掠過一個可怕的猜想,全身可以發抖。

           太可怕了。

           “啊——!”一股劇烈的疼痛襲來,唐洛再也抑制不住的發出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