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章 逃入死局
          “組織所有人撤進隔離屋!對,對,好!”

           “你說什么,情緒崩潰,崩潰也得給我把他們安全送到。托馬的這什么時候了是情緒重要還是活著重要!”

           “這種事情也要問我,你們拿工資都是干毛的?”

           “好好,我馬上派人處理,你把位置坐標發過來,好好?!?br />
           “你把場面控制住,嗯好……”

           ……

           陸嘉彥看著父親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的接通,撥打,脾氣這些年可以說控制的很好的父親難得的一再爆了粗口。他的眼睛不由得有些酸楚,這些本應該是他接替父親承擔的??蛇@些現如今都壓在這個年邁的老人身上,將他曾經高大威武的身軀漸漸壓彎。

           終于在經歷了最初的騷擾之后,打的電話漸漸少了些,陸父終于有時間放下電話。他面色凝重,負手在后,朝著窗邊走去。陸家的宅邸在建造之初自身就帶有防御系統,也算是他這個負責人的福利吧。為了當地居民的安全,陸父特意開放了除主宅以外的其他所有住宅區,接納居民。

           只是對于這樣的好意,不是每個人都心存感激的接受。

           很多經歷過幾十年前那場浩劫的人都清楚他們面對的是什么,那是將喪尸帶給這個星球的病毒,那是帶給這個星球末世的病毒。

           他們總以為逃過了那場滅頂之災,他們就能在這顆星球上重新爬起來建立新的國度,可現在的情勢卻無疑是在告訴他們:該來的遲早會來。經歷過一次那般的滅頂之災,沒有人有自信能安全的在這場浩劫里再次死里逃生。并不是所有經歷過一次死亡的人都不再畏懼死亡。

           于是有的人開始暴動,有的人開始崩潰,局面混亂,不可開交。

           陸父也只能盡力維持局面。

           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最疼愛的大兒子。他老了,身上的擔子卻又不想加諸兒子身上,能挑一會就是一會吧。

           唉。

           “叮鈴叮鈴”電話鈴聲又一次的響起,陸父習慣性的接起。

           面色在瞬間變了又變,瞳色也越來越深。

           電話里沒了聲響很久,他才慢慢放下電話,眼睛在四下流轉,兜兜轉轉視線投到兒子身上。

           他步伐穩重的朝著兒子走進,在兒子身旁的沙發上順勢坐下,“嘉彥,你的那位朋友越獄了?!?br />
           “什么?”陸嘉彥忍不住抬頭,心下閃過一絲詫異。

           “唐洛越獄了,就在病毒擴散之前?!标懜赋烈髌?,繼續說道,“嘉彥,她一越獄,病毒就開始擴散?!?br />
           陸嘉彥的心隨著父親的話越來越沉。他明白父親的猜測,怎么會有這樣的巧合,不得不說實在是太巧合了,就像她的案子一樣。只是,巧合太多了。

           “嘉彥,父親相信你,但是你的朋友值不值得你相信呢?”陸父說著站起身,踏上老式的樓梯,緩緩上樓。陸嘉彥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起身,看著父親一步一步邁上樓的背影,聽著樓上漸漸傳來的父親和煙兒的嬉鬧聲……

           他仿佛被隔絕在了這喧鬧聲之外,空蕩蕩的屋子安靜的讓人發慌。

           透過窗子可以看到屋外的世界,明明還是白晝,烏黑的云朵在顯眼的遮住光芒?;颐擅傻奶炜?,塵沙飛揚的半空,屋內似乎很喧鬧卻都被隔離在外。

           唐洛,到底該不該相信。

           其實他也不知道。

           ******

           風呼呼嘯嘯,奇怪的氣味可以充斥在唐洛的鼻翼前。

           她努力的屏住呼吸,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輕顫。

           到底發生了什么?

           就在這時,她的視野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因著那個身影的出現唐洛整個人幾乎是立刻就拾滿了希望。她興奮地沖著遠方的人影招手,大喊,那人似乎是注意到了她,動作迅速的朝著她靠近。

           那人越來越近的時候,唐洛終于察覺到了不對勁,那個人根本沒有影子……

           恐慌中,她立刻拿出千機匣,也不顧瞄準目標,胡亂的朝著對方釋放技能。弩箭發射畫出優雅的軌道,卻攜著冰冷刺骨的毒。那人的動作仍然在繼續……

           “木子,立刻進行分析判斷!”

           “初級喪尸,攻擊力低。由于當前的喪尸成為喪尸的時間過短,保持著人類的行動速度?!?br />
           既然只是初級喪尸,那她可就不客氣了。

           一枚暗器朝著喪尸精準的投射,唐洛兩腳劃開,半蹲著身上架好千機匣,眼睛精準的打量著目標,隨著一聲輕微的空氣摩擦聲,就只能聽見隨之傳來的喪尸倒地聲。

           危險擺脫了么?

           唐洛放下手中的千機匣,看著視野里沒有威脅,略略松了一口氣。只是很快她就覺得不太對了,她的皮膚開始出現輕微的疼痛,血液沸騰噴走。再想到剛才木子所說的“成為喪尸的時間過短”,難道說剛才的喪尸是剛成為喪尸的?那么他是如何成為喪尸的?

           想著他抬起頭看著灰蒙蒙的天空,一個猜測已經在她的心里慢慢成形。

           只是這么看來,她要趕緊逃離這里,不然連她也會變成喪尸。

           她不要!

           只是到底要怎么辦?

           空曠的荒漠到處散發著絕望的味道,她前無去路,后無退路?,F在的局面已經很明顯,她只能等死,或者開辟出一條新的活路。

           那么多次死里逃生她都活過來了,她不相信自己找不到活路。

           為了減少外面病毒對她的傷害,她慢慢的往后移動,一直到剛才出口的附近。在往門靠的時候,不知道是碰觸到了哪兒里,門上開始浮現出一串奇怪的鏈接地址。

           ???

           奇怪,怎么會無緣無故出現鏈接,難道是那個組織?

           罷了,危險總比死了強,唐洛迅速的點擊了鏈接,然后她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

           “大人,危樓基地的病毒已經在大范圍擴散了!”

           黑色巫袍的男人終于笑了,帶著嘲諷和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