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0章 突襲與夾擊
          唐洛和林悠還處在相聚的歡喜中時,就被突然出現的卓詩打斷。再一次見到卓詩,唐洛實在不知道該以何方式與她相談。腿上的疼痛提醒著她關于卓詩對她進行的暴行,她明白卓詩的苦衷,可以不怪她,但不代表可以對她毫無芥蒂。

           尤其是卓詩望向小悠的眼神,*裸的殺意畢現。

           唐洛幾乎是反射性的掏出千機匣,對準卓詩,“卓詩,我們真的不能繼續當朋友了么?”

           卓詩冷笑一聲,“唐洛,你憑什么天真的以為我們還有成為朋友的機會?”

           林悠推開唐洛擋住她的手,慢慢走到卓詩面前,鼓起勇氣說:“卓姐姐,我知道你恨我,那時如果不是我執意回去找手鏈,小詞就不會被抓,也不會死掉。小詞的死我也很難過,可是這些和洛洛并沒有關系。你可以傷害我,但是你傷害了洛洛,我決定不會原諒!”

           說完,林悠動作迅速的將唐洛的輪椅對著門的位置推了出去,而她自己則拿出了一把槍對著卓詩毫不妥協。唐洛被推離的第一時間完全沒有想到,畢竟在她的記憶里,小悠永遠都是躲在她身后的那種。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小悠會以這樣的方式保護她,往事隨時輪椅的滑動在腦海里回放,時間匆匆,轉眼間小悠已經長大了呢。

           她來不及多想,努力的控制住輪椅,多虧了剛來這個世界時在輪椅上的那些日子,對于輪椅的操作她較為熟悉?;瑒虞喴纬块g行動的小段距離,卻仿佛滑動了千年,不時有護士從她身畔匆匆掠過,倉促間她注意到她們眉宇間的著急與不安,卻來不及多想。

           終于,門就在眼前,她努力的上前想要推開門,可無論她怎么用力都打不開。槍聲在她耳畔響起,一聲又一聲的刺激著她每一根神經。她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做不了,無能為力的挫敗感瞬間襲滿了她的全身。眼淚肆意的破瞳而出,她很想拼命的大喊大嚎,讓那個傻瓜把門打開。但她卻只能捂著嘴,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哭聲,生怕自己的聲音傳到小悠耳朵里讓她分心。

           她只能拼命的思考辦法,不是她不相信小悠的能力,而是她太清楚小悠的實力。雖然她不知道小悠是從哪兒里拿到的槍,但無論小悠經過怎樣的特訓,她都不可能打敗實力卓群的卓詩。

           她拿出千機匣,思考著用武器砸門成功的可能性。

           “唐洛你怎么在這里?”陸嘉彥詢問的聲音在此刻響起,就像茫茫大海中突然出現的浮木,一瞬間吸引了唐洛全部的注意力。

           “小悠在里……”唐洛還沒說完,響起的槍聲讓她的心驀地一跳,仿佛發生了什么。她緊緊的拽住陸嘉彥的衣角,努力讓自己不那么慌張??稍俣嗟膫窝b都掩蓋不住她的緊張,無需再說,陸嘉彥已經明白。

           他試著推了下門,果然。他拿出終端,對著門上的某個位置掃描,頃刻間門就開了。唐洛完全無視掉房間里也許還有槍戰,也許她會被誤傷,腦子里滿是擔憂的她已經來不及考慮那些了,她直接滑動輪椅沖進房間。眼前的一幕讓她心驀地生痛,小悠捂著胸口,鮮血從她的指間流出,她的右手努力的想要碰到掉落在地上的槍支,卻被卓詩狠狠地踩住。而卓詩還不滿意,槍口對著小悠的腦袋,如果她們再進來晚點,是不是她就要永遠的失去小悠了。

           無邊的哀痛在她的心中蔓延,洶涌。她抬起千機匣,瞄準卓詩,弩箭射出,偏離了卓詩的腦袋,卻射中了她拿槍的手。卓詩的槍從手里掉下,她立刻蹲下,想要撿起槍。唐洛趁機在她的腳下鋪滿機關,卓詩動作迅速的向后跳動,躲開腳下的機關。唐洛趁機一個爪子將小悠抓到身邊。

           “嘉彥,求求你,救救她?!碧坡鍖⒘钟平唤o陸嘉彥,而小悠未完的戰斗由她來繼續。

           陸嘉彥明白唐洛的意思,他的眼里閃過明顯的不贊同,“唐洛我會盡力救這位姑娘,可是留下你一個人以身犯險,尤其是你現在明顯有病在身的情況,我根本不會丟下你?!?br />
           不會丟下么。

           唐洛感激的看著陸嘉彥,滿心歡喜。謝謝。

           卓詩找準時機,在地上幾個翻滾,迅速向前,目標朝著自己的槍而去。唐洛顯然不會讓她拿到武器,她移開凝視陸嘉彥的目光,千機變準備,連弩放置。

           天絕地滅機關埋好,手中暗器蓄勢待發。

           陸嘉彥明白勸不了唐洛,她抱起林悠,動作迅速的朝著手術室走去。手術室就在附近,他拿出儀器對林悠的傷口進行檢查。子彈射的并不準,并沒有傷到心臟,取出子彈處理下就好。

           只是總覺得有些奇怪,一時間他也沒想到是什么,只是老是覺得遺忘了什么東西。

           他小心翼翼的取著子彈,子彈的樣式有些奇特,不像是常用的子彈。這種子彈往往殺傷力都比較弱,基本沒什么人使用。

           等等……

           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卓詩的槍法他曾經見過,當初就是因為卓詩的槍法高超能力也不低所以才跟他一起被派到臨時基地。試問,這樣的人在明顯處于優勢的環境下怎么可能射偏?還有這殺傷低的子彈……卓詩她,根本沒想置林悠于死地?

           還是說其實她的目的是唐洛?

           亦或者……

           太多的可能性在他的腦海中浮現,讓他也摸不清狀況。只是他知道,卓詩此次來絕對不是殺掉林悠這么簡單。他想及此,很想趕緊沖過去看看唐洛的狀況。但身為醫生,他不能丟下眼前的病號不顧。

           即使心急如焚,他仍然認真細致的給林悠的傷口進行處理,手上沒有泄露半分緊張的情緒。傷口并不深,處理起來也并不是很復雜。

           而唐洛這邊依然僵持著,雖然卓詩沒有搶傷害力低了很多,但是比起動作的靈活性,她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根本比不上。卓詩候在房間的一角,唐洛索性一個暗器朝著卓詩的槍打去,幾枚暗器終于將那把槍給毀掉。沒有槍的卓詩,至少能減少些對她的威脅。

           而在唐洛銷毀槍的時間中,卓詩已經動作迅速的朝著唐洛沖了過來,靈活的避開地上連弩發射出的弩箭,翻身一躍,來到唐洛身后。唐洛迅速的調整輪椅,機器到底比不上人肢體的靈活。唐洛還沒轉身,就被卓詩一腳連輪椅帶人踢了出去。

           房間中還擺放的有病床,輪椅滑動中擦到床,速度慢慢減緩,唐洛趁機調整輪椅的位置,在自己腳下埋好機關,防止卓詩的進攻。只是機關埋好,卻突然不見了卓詩的蹤跡,唐洛的目光看向房間唯一能夠躲藏的幾個地方,眼睛四處打量著,提防著卓詩的突然襲擊。

           身后傳來聲響,唐洛迅速的回頭,不是卓詩,是……

           喪尸!

           這里不是基地里么,怎么會出現喪尸?難道是基地里出現了喪尸?唐洛腦子迅速的轉動著,手中的千機匣一次也沒有停下。卓詩還沒找到,喪尸又突然襲擊,她要如何抵抗?

           喪尸的數量越來越多,唐洛將機關朝著喪尸腳下鋪,努力的延緩它們的速度。同時叮囑木子迅速將這個消息通知給陸嘉彥,他現在還在給小悠進行治療。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兩個人,都不要受到傷害。

           奮力對抗喪尸中,卓詩突然從一個角落閃現,朝著唐洛襲擊而來。唐洛的整個身心都用在了喪尸身上,無暇分心注意其他。等她注意到卓詩的攻勢時,已經來不及了……

           前有喪尸,后有卓詩。

           她要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