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章 希望與離別
          內心閃過一絲掙扎,唐洛果斷的在千機匣內放置好機關暗器,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卓詩。頭猛地低下,盡力的想要避開卓詩的動作。同時,手上的動作毫不懈怠,她瞄準喪尸的位置,一個暗器接著一個發射出,阻擋住喪尸的進攻的速度。

           她閉上眼睛,靜靜等待卓詩的動作,可情況不知哪兒里出了錯,沒有感受到預想中的痛。她詫異地睜開雙眼,頓時呆在了原地,動作凝滯。

           卓詩的手緊緊插入喪尸的腦袋,欣慰的笑容洋溢在她的面容上,為那副面容增添了一抹難以言狀的美?;笕诵纳?。唐洛從來沒想過卓詩笑起來會這么美,在她的記憶中,卓詩一直是個共事公辦嚴謹認真的冷美人。卻沒料到,在那張冰冷的面孔下藏著這樣溫暖的笑容。

           一瞬間的迷惑,快的唐洛甚至來不及阻止那個只身赴死的人。

           “你在做什么!”唐洛驚得大吼一聲,雙眼通紅的想要接近卓詩,卻只能望見她笑的迷人的面龐,以及她的那個口型。

           對不起。

           唐洛發動暗器,將那些靠近卓詩的喪尸一個個擊倒。她慢慢滑動輪椅,朝著卓詩靠近。喪尸的尸體擋住她的路,輪椅的輪子不穩,唐洛從輪椅上跌倒??杉词惯@樣,也沒能阻止她的步伐。她在地上心酸的爬著,拼命的想要朝著卓詩靠近。

           她只想問一問那個女孩,“為什么?”

           她明明有那么好的機會可以殺她,她明明是要來為弟弟報仇的,可為什么最后,發展到了這種模樣?

           不該是這樣的啊。

           親眼看著卓詩割破自己的手腕,鮮血從血管從噴濺而出。景象一遍遍回放,眼角酸澀的想用手揉搓。她匆忙的從懷里掏出手絹給卓詩包扎,明明都包扎嚴實了還是不斷有血液從傷口溢出。就像是缺了口的堤壩,水流從缺口處洶涌的流出。而那個缺口,無論怎么努力都補不上。唐洛趴在卓詩身上,淚水隨著她的動作而緩緩流淌。

           不斷地有喪尸被血液的味道吸引,朝著房間靠近的喪尸越來越多,一瞬間她似乎明白了卓詩的意圖。

           “別給我止血了,沒用的?!弊吭姷拿纨嬌涎?,蒼白的就像是褪去色澤的紙,若是輕輕一碰,也許就會碎掉。

           唐洛搖搖頭,她知道,她都知道。

           小天的媽媽就是這樣,面對小天媽媽的離開她無能為力?,F在她已經努力變強,努力讓自己勇敢起來,可再次面對這樣的現實,她依然什么都做不了。這樣的無能為力,真是讓人想要狠狠的打自己一頓以發泄內心的不甘。

           卓詩微微的側頭看著被她吸引來的喪尸,面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綻開在早已沒有血色的唇角,就像是寒冬努力開放的一抹嬌艷的花朵。美的動人心魄卻最終活不過那個冬日,短而絢爛。

           她的時間不多了,有些話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卓詩努力的抬起頭,湊到唐洛的耳畔,“唐洛,我的血液對于喪尸而言就像是毒品,誘惑力強同時會讓它們喪失行為能力。趁著它們吸取我血液的時候,殺掉它們。我啊,不是什么好人,我的弟弟死了之后我一直都痛恨著這個世界,還有你們。如今你們都受了傷也算是為我弟弟報了仇,我要死了,這個世界交給你們了,不要再出現我這樣可憐的人……小詞,小詞……”

           “小詞……”意識漸漸消退的女孩再也撐不住,頭慢慢的后仰,唐洛攔住那后仰的動作卻阻擋不住那條生命的逝去。卓詩,那個冰冷妖艷的女子,在鮮紅的血泊中盛開著最美麗的玫瑰。直到離開,她都嘴里都念著那個牽連她一生的名字,她的弟弟。

           也許她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為她的弟弟而活,她犧牲了很多很多,只是為了她弟弟的一個平安。當她弟弟去世,她的人生除了復仇已經失去了任何意義。

           她總說自己不是個好人,可她終究還是對小悠手下留情。

           唐洛猛地抬起千機匣,抵擋住身后突然的襲擊。趁著身后的喪尸吸允卓詩鮮血的時間,她別過眼睛避開那殘忍的一幕,隨后一個爪子抓緊輪椅,移動到輪椅上。手下靈活的滑動輪椅,避開喪尸的攻擊。

           如卓詩所言,她的血液對喪尸有致命的誘惑力,那群喪尸對她的攻勢漸漸變弱,而后朝著血液的方向移動。

           “唐洛!”突然響起的聲音吸引了唐洛的注意,她回頭望見那個匆匆趕來的陸嘉彥,滿眼的擔心還殘留在眼內,莫名的讓她安心。

           唐洛幾個機關擋住喪尸的攻擊,朝著陸嘉彥的方向移動。

           “你沒事吧?”陸嘉彥有些擔心,唐洛的衣服上鮮艷的血液讓他完全放不下心。

           注意到陸嘉彥的目光,唐洛低頭,看見自己衣服上沾染的血漬,終于明白陸嘉彥擔心的眼神所謂何,她解釋道,“不是我的血,是卓詩的,她犧牲了自己用來吸引喪尸?!甭曇粼秸f越低,如同她慢慢黯淡下去的神色。

           已經談不上怨不怨了,也許腿剛傷的時候她的確有些埋怨卓詩,但隨著卓詩的死,一切猶如云煙,都淡淡散去。計較與否,又有什么關系呢。她現在只有一個念想,解決掉這些喪尸,然后帶著小悠回家。

           “小悠怎么樣了?”

           “她很安全。只是剛簡單處理了下,她需要休息??墒乾F在的情況,根本沒有休息的機會?!?br />
           “現在是什么情況,不是說喪尸不能進入基地么?”唐洛不解,從看到喪尸的那一刻她就不理解。

           “組織的頭領臨死前給人工飼養的喪尸進行了加強?,F在居民在慢慢的進行轉移,我們要做的就是解決掉這些喪尸?!?br />
           頭領死了……

           那她和小悠要怎么回家?冷水殘忍的沖刷著,澆滅了她心中回家的火光。卓詩的尸體周圍喪尸越來越多,陸嘉彥已經開始了獵殺,唐洛卻依舊愣愣的坐在輪椅上。到了這種時候,卻突然失去了努力的動力。沒有了回家的途徑,她要如何鼓起勇氣?

           [罷了.]

           千機匣應聲而動,弩箭朝著設定的位置發射,正中喪尸的腦袋。

           [都到了這種時候。]

           毒剎隨著喪尸的踏入爆發出最強大的威力,唐洛接著投擲暗器進行補刀。

           [怎么也不能放棄。]

           天女散花,天絕地滅!

           [只要不放棄,總會有希望的。]

           輪椅慢慢后退,唐洛滑動輪椅,迅速朝手術室的方向移動。手術室還沒有喪尸侵入,小悠尚且安全,看到進來的洛洛,林悠按住胸前的傷口慢慢坐起。

           很快,陸嘉彥也退入了房間。

           “那邊還在源源不斷有喪尸過來,我已經通知了總負責人,他們馬上就會都轉移過來。這邊可能一會很難移動,我帶你們先離開?!?br />
           唐洛看著虛弱的林悠,點點頭,收拾好東西跟著陸嘉彥身后離開。

           天黑乎乎的,而這黑夜很快就會過去,光明會穿透黑暗,給這世界帶來希望。

           遠處有很多人的身影朝著房子靠近,他們拿著武器,臉上都是堅定。在那浩浩的人群中,依稀有一兩個熟悉的身姿。

           顧西西和江望似乎看見了他們,動作加快沖到他們面前,“好久不見,洛洛?!?br />
           好久不見。

           唐洛忍住眼睛里的淚水,握住顧西西伸過來的手,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簡單一個招呼,顧西西就和江望朝著房子沖了過去,看著他們就像是看到了希望。

           “唐洛,這是我剛才在卓詩身上找到的?!?br />
           唐洛收回遠眺顧西西身影的目光,接過陸嘉彥遞過來的東西,細細查看。讓她詫異的是,這個終端打開只有一個鏈接,上面有一行小字。

           藍星球,不到迫不得已不得使用。

           ……

           藍星球……

           她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淚眼婆娑看著那個將東西遞給她的人,心止不住的發痛。

           想過無數次的回家,可真正可以回家的那一刻,卻突然舍不得。

           舍不得陸嘉彥,舍不得顧西西,舍不得……

           “回家吧?!标懠螐┑恍?,卻刺的唐洛心痛。

           “我想……”

           還沒說完就被身后的林悠打斷,“洛洛,我們終于可以回家了?!?br />
           小悠的眼睛里滿是淚水,對啊,她在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什么好的回憶,她是那么的想回家,而自己也答應過帶她回家??蔀槭裁?,她竟然猶豫了。

           “我們要不要等喪尸解決掉再走啊……”她避開小悠的目光,打著馬虎。

           “不用了,相信我們,x星球會將喪尸驅逐出去的?!标懠螐┑脑挵阉詈蟮慕杩谥?,如此殘忍。

           她回眸望著那個她喜歡了很久的男子,深深的望著,想要把那個人望進心里。

           “洛洛,我先回家了,我在家等你?!绷钟瓶闯隽寺迓逖劾锏牟簧?,也看出了她望著陸嘉彥時的感情,在她不在的日子里,洛洛也有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感情。而她在那一切面前,就像個外人,干擾不得。

           她不想逼洛洛,她只能先離開。是去是留,都交給洛洛自己決定。

           她點開鏈接,白光閃過,眼前是熟悉的一切。

           唐洛看著林悠離開,淚水涓涓流淌,手慢慢點上了終端上的鏈接。陸嘉彥不忍見這個場面,轉身想要離開。

           終于,唐洛還是松開了手,對著陸嘉彥的背影大聲喊道。

           “陸嘉彥,我喜歡你!”

           哭聲再也壓抑不住,她抱住手里的終端,哭的像個小孩。

           從她初來這個世界,第一個認識的就是陸嘉彥。那個時候陸嘉彥還是冷冰冰的,身上貼著個生人勿進,不懂得憐香惜玉,對她一點也不好。

           后來她加入雇傭團,認識了顧西西、江望、安宴。他們每個人對她而言都像是朋友。

           之后發生了好多事,護送諾言、無意中進入鏈接、小天媽媽遇害、逃離幽淵基地、前往危樓基地……

           來這里的時間并不長,卻發生了好多好多事,認識了很多朋友。

           “陸嘉彥,再見!我不會忘記你的!”

           她用盡全力對著陸嘉彥的背影大聲喊,用盡了她所有的敢愛敢恨的勇氣。淚水滴落,她睜開模糊的雙眼,點開終端,看著那個可以回家的鏈接……

           還沒按下,卻突然被一股力氣帶起,一個人很用力很用力的抱著她,用著想把她留下的力氣。肩膀上能感覺到水漬,他也哭了么。唐洛很想抬起手幫他擦拭掉淚水,最終還是忍住了,她怕自己會心疼,會不忍心走。

           “我也……不會忘記你的?!蹦腥说穆曇魩е钌畹鼐炷?。

           即使不是告白,在唐洛看來已經夠了。對于陸嘉彥而言,這也許是最大的情話。他們這種即將分離的人,已經用不著什么不切實際的承諾,只要他能記得,在他漫長的一生里曾經出現過這樣一個女孩就夠了。

           她也許不完美,有很多很多的毛病。

           也許在她離開之后,他會遇見更好的人。

           “我要走了?!彼龗觊_陸嘉彥的懷抱,看著他的眼睛笑著說道。也許是第一次離的這么近,能清楚地看見他眼中的不舍,能領略到那眸子里壓抑的感情。

           夠了。

           “嗯?!彼砰_她,轉過身不再看她。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這種事情太痛苦了他做不到。

           唐洛拿出木子,想著木子與她的初見,嘴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

           “木子,再見?!?br />
           “主人……”

           唐洛將木子放在陸嘉彥腳邊,一串美麗的項鏈掛在木子的身體上,那個女孩消失在了一道白光中。

           ***

           “頭,找到合適的地方了!”

           顧東東看著手下指的地方,進行土地檢測后一切符合要求,他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意。

           “段宏,老子找到地方了,你特么的速度解決你那邊的事情?!闭f完,顧東東帶著先遣部隊在選好的地盤上開始建設。而他自己看了一眼井井有條的一切,開著自己偷偷命人開來的小型直升機朝著基地飛去。

           對喪尸的作戰,可不能少了他。段宏那家伙想要拋下他,怎么能讓他得逞。他望著身后滿面笑容為新家園努力的人,明明都是些婦孺,卻還是那么拼命的進行著手中的工作。她們的笑容和她們自己孩子時一般,和善閃爍著母性的光芒。

           有她們在,末世一定會結束了。

           他滿足的笑了,而后毫不留戀的踏上了直升機朝著基地的方向開去。他知道哪兒里更需要他。

           ***

           諾言抱著昏迷的陸安晏坐著房間里,透過終端觀望著屋外的情況。

           天慢慢的亮了起來,長久的黑暗終于慢慢過去,可為什么她似乎看不到黎明。

           安宴哥哥從那天起就沒有醒來,為什么,她不理解,也不明白。

           屋外的喪尸已經慢慢散了,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吃過飯喝過一口水。爺爺曾說沒有水補充能量會死的,自己天天很小心的用針扎手指,用血液喂安宴哥哥,他該是不會死掉的吧。

           意識越來越模糊,諾言不自覺得抱緊安宴,努力睜大的眼睛終于撐不住緩緩合上。

           希望的光芒斜斜的照射在房間內,屋外敲門的聲音越來越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