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章 終章
          五年后

           城市的中心,交通錯綜復雜,車來車往。唐洛戴著一頂貝雷帽,一身灰色長風衣遮住了窈窕的身姿,一臉冷淡的看著周圍擁擠的人群。放眼望去,只能看見人頭攢動。唐洛抬起手腕,看著表上的時間,距離約定的時間沒有多久了。

           眉頭微皺,她努力的縮起身子,從人群夾縫里穿梭而過,面上卻不見絲毫狼狽的神色。終于從最擁堵的人群中擠出,唐洛已經滿頭大汗,她整理一下在人群中被擠的稍顯凌亂的衣服,沿著熱鬧的商業街筆直前進,在一家咖啡廳門前停下。與時尚的服裝店不同,古色古香裝潢的咖啡廳在這條著名的商業街上顯得有些獨特。

           推開木門,唐洛習慣的朝著熟悉的位置走去?;椟S的光芒暈染在木制的桌椅上,男子輕輕拍到著女孩的背,靜謐安詳。在這嘈雜的市區,這樣一個安靜的咖啡廳算得上是另類??粗翘鹈鄣膱鼍?,唐洛放下包輕輕在男子對面的坐下,脫下身上的風衣,搓搓手,寒暄道,“你們到的還挺早?!?br />
           “悠悠昨晚熬夜,剛到這里就睡著了?!蹦凶訉櫮绲目粗鴳阎械呐?,聲音盡量放得很低,生怕攪了女孩的美夢。

           唐洛看得出男子眼中的寵溺與疼惜,有這樣一個人照顧小悠即使有一天她不在相信小悠也能過得很好,很幸福。

           “唐小姐,這次找你來是有一樣東西要給你?!蹦凶犹统鲎约旱氖謾C,調到某個界面,將手機放到唐洛眼前,“這是悠悠拜托我查詢的很久以前你們的聊天記錄,也就是你們去那個世界的鏈接。如果你要離開,我想你需要這個。至于悠悠,有我?!?br />
           唐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手機,那個熟悉的鏈接無聲的撥動了她長久沒有再起過波瀾的心弦。她顫顫巍巍的用手拿起手機,抖動著的手指傾訴著全部的慌亂與激動?;椟S的光芒下,女孩眼中一片迷蒙的水霧,復雜的光芒出現在那片水霧中,照亮了前行的路。

           “謝謝?!彼套⌒牡椎臏I水,感激的看著男子,目光漸漸下滑,落在那個已然熟睡的身影上。原來小悠都知道,所以小悠總是勸她去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原本一直不理解小悠的想法,現在看來她不過是想自己在藍星球看遍山河。

           那些一起的時光里滿滿都是小悠天真無邪的笑容,光是這些無言的溫暖已經足夠她銘記一輩子了。小悠現在你找到能夠陪伴自己一生的人了,即使我走了,你也不會孤單了,對么?

           柔和的目光盡數灑落在林悠身上,無聲的告別,緩緩流淌。

           白光閃爍,卓詩已經離開。

           而那個被認為安然睡覺的女孩趴在男子的腿上,抽泣著顫抖著。

           洛洛,保重。

           我會幸福的,我會很幸福的。

           ***

           唐洛睜開雙眼的時候,眼前陌生的一切讓她小小的出神,真的沒有出錯么?這怎么看也不像是她之前來的末世???

           半空中,飛行車奔馳著,街道上人影稀疏,透過玻璃門能清楚的看見街道兩旁的小店內部的裝潢。簡單優雅,不像她們藍星球的熱鬧喧嘩,也不像之前的末世……

           她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唐……洛……?”一個不確定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唐洛詫異地轉身,在望見那人的瞬間浮上一抹笑意,對這個陌生的世界終于有了點滴的確定感。雖然還有無數的疑問,但總是確定了方向。

           “安宴,好久不見?!?br />
           五年不見,陸安晏長高了許多,那張面龐上也多了滄桑之感??匆娞坡宓臅r候,他面上的喜悅淺淺淡淡,卻是發自內心。還沒來一場永別重逢的寒暄,就被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

           “安宴哥哥,你怎么那么久沒有回來?!币粋€熟悉的身影慢慢映入唐洛的眼簾,身姿苗條的少女,眉目間總有些熟悉,翻遍記憶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對上號。女孩轉動眼眸望見唐洛的那一刻,目光里閃過一絲排斥,卻很快的將那抹情緒藏入眼眸中,微笑的跟唐洛打著招呼,就像是許久不見的故人,“唐洛姐姐好久不見?!?br />
           熟悉的聲音勾起唐洛沉淀已久的記憶,女孩的樣貌漸漸和記憶中的身影重合,認出女孩的那一刻,唐洛忍不住大叫,“諾言?!”

           無外乎唐洛大驚小怪,實在是她沒想到短短五年,那個小女孩已經出落的如此標志,還未成年,渾身已散發著迷人的氣息,眸光流轉間光芒四溢。

           “姐姐是來找嘉彥哥哥的吧,嘉彥哥哥的實驗室就在這條街的盡頭,我們就不耽誤姐姐了?!痹捠沁@么說沒錯,她的確是來找陸嘉彥的,可諾言那副急匆匆要把安宴帶走的模樣卻怎么看怎么不對勁,安宴歉意十足的看著唐洛,還是跟著諾言離開了。

           唐洛莫名其妙的朝著街道的盡頭走去,因為交通工具都在半空的緣故,街道上相當清凈,以至于她毫無顧忌的邊想著諾言的異樣邊走著。突然她停在半路,有些想明白了諾言的眼神,那是……濃濃的占有欲。

           ……

           臥槽,這……安宴有戀童癖?

           她抿抿嘴唇,小小汗顏了下,繼續朝著街道盡頭走去。

           她推開實驗室的玻璃門,一塵不染的房間,白色的墻壁,倒像是那人的喜好。奇怪的是大廳里并沒有人,哦不對,蹲在地上的有個小孩。

           唐洛好奇心起,走上去輕輕拍了拍小孩的背。

           “干嘛呢!”被打擾到的小孩不開心的回頭看著唐洛,粉撲撲的小臉上寫滿了不情愿,那樣清秀的一個小男孩眉毛擠在一起,倒是逗樂了唐洛。

           被笑聲打擊到,小男孩憤憤的看著唐洛,“哼,欺負我,我爸爸會打你的!”被“欺負”到的小孩迅速搬出了救兵。

           等等,父親?

           唐洛終于開始認真打量小男孩,應該不是陸嘉彥的孩子吧,她不會千辛萬苦來到末世,陸嘉彥已經另娶他人了吧。倒是也有可能,畢竟五年的時間什么不會變,他也沒有必要守著一個不一定可能會回來的。

           走的時候明明希望他能幸福,可真正看到他幸福的時候心里卻又那么難受。

           苦澀化在嘴里,舌尖都能感受到那抹微苦。

           “江江,你又在陸叔叔家亂跑?!?br />
           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滿臉狼狽的遇見那些故人,小男孩聽到母親的聲音樂顛顛的跑了過去,投入母親的懷抱。女人摸著孩子柔軟的頭發,微微嘆了口氣。

           “西西,江望……”目光落在那個尾隨江望身后的男子,眼里漸漸蓄滿水光,他的名字明明就在嘴邊,可說出來卻那么艱難,“陸……”

           西西和江望識相的抱著孩子離開現場,他們可不想當巨型燈泡。

           當室內安安靜靜只剩下兩人,唐洛蓄滿水的眼眶終于決堤,陸嘉彥看著那個女孩,努力的強裝鎮定,一步步朝著唐洛靠近。輕輕將女孩摟入懷中,“歡迎回來?!?br />
           女孩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

           透明的玻璃外,藏在一邊偷窺的一家三口眼里都浮著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