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3章 忙音與鏈接
          從故事的一開始,就是一場戲。

           醒來的林悠回憶著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雖然講述的思路不是很清晰,但基本講清了這個故事的始終。

           不過是一個好奇害死貓的故事。

           即使后來的林悠如何后悔,一切也無法回到最初懷著強烈好奇心的她點開那條鏈接的時刻。如若只是她自己倒也罷了,她真的沒有想到那個鏈接會將洛洛也卷入這個巨大的陰謀里。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驚天的陰謀。

           她是一個注定要被摧毀的失敗品,明白她的結局所以那群人很多事情都沒有有意的避開她。只可惜他們機關算盡卻棋差一招,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她會逃出來,以至于滿盤皆輸。

           據她所知,組織的據點主要建造在洱?;?,如果她沒有記錯組織的首領應該是個姓伍的人。在她昏昏沉沉的時候曾經多次聽到有人喊“伍大人”,在那段暗黑天日的歲月里她一直記著這個稱呼。想著若是有一天逃出生天,必讓這人加倍奉還。

           她不像洛洛一樣是孤兒,她還有父母,她無法想象在她失蹤的這些時日,父母會怎樣。只要一想到父親抱著頭干著急的樣子,還有那向來柔弱的母親哭成淚人的模樣,她就無法抑制的心痛。

           后來從那里逃出去的時候,即使她一路逃得狼狽,她也在盡可能的記路,盡可能的了解這個世界。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在這個末世活下去,比任何時候都更想要謀得一線生機。如果說她以前更多的是單純傻,那么真的感謝那個組織讓她長大,用這么殘忍的方式。

           后來她輾轉流落到洱?;氐臅r候,她曾經探聽到一個消息,那里的負責人姓伍。

           “你是說伍家跟那個組織有關系?”雖然中途打斷別人說話不禮貌,但聽到這里顧西西實在是忍不住插話。她雖然跟伍家接觸不多,但作為五大基地之一洱?;氐呢撠熑宋榧以趺匆膊幌袷怯羞@種動機的啊。

           林悠搖搖頭,旋即又點點頭。

           “我知道的也不多,那些都是我猜測的。在沒有事實證明之前我還是不希望我的猜測都是真的。如果真的是他,無論付出怎么的代價我也要讓他送我回去?!闭f到“回去”兩個字,林悠黯淡的瞳孔里瞬間閃現了光芒。

           對于這個地方,她實在是愛不上。無論是誰應該都無法愛上這樣一個充滿痛苦的地方吧。關于這里的記憶,她從來沒有體會過開心這種情感。每天都在崩潰的邊緣苦苦支撐,害怕一旦放棄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包括她最好的朋友,唐洛。說道洛洛,她看著身邊的顧西西,欲言又止。想了想自己的能力畢竟太弱,而顧西西他們說不定能助她一臂之力。

           她神色肅穆的看著顧西西,讓顧西西都感到些不自在,“能拜托你一件事情么……”

           感受到林悠肅穆神情里點點的遲疑,顧西西點點頭,“只要我能幫忙我一定盡力?!?br />
           得到肯定的回復,林悠安下心來,“我有個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都是我的錯害她也來到了這個世界?!彼f著,面上浮上愧疚之色,停頓了許久,一度讓顧西西以為她哭了。該是很好的那種朋友吧,所以她才如此,顧西西沒有什么朋友她從沒體會過如此。也她低頭嘴角咧開一抹自嘲的微笑,還是有些羨慕的吧。

           “她沒有被組織抓住我真的很慶幸,可是一直找不到她我真的很擔心。她雖然一個人過了很多年懂得怎么照顧自己,懂得怎么保命。但她那個人總是分不清重點,性格也偶爾有些粗枝大葉,這么危機四伏的地方,我真的怕她出事?!甭迓蹇偸钦f她單純容易被欺負,但是她總是忽略了自己性格里的弱點。也許很多人都不喜歡洛洛,那也挺好的,有她一個人喜歡就夠了。說句自私的話,洛洛是她一個人的就夠了。

           “那她呢,她要什么名字,我幫你找?!鳖櫸魑骱芟胍娨娔莻€女孩,她很好奇這樣的友情。

           “她叫唐洛?!?br />
           “哦,好,唐洛是么?!鳖櫸魑髀犞鴮⒚钟浵?,打算發給手下去調查,只是還沒記下,她的手突然停頓在半空中。這個名字有些熟悉,非常熟悉……

           她仿佛求證般的抬頭詢問,“是哪兒兩個字?”

           林悠不知道顧西西這些小心思,她認真的回答,“唐門的唐,洛基的洛?!?br />
           顧西西手中的終端失去了握力,直直的墜下,落地的響聲讓林悠疑惑,也驚醒了呆愣的西西。

           “怎么了?”林悠不解。

           “唐洛,她是不是個十*歲的女孩,長發,身高和我差不多?!彼Φ幕叵胫鴮μ坡宓挠∠?,想要證明自己的認識的那個和林悠口里的是不是一個人,“對了,她的嘴角下方有顆痣?!蔽魑髌诖目粗钟?,迫切想證實自己心思想的是不是對的,她認識的唐洛和林悠的朋友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聽著顧西西的描述,林悠有些吃驚,前面的那些過于普遍,跟“兩只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那種描述差不多,但是洛洛嘴角的痣這個真心是編不出來的。

           “你認識她?”

           心里的猜測得到了證實,顧西西除了感嘆世界真小以外,也實在不知道用什么來表達此時的心情。她撿起地上的終端,思考著聯系唐洛的方法,他們的團徽毀掉了暫時是不能用的。她突然后悔為何之前身上沒有攜帶終端記下唐洛的聯系方式,不過江望那里應該是有的。

           “嗯,以前我們是一個雇傭團的,后來分開了?!彼卮鹬?,從江望那里要來聯系方式之后迅速的聯系著唐洛。

           忙音,一直是忙音。

           聯系不上。

           ***

           唐洛能感覺到那人靠近的腳步,步步緊逼,她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緊張。她記得自己最初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裝昏迷就被陸嘉彥發現了。也是她演戲拙劣,只希望這次她努力的屏住呼吸能蒙騙過去。

           來人似乎是想確定她的情況,見她仍然在昏迷中就放心的走出了房間,腳步聲漸漸遠去,唐洛終于吐出了那口憋了許久的氣。

           “她還在昏迷中?!蹦侨碎_口似乎跟誰稟告,但那些都不是唐洛的關注重點,她全部的心思都被那熟悉的聲音帶走。

           卓詩。

           為什么又是她。

           如同鳥一樣,人或多或少也會有些雛鳥情結。她的雛鳥情結就是陸嘉彥和卓詩,對于陸嘉彥的感情在慢慢的發展中升華成了喜歡,對于卓詩的感情她以為是友情。究竟這一切是不是全都是她的自作多情?

           還是說卓詩是逼不得已的,畢竟她的弟弟還在那群人手里。對,她想著各種理由為卓詩開脫。只可惜她現在自己都淪為階下囚,根本無法幫助卓詩救她弟弟。

           她努力的呼喚著木子,希望木子能聽到她的聲音觸發。雖然她也不清楚在她昏迷的時候木子究竟去了哪兒里。

           “主人!”

           呼喚了不知道多久,終于聽到了木子的應答聲。她終于覓到了一線希望,心里涌起些許欣喜。

           “木子,你現在在哪兒里,有什么辦法能帶我離開這里?!?br />
           “主人,剛才有個陌生的身份向你請求會話?!蹦咀油蝗徽f出剛才意識混亂時的事情。

           陌生的身份?也許是誤打吧。在他們地球上,這種事情很經常的。

           “回主人,上次我們曾經得到過一個寫有鏈接的終端,那個鏈接我有保留,你要不要試一試?”

           有就是好的,只要能活著離開這里,向陸嘉彥證明自己的清白,她什么都愿意嘗試。更何況,比起一籌莫展,那起碼是一個希望。

           “你現在在哪兒里,我立即去找你?!?br />
           唐洛心聲剛落,她的頭上一個細如發夾的東西慢慢變大,成為木武童一樣的存在。唐洛驚訝的捂住嘴,激動的想要哭。她拼命的掩住聲音,害怕被周圍的人發現,為了快速的離開這里,她幾乎不加思索的就點進了鏈接里。

           ……

           “安宴,你留在家里照顧思涵、諾言和煙兒,我出門找下父親?!标懠螐┤缤瑖谕幸话銓⒄麄€陸家交到安宴手里。他必須趕緊將居民轉移,否則喪尸一旦蔓延起來,整個基地的人都難逃一死。

           安宴也明白情況的復雜,點點頭,“哥你放心,在你和爸爸回來之前,我會將這里看好的?!?br />
           “那就拜托你了?!?br />
           言畢,陸嘉彥就帶著終端離開了,桃桃吃飽喝足在房間里安穩的睡著。沒有人類思維的它倒也逍遙自在,簡單隨性。

           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陸嘉彥先讓幾個護衛隊的隊長進了鏈接,畢竟有他們在也好探探那邊的情況,也能接應下后進入的男人女人和小孩。轉移的差不多了,陸嘉彥滿意的看著父親,兩人相視一笑,接著朝最后一個地方走去。

           “你這個方法真不錯,只是沒料到這鏈接竟然能轉移地點,實在厲害?!标懜鸽y得的有些佩服。

           陸嘉彥卻有些憂心,畢竟這先進的發明是那個組織的人。

           只是這最后一處并沒有之前進行的那么順利,陸嘉彥一級親衛兵隨同陸父還沒到,就看見了已經跑出來在路上搖搖晃晃走著的……不能再稱為人的……喪尸。

           一個可怕的念頭在兩人心里成形。

           最后這處,怕是已經被污染了。

           隨從的人趁著喪尸還沒發現他們,催促著陸父,“大人,我們趕緊離開吧,這里怕是沒救了?!?br />
           陸父站在原地,雙手緊握成拳,還是太晚了。他的拳頭因著氣憤顫抖著,腳步如同定在了原地。他心里臆想著,會不會那里還有人類。

           他不想放棄任何一個人,左腳忍不住向前踏了一步。

           親衛兵都太了解他了,紛紛勸著,“大人,你別在心存幻想了,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br />
           “對啊,喪尸都已經出來覓食了,說明那邊已經沒有活口了?!?br />
           陸父踏出的那一步終究還是收了回來,大家說的對,而且這些人雖然是他的親衛兵卻也是活生生的人。他不能因為自己牽連他們,他咬咬牙,命令大家離開。

           “大人,我們被喪尸發現了!”

           陸父注意到正向他們慢慢走來的喪尸,畢竟喪尸等級尚不高,行動力還比較低。

           “你們立即從鏈接離開!”他邊帶著親衛兵卡著喪尸的視角,邊低聲命令。

           “大人,你不走我們也不走?!?br />
           “這個時候謙讓個什么,活著才重要,我讓你們走你們就走?!?br />
           一直提防著喪尸沒開口的陸嘉彥忍不住勸道,“父親你說再多都沒有,他們就是這樣死板跟你一樣,有這些時間你們趕緊進去,我帶著終端回去接應弟弟他們?!?br />
           陸父想想兒子的話,看看親衛兵的神情,搖搖頭,也不在浪費時間,迅速的進去了。接著親衛兵們接二連三的進入了鏈接。只剩下最后兩個的時候,陸嘉彥注意著喪尸的行動催促著,“你們快些,喪尸要……”

           他還沒說完,就感到后腦勺一陣痛,失去了知覺。

           他果然還是不應該安心的把后背留給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