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6章 腿傷與線索
          “有發現么?”

           唐洛在最初的房間里尋覓著,除了那幾個鏈接的終端以外,什么都沒有。這個房間對于他們而言已經不算陌生,當時為了保險起見,他們并沒有選擇進入那幾個鏈接。而現在,唐洛也不想冒險。

           她不是膽怯,只是想平安的和小悠一起離開。

           所以……

           她還在思忖著,根本沒來得及反映,就看見陸嘉彥毫不猶豫的點開了其中的一個鏈接消失在了她的視線里。

           *!

           “陸嘉彥你!”唐洛氣的滿臉通紅,在原地跺了跺腳,內心焦灼著,不知如何是好。她從來沒有這么為難過,什么時候開始她變得如此畏畏縮縮?

           她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心中的想法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木子,幫我把錄一條口訊,我讓你傳的時候你再傳?!彼拖骂^,一字一句的斟酌,“謝謝大家對我的照顧,讓我再最后任性一次,小悠我會努力實現對你的諾言?!?br />
           說完,她的目光里膽怯漸漸凋零,只余下了滿滿的堅毅。她朝著陸嘉彥選擇的鏈接走去,眼睛緊閉,等待著空間的變換。

           她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陸嘉彥一個人犯險,既然生死未知,那不如她和陸嘉彥一同。有個人陪同,至少不會那么不知所措。就讓她在離開這個末世之前最后再任性那么一次,最后再陪著這個走進過她心里的男人走一段路,一段只屬于他們兩個的路吧。

           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放眼是一片黑暗。

           這里是哪兒里?

           唐洛突然連邁出一步的勇氣都蕩然無存。周圍安靜的可怕,她的心不可抑制的撲騰作響,她將手放在心口,感受著那劇烈的節拍,慢慢的往前踏了兩步。

           本是想來陪著陸嘉彥一起走的,哪兒料到來到這里卻陷入這樣的黑暗中,根本無法獲得陸嘉彥的行蹤。

           “木子能獲取這里的地址么?”唐洛輕手輕腳的走動著,一邊想辦法鋪后路。如果能獲取這里的地址,也許能破解鏈接的秘密,更有甚者,能將她們送回本來的世界。

           現實是殘酷的。

           “回主人,這里有系統干擾器,根本無法獲取任何消息?!蹦咀踊卮?。

           也罷,她早就想到過這種結果,那個組織的人發展到現在不可能想不到這些。既然……

           突然間,有一只手緊緊捂著她的嘴,她的腦子瞬間陷入了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間她本能的進行反抗,襲擊那人的雙手被他輕而易舉的鉗制住,她拼命的反抗也掙脫不開。她咬咬牙,奮力的用腿襲擊那人,還沒碰到就被他用腳抵了下來。差的不是一點,唐洛瞬間如墜冰窟。

           “木子,一旦我失去意識就把那條口訊發給西西?!?br />
           絕望開始彌漫,她當時一定是腦子抽了才會想要跟著陸嘉彥犯險,她一定是瘋了。

           “別亂動,不然我可不保證會做出些什么?!?br />
           熟悉的聲音狠狠的敲打在唐洛的意識上,一瞬間讓她酸澀交加,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她從來沒有想過會以這樣的方式再次遇見卓詩,她也從來沒有發現自己和卓詩之間的差距早就不是一點點的意義了。她不知道卓詩對于再次遇見她會是怎樣的心情,應該不會是高興吧。

           “剛才讓你躲過了這次你以為你還那么好運?”聲音里帶著淡淡的嘲諷,刺在唐洛的心口卻安撫了她慌亂的心情。卓詩的話是不是說明,他們并沒有發現嘉彥,那就夠了。

           光線漸漸亮了起來,照在她的臉上,足夠卓詩認出她。上次她昏迷的時候聽到過卓詩的聲音,現在又遇到她,世界總是這么殘酷,逼著你去承認你不愿意承擔的現實。

           “原來是你?!睕]有久別重逢的激動,唐洛只能看見卓詩在說話的時候眼睛里流露的殺氣,她是真的對她起了殺意。

           “嗯是我?!奔词贡粔褐频乃浪赖?,看著眼前的一幕幕唐洛卻仿佛絲毫感覺不到危險的降臨,她就那么平淡的和卓詩說著話,如同相識多年的老友,話一話平常。

           只可惜卓詩并不打算和她聊,看清楚唐洛面孔的瞬間,卓詩鉗制住唐洛的手突然間發力,膝蓋對著唐洛的腿踢去,唐洛直接跪倒在地上,她剛想撐著站起來,直接被卓詩踢中膝蓋骨,疼痛開始蔓延,她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你也知道疼?”卓詩看著唐洛因著疼痛而扭曲的面孔,笑的越來越開心,也越來越讓唐洛感到陌生。

           卓詩彎腰拽著唐洛的頭發逼迫她抬頭看著她,“疼么?”

           說著,她腿腳用力狠狠的朝著唐洛的膝蓋踢去。

           “啊——!”唐洛趁著卓詩沒有鉗制她手的空蕩用手撐著地,滿頭大汗卻依然咬著牙想要拼命站起來,膝蓋處的疼痛隨著她的動作越加的蔓延。

           卓詩就那樣看著唐洛的動作沒有阻止,等到唐洛終于費盡力氣站起來的瞬間她一腳踢了過去,唐洛瞬間又倒在了地上。等到別人已經看到希望的曙光時,再將希望的火光熄滅,這更殘忍。

           “為什么?”即使唐洛已經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她也仍然不甘心,究竟發生了什么卓詩到底為何成了如今的模樣。

           “為什么?”卓詩似乎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她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看著唐洛,大聲笑著,笑著笑著卻哭了起來,“你知不知道,我弟弟死了!”

           她幾乎是吼著才將那句話清晰的說了出來。

           敲打在唐洛的心口,依稀還帶著痛意,比起膝蓋上的痛,她也分不清到底哪兒里更痛??墒撬幻靼?,卓詩的弟弟竟然死了,為什么還要跟這個組織糾纏在一起?

           “你問我為什么,你竟然問我為什么?”唐洛一不小心將心里的疑問說了出來,卻立即遭到了卓詩強烈的反駁與責問。

           “唐洛,你錯就錯在認識林悠?!?br />
           卓詩說完對唐洛更加的不留情面拳腳相向,從一開始卓詩發現她到現在,這邊似乎根本沒有任何人來過,看來就算她真的死在這里,看來也不會有人管了。

           “木子,發送?!?br />
           她閉上眼睛,等待著更加劇烈的動作。然而出乎意料并沒有想象中的痛楚,唐洛詫異地睜開眼睛卻發現了應該早就逃脫的陸嘉彥,他的身前是已經被他打昏的卓詩。

           “趕緊跑?!标懠螐恐坡宓氖志拖肱?,還沒跑出幾步就被拽住了衣服。

           “我的腿傷了?!?br />
           什么?陸嘉彥不敢相信的看著唐洛的膝蓋,唐洛常穿裙子,這個時候膝蓋顯然已經將具體情況反饋到了他的眼里。

           他嘆了口氣,彎腰將唐洛抱起,抱起的時候聽見唐洛低低的嘆息聲。

           “我錯了?!碧坡宓吐暤闹貜?。

           “怎么了?”陸嘉彥不解。

           唐洛望著前方,感慨良多,“我看到卓詩的第一瞬間是想賭一賭,我想知道我們的感情究竟還值多少??晌彝瞬⒉皇撬腥硕枷裎乙粯由瞪档牡却?,并不是每個人都將所謂的友情堅信到底?!?br />
           “疼么?”

           “你問哪兒里,腿還是心?”唐洛抬頭詢問,眉頭微皺,不待陸嘉彥回復她便自己回答了起來,“腿的話怎么會不疼,她每一腳踢過來的時候我連想死的心都有,后來吧疼著疼著就麻木了,就像那感情疼著疼著就看淡了……”

           不知是不是因果循環,她遇見卓詩的時候腿被自己摔斷為卓詩所救,如今又被卓詩踢傷,循循環環故事又回到了開始,可有些東西卻無論如何都再也回不去了。就像她對卓詩的感情,隨著那每一腳的疼痛慢慢看淡。她并不后悔在這個末世認識卓詩,只是她不懂卓詩的話。

           小悠究竟和卓詩之間有著怎樣的隔閡,會讓卓詩把憤怒牽連到她身上。說到底卓詩也是一個可憐人,她一直把她弟弟當作生存的動力,她做了那么多,犧牲了那么的多,最后……

           “我也不知道自己恨不恨她,聽到她弟弟死掉的那一刻,我很想安慰她。不過現在應該也沒有立場了,而且很可能,她弟弟的死跟我的朋友有些關系?!碧坡逋戏?,天花板上有些東西慢慢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立刻喚住抱著她前行的陸嘉彥,“停停停!你看上面!”

           順著唐洛的手指,陸嘉彥的視線慢慢上移,復雜的紋路糾結纏綿,無數條線盤亙在天花板上,就像一個復雜的迷宮,而他們所站的位置就處于迷宮中的入口。那么可不可以這樣推斷,按照上方的迷宮找到終點,就能找到核心所在?

           兩人對視一眼,喜悅的心情溢滿眼眶,就如同在幽深軌道中摸索的人突然間看到了希望。陸嘉彥高興的看著懷里的唐洛,笑的燦爛。如果不是因為唐洛的腿傷了,他真的想抱著唐洛轉幾圈來表達自己的激動。

           看著陸嘉彥的笑容,唐洛努力的保持著自己最美麗的微笑,壓下那因著腿傷而牽扯起的痛意。這個時候,不是她該喊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