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8章 相逢與決戰
          其實唐洛和陸嘉彥真的只是幸運,在他們到來之前數據組正好收到最新建好的到達臨陽基地的鏈接。末世五大基地,除了偏遠的那個基地以外就只剩下了臨陽基地。

           作為他們最后的目標,臨陽基地的意義不是一般的重大。那里有段家,也有末世聯合會政府,而他們伍家的目標是整個末世。什么他們明明最有機會競選上下一屆的聯合會負責人為何要兵行險招?

           然而他并不認為這是險招,他伍家有技術有能力有人才,屠掉僵尸的能力在整個末世誰不承認?可他伍家最后淪落到什么現場,五大基地之一,年年競選都被擠壓,他們提的意見總是因為得不到多數票而被否決,根本沒有嘗試過的方法就因為過于大膽就被輕而易舉的否定。

           他伍家從末世前就是赫赫有名的大家,他家的兵馬從來沒聽命于任何人,什么時候輪到所謂的末世聯合政府指手畫腳。不過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毛頭小子,也妄想爬到他頭上?真是可笑。

           如今危樓基地已經成為鬼城,星塵基地全部控制在他手里,只要再攻下臨陽基地,誰敢不從。

           只是臨陽基地畢竟有別于其他基地,臨陽的大家很多,光是這些家族里的兵力都夠他們受的了。所以正面對敵的方式并不適合他們,那么他們只剩下一個方法,智取。

           不知道一大批喪尸攻入臨陽城會是怎樣的盛況。

           “所有的人工飼養喪尸準備出場?!?br />
           我就看看你們能撐多久。

           ***

           “少爺,一大批喪尸正在攻擊基地,請求支援?!?br />
           顧東東聽聞消息,僅僅反應了片刻就迅速的開始調遣兵力。

           “除了親衛兵留下保護顧家以外,其他人全部基地口支援?!标懠螐┌才?,“你們很多人的親人都在這個基地里,你們現在守得就是你們的家你們的國?!?br />
           “是!”隊伍整整齊齊的朝著基地門口進發。

           他們的親人站在街道兩旁的人群中,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熱烈的歡鬧聲燃燒,沸騰了整個時空。

           基地負責人看到顧家的將士和江望帶來的將士,面上終于浮出了一絲安慰。

           還沒待他們反應過來,有兩個人隨著白色的光束消散出現在他們的視野里,剛剛好就在喪尸的前方。陸嘉彥迅速的躲過喪尸的攻擊,隱身幻光步動作敏捷的帶著唐洛跑入基地內。

           趕來支援的顧西西和江望看著視線里漸漸清晰地陸嘉彥和唐洛,如同久別的老友深情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陸嘉彥并沒有那么多時間跟江望他們寒暄,唐洛的腿已經耽誤了很久,必須趕快接受治療。

           他掏出終端,迅速的與老師聯系。

           “老師我是陸嘉彥,我需要使用手術室,我剛進基地馬上就到?!标懠螐┻呑哌吋贝俚恼f著,“不管有沒有立刻給我騰出來一個?!?br />
           老師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淡定的陸嘉彥,吩咐手下的小護士們立即去收拾出一間干凈整潔的手術室,而他自己一顆八卦的心完全不能淡定。

           不過想想最得意的學生馬上就回來了,還是很激動的。

           “嗯?!?br />
           師徒再見面,老師手不停地搓著,緊張的打算跟徒弟來個促膝長談,說他個三天三夜。還沒張口,小徒弟就抱著懷中的人兒,推開他按照最前方的指引迅速的進了手術室。

           等等,老師有些不淡定了。師徒久別重逢,他最得意的門生剛才跟他說的撒,“讓一讓”?wtf!

           而且,小徒弟剛才抱著的看似乎是個妹子。這小伙子了不得嘛,這么快就拐到手?還直接送進醫生了,難不成都生了?

           師父你的腦洞真的太大了!

           很快,他就接收到了來自院長的指示,也罷,這小孩子的事情他晚點再八卦,先帶著人守好臨陽再說話。

           他回頭看著一堆趴在病房門前的,“你、你、你、你們都帶上工具跟我走,我們要在基地門口開展救站臺,救助那些現在受傷的將士們?!?br />
           “好!”大敵當頭,群眾的意志是一致的。

           *

           而此時的病房內,陸嘉彥操著工具認真的檢查著唐洛的腿,還好沒有錯過治療的時限,現在這樣子還有些救。也不知道唐洛一路上是怎么堅持下來的,光是看著他都不忍心。

           雖然腿不至于廢掉,但治理還是很麻煩的。

           “真不知道你剛才是怎么拖著這樣的傷殘使用技能的,我承認你剛才真的很帥但從一個醫生的角度講,我真的很想罵下你,‘你托馬的有病還是腦殘?不要命了么!還是說這腿無關緊要!知不知道你的腿差點就廢了!’以后別干這樣的傻事了,相信我的實力?!?br />
           “嗯?!?br />
           陸嘉彥小心翼翼的清理著唐洛的傷口,敷藥打石膏,又回到輪椅生活了。唐洛再次回到曾經的生活,還真有些不適應。

           手術并不復雜,很快就結束了,終于擺脫病床的唐洛被陸嘉彥小心翼翼的放到輪椅上,還沒坐穩,房間門就被人粗暴的推開了。

           “誰?”幾乎是反射性的陸嘉彥和唐洛同時出聲。

           陸嘉彥看著門口的人若有所思,而唐洛卻在一瞬間淚灑滿面。

           那個人的面目無論過去多久,無論跨過多寬廣的時空,她都不會忘記。

           小悠,終于見面了。

           林悠激動得飛撲過來,緊緊的抱住唐洛不松手。

           “洛洛,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迸⒙裨谒募绺C里哭泣,唐洛順著她的頭發安慰,其他的也不知道做些什么。

           字里行間的內容,她都懂。

           陸嘉彥看著這一幕,恍然自己才是個外人,他悄悄的離開不破壞里面的氛圍。還好自己沒有出言挽留,在看見那一幕的時候陸嘉彥就意識到那種牽連在唐洛和林悠之間的羈絆比他那點淺薄的愛情要深的多得多。

           無論他說再多,不過徒勞。

           “洛洛你怎么坐在輪椅上?”重逢的喜悅之后,林悠終于問出了自己好奇的問題。

           說道這里,唐洛也有話要問小悠,“你認識卓詩?”

           “嗯?!?br />
           “你跟她弟弟是不是有什么關系?”

           這個,林悠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感覺無論怎么說都不過是一條說不通順的路。有倒是有,“我們當初被關在附近,后來卓詩救他弟弟的時候順手還救了我?!?br />
           “這樣啊……那你知不知道她弟弟已經死了?”

           “你……說……什么?”林悠有些不敢相信的停下動作,震驚的詢問。明明他們分開的時候卓詞還好好地,怎么會?她的身子微不可見的晃動了一兩下,一時之間實在是消化不了太多的事情。

           “卓詩姐姐現在很恨我么?”林悠遲疑的問。

           唐洛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訴她實話,太殘忍了。

           “算了洛洛你不用說了我都懂了,的確是我害了卓詞,我能理解卓詩姐姐的心情。只是既然恨的是我,憑什么沖著你去!”

           “罷了都過去了,她也是個可憐人?!?br />
           兩人都嘆了口氣。

           林悠推著唐洛的輪椅慢慢朝門外走,剛出門就聽見大街上的歡呼聲,林悠攔住一個居民,詢問戰況。

           “現在怎么樣了?”

           “陸大人已經擒拿了伍家的老大,樓大人也被順利解決了!”

           棒!

           只是究竟在什么時候,故事的發展方向和他的想法不再同步,只是有一點是確定的,他們快要決戰*os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