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9章 重新來過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來過歷史會不會劃過一樣的軌跡。

           如果故事可以重新寫過結局會不會重復相同的劇情。

           誰也不知道。

           只是如果可以重來一次的話,唐洛希望在那天,在林悠給她發送鏈接之前阻止她。也許不會遇見陸嘉彥,也許不會認識西西,安宴,江望,小天,諾言他們這些朋友。

           但至少那樣,她還有小悠。

           無論故事如何走向,小悠永遠都不會變。

           她們的友情已經足夠她幸福了。

           *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么?

           唐洛聽著耳邊的聲音,驚訝的睜開眼睛,一片虛無的白,就像她進入末世時的那個體驗系統一樣。

           難道故事真的可能從起點開始重新寫過?

           那這些她經歷過的事情又要如何填補痕跡,又要如何當作什么都沒發生過。

           想象永遠都是美好的,怎么可能重新來過。

           她冷哼一聲,吐出一點無奈兩點嘲諷。

           如果真的可以呢,你要選擇重新來過么?

           那個聲音渺無蹤跡的潛進她的腦海,一遍又一遍的重復著同樣的念白,引誘著她埋藏在心底那點可憐的奢望。

           要。

           就那么輕易的說了出來。

           只是說著容易,重新來過真的有可能么?

           *

           記憶在這里斷了層。

           唐洛再次醒來的時候,眼前的一切都是熟悉的。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世界熟悉的一切,可這本就是她的家她不過是一覺起來怎么突然有種久別重逢的激動。

           揉了揉腦袋,似乎忘記了什么事情。

           手機滴滴答答的響起,輕輕奏起唐洛曾經很喜歡現在很討厭的一首歌。都說如果你想要討厭一首歌曲,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當作鬧鐘鈴聲,誠不欺她。她順手拿起手機,看著屏幕上備注的鬧鐘提示信息。

           下午三點,巴黎之夢咖啡屋。

           看了看現在的時間,兩點。來得及,從她家到咖啡屋,除非路整個堵死,不然她肯定能準時到達。

           隨意的梳理了一下頭發,對著鏡子看了許久,已經打理的幾近完美,可就是覺得怪怪的。也不知道這怪怪的感覺是來自哪兒里,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搖搖頭,怎么也想不通今天自己這些奇怪的情緒究竟來自哪兒里。

           擁擠的公交,堵塞的交通。

           都是已經習以為常的景象。

           她聽著公交車上喧鬧的聲音,自己卻有種格格不入的孤獨,燥熱的天氣滾滾的熱浪,汽車的鳴笛聲仿佛都與她毫不相關。又或者說她的意識已經自動性的將那些與她隔絕開來,不想要聽,不愿意走出她為自己營造的世界。

           好奇怪,連她自己都要弄不明白自己了。

           刺眼的的烈日懸在天邊,灼灼的目光眩的難受,唐洛如同一個木偶般從公交車上走下,步調平穩的朝著目的地靠近。當看清咖啡廳那個笑靨如花的女孩的瞬間,她的靈魂可以騷動。以她為中心的小小天地四周筑起的空氣墻開始瓦解,陽光灑在每一個角落。而那個女孩燦爛的笑容如同最絢爛的光芒,直直的照射進她的心里。

           開始能聽見周圍的喧囂,開始能感覺到熱浪的親昵。

           小悠,好久不見。

           *

           危樓基地彌漫在一種詭異的氣氛中,從那天病毒擴散開始,危樓基地就再沒看到過陽光。清晨與夜晚在日復一日的昏暗中漸漸模糊了界線,整個基地都陷入一片死寂。

           再沒人敢出門行走,昔日繁華熱鬧的街道漸漸感覺不到絲毫生機。

           人們都清楚的明白這樣并不能堅持多久,他們都在等待,等待救援。

           可救援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簡單。

           陸嘉彥望著從那天開始眉頭就一直沒有舒展過的父親,心上平添了幾抹憂愁。那一天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為了確保病毒不擴散開來,危樓基地與外界的聯系基本已經被切斷了。這也就是人們苦等的救援遲遲不到的一個原因,危樓基地已經被放棄了。

           包括這里所有的人。

           他們只能自救。

           陸嘉彥不知道父親是怎么想的,但他明白不能這樣一直下去。被病毒感染就會淪為喪尸,喪失人性。雖說現在所有人都躲著,但誰能避免意外發生?一旦基地里出現一個喪尸,瘋狂的傳播開來,到時候危樓基地就連自救的機會都沒有了。

           至于病毒是怎么在基地擴散開來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但是,等保證他們安全之后,他一定會查清楚的。包括唐洛的案子,他始終不相信唐洛會是偷竊機密的人。如果她不是逃獄難道是有人蓄意帶走的她,她現在還好么?

           腦海里開始一點一點的浮現曾經相處的一些點滴片段,明明遇見她不過多久,竟然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回憶。

           抱著小熊的煙兒悄悄的靠近陸嘉彥,趁著他還沒回過神來猛地喊了他一聲。著實驚到了陸嘉彥。他平復心里的激動看著抱著小熊玩偶的煙兒不解道,“煙兒怎么不在房間里玩?”出來干嘛,雖然這里安保措施齊全,但房間里相對而言還是更可靠一些。

           “安宴哥哥帶回來的那個小姐姐生病了?!睙焹罕е鴳牙锏男⌒?,有些不安,兩只眼睛睜得大大的,看上去天真無邪。也許年紀太小的,還不太懂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只是在這種緊要關頭,安宴帶回來的小姐姐?那個諾言?

           陸嘉彥微微皺了皺眉頭,本就被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占滿了思維,現在又出現這種事情。唉,他嘆了口氣,站起身強裝出微笑走到煙兒身邊,撫摸著煙兒的小腦袋,盡量讓她感到安心。

           “嗯,我們一起去看看小姐姐好不好?!标懠螐┱f著牽起乖巧的煙兒的小手,帶著她一同朝著房間里走去。

           作為整個宅邸安保措施最為安全的地方,房間雖不大卻也五臟俱全,至少容納他們全家外加管家等人還是夠得。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幾個在宅邸辦事的仆人沒來得及回家,都被安排在一起。雖說睡得相對擁擠一些,但這里到底是整個危樓基地最為安全的地方。她們為自己感到慶幸的同時,有家人的卻也思戀起了親人。

           陸嘉彥拉著煙兒走進房間的時候,寬敞的客廳里陸父還在聯系分配著各個安全點的事務,目前各個地方還沒有出現人類喪尸化的例子,還算安全。

           留在陸宅的幾個仆人此時整齊的站在一個小房間外,面露焦慮,手足無措的守在門口。見到他走過來,立即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的露出了舒坦的神情。

           “大公子您可來了,這位小姐突然額頭發燙的暈倒了,不管怎么樣都退不下去燒,二公子在里面看著?!?br />
           “嗯,好,我知道了?!标懠螐c點頭,將手里的煙兒交給一位仆人,叮囑道,“帶小姐去休息,照顧好小姐,我希望不會再發生煙兒出這個房間的事情?!?br />
           無論什么危險,他都不想讓煙兒有絲毫陷入的可能。

           “是?!逼腿藗儼l著顫點頭。

           看見煙兒撅著小嘴跟著仆人離開,陸嘉彥這才眉頭再度皺起,他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br />
           得到回復,他慢慢推開門,對著陸安晏示意了一下,就頭也不動的朝著諾言筆直走了過去。他身上沒什么醫藥器材,只能進行一些簡單的檢查。

           她的面色紅潤,雙頰帶粉,額頭滾燙汗液一滴滴的涌出。

           “她什么時候出現的這種情況?”陸嘉彥一邊細致的檢查著一邊詢問著。

           “一個多小時之前,她突然間說頭暈……”

           只有一個多小時么?這怎么可能,太快了些。

           “桃桃,你給她做一個簡單的血液檢測,然后拿些退燒藥來先給她吃些看看效果。她的情況我現在也不是很肯定?!?br />
           “喵”的一聲,桃桃迅速的從陸嘉彥的肩上躥下,跳到諾言身上,對著她的手就是一口咬下。諾言輕輕哼了一聲,不安的動著身子……

           而剛吮吸她血液的桃桃眼睛開始出現詭異的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