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7章 迷宮與作戰
          所謂的迷宮,拆開看都是一條條簡單的線,可混合在一起卻怎么看都看不太明白。唐洛和陸嘉彥研究著所謂的迷宮,明明是順著那條線尋找前方的路可看著看著視線就出現了紊亂,錯綜交叉的線條很快就讓人迷失了方向。

           本以為已經看了希望,卻不得不承認這個迷宮實在復雜。

           唐洛搖搖頭,眼睛都快看花了卻仍然沒什么頭緒,這里的人平時也是靠這個?她擁抱著疑惑,目光流轉,正對上陸嘉彥同樣寫滿迷惑的眼眸,無奈的搖搖頭,表示自己的無能為力。

           指甲埋入掌心,疼痛溢滿雙手,這樣是不是就能取代腿上的痛楚。這個時候,她什么忙都幫不上,她也不希望成為陸嘉彥的累贅。是不是從一開始,她選擇跟著陸嘉彥一起進來的想法就是錯的。她什么忙都幫不上,只會增加麻煩。

           低眸,流光黯淡,她看著地面,很怕自己表現出什么神態讓陸嘉彥發現不妥。

           陸嘉彥還在研究,“一定不是我們表面看到的這個難度,他們既然把這個鏈接設在常用的終端上,也就是說明這里他們每個人都能進。按照這個推斷的話,絕不可能是這樣的難度?!?br />
           “嗯,你說的對,你看地面?!碧坡甯胶?。

           真是感謝低頭的那瞬間,讓她注意到了地面上的圖案。每一塊地板的圖案都有著微妙的不同,然而在這些不同的地板中還是有一些相同的地板存在,他們的路線跟天花板上迷宮地圖的某一條線的走法是大致相同的。

           終于看到希望,唐洛激動得眼淚溢出眼眶,也不知道到底是疼的還是激動得。

           現在他們只要把地板上相似的地板相連,按照地板的線路走就好了。終于看到一絲希望,兩人毫不猶豫,按照路線走了起來。

           卓詩被陸嘉彥注射了沉睡針,起碼要昏睡2個小時,他們必須要在這兩個小時里完成一切。只是那條橫亙在唐洛和卓詩之間的結,怕是怎么也解不開了。

           陸嘉彥走得小心翼翼,走幾步都會停下來看看唐洛的反應。

           “你沒事吧,我現在身上沒有帶什么東西,只能給你傷口處簡單的進行消毒?!辨溄邮遣豢赡娴?,他們只能進來,要出去就必須找到接通外界的鏈接。陸嘉彥身上帶的東西并不多,本來就是護送居民從鏈接逃出一條生路,他身上就帶了一些防身和簡單的藥品。即使他表面裝著沉靜,但腳步的混亂還是出賣了他的心緒。

           他真的很怕不能及時出去,他很怕唐洛的腿不能得到及時的治療。

           “當心,前面似乎有人?!碧坡鍖㈩^埋在陸嘉彥胸前,低聲的提示他。

           陸嘉彥也注意到了,到底是他們的重要地點,要是真沒人守著那才不對勁。差不多五個人守在一個門前,除去門前的兩個守衛,還有三個巡游的。

           “木子,檢測下有沒有監控器?!?br />
           “回主人,在門前一共有兩個監控,可以破壞?!?br />
           “嗯,速度破壞掉?!?br />
           得到木子的回復,唐洛立即將訊息通知給陸嘉彥,后者聽聞很是滿意,唐洛已經漸漸不是最初那個唐洛了??赡芩詾樽约阂恢痹谔砺闊?,但是陸嘉彥清楚的看到了她現在的表現,一舉一動都讓他欽佩不已。

           “你還能戰斗么?”陸嘉彥掏出槍,詢問懷里的唐洛。

           “笑話?!碧坡逄统銮C匣,淺笑間箭已經安裝好。

           天羅詭道,畫地為牢。

           “你可以近戰,不用照顧我,我遠程可以在這里攻擊,有人來我還能隱身?!碧坡迕闇誓繕?,示意一直陪著她的陸嘉彥可以將她放下。陸嘉彥雖說擅長槍支,但是唐洛知道,他會使明教的心法。繳械一波帶走什么的,真的沒有必要留在這里束縛他的手腳。

           更何況,她能隱身,雖然時間不長,但至少能自保。

           最終還是被唐洛真誠的目光說服,陸嘉彥兜帽罩下,兩把彎刀在暗處泛著光芒,隨著陸嘉彥的隱身全部消失在唐洛的目光中。

           天絕地滅。

           機關悄然出現在敵人腳下,連弩成形,唐洛找準目標開始攻擊。隨著她的弩箭出動,隱匿在暗處的刺客現出身形,繳械爆發一波帶走一個。合作滿分。

           只是這樣其他四個人已經注意到他們的動作,陸嘉彥迅速匿去身形,唐洛迅速脫戰也開始隱身。

           兩個隱身的職業就是叼,只是他們這次必須快速帶走對方,唐門的隱身到底不比明教的隱身。雖說在定義里兩個職業都與刺客相似,但歸根結底唐門心法里還是驚羽訣更像刺客。追命三千,不留活口。

           這一次先出手的是陸嘉彥,他的技能準備好立刻攻擊下一個目標。潛去神行的唐洛看好陸嘉彥的攻擊目標,在自己現在的位置放好連弩,隨著技能的釋放,隱身漸漸消失,她卡著時間撐著傷痛的腿一個鳥翔跳到房梁上。

           幾個暗器準備,一個個朝著敵人丟去,這些毒性傷害夠他們受的了。

           連弩執著的發射傷害,剩下的三個人找不到再次隱身的陸嘉彥,朝著連弩的發射位置攻擊,唐洛處在房梁上,心撲通撲通的作響。

           她在連弩附近下的重重機關,既然這些人要來,就別想回去。

           暗藏殺機,天絕地滅。

           陸嘉彥一個幻光步迅速移動,雙刀背在身后,短槍握在手心。

           子彈迅速的移動,正中胸膛。最后兩個人回眸看伙伴情況的時候抬頭注意到上方的唐洛,對著唐洛開始掃射。

           夠了,唐洛對準陸嘉彥一個飛爪迅速的躲到他的身后,被機關困住的兩個人子彈混亂的掃射。戰斗這樣激烈,很可能馬上就有援兵,他們沒有時間必須快速解決掉這剩下的兩個。

           鬼斧神工,爆發開,暗器出,連弩準備,一波帶走。

           我大唐家堡這么多年jjc不行,但比起dps還真沒認輸過。

           “搞定?!碧坡彘_心的比了個“v”字,來這個世界這么久感覺就這么一次打的痛痛快快,漂漂亮亮。

           如此,也不枉她來末世一遭了吧。

           鑰匙!

           唐洛看到躺在地上的人腰間的鑰匙,眼睛泛光,腳步隨著目光移動,剛邁出一步,錐心的痛楚就溢滿心頭。我勒個擦,忘記自己還是病號了,這疼痛,也是酸爽。

           然后一股溫暖撲面而來,等到她反應過來已經在陸嘉彥的懷里。那么一瞬間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她低著頭不敢抬頭看陸嘉彥的神情,她怕在下定決心找方法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看到任何讓她猶豫的東西。她已經答應了小悠,陪她一起離開這里回到屬于他們的世界。

           他小心的彎腰拾起地上的鑰匙,動作緩慢的打開大門,不知道是組織過于信任這五個人還是怎么的,竟然沒有繼續遇到阻截。從大門進入,是一個類似于操作室的場地,各種各樣的機器擺放,抬頭還能看到繁復的數據。

           “木子,打開監控,最大范圍開啟,一旦有人進入范圍,立刻通知?!彪S著與木子的相處增多,唐洛對于木子的使用也更加的嫻熟。

           有了木子的監控,陸嘉彥放心的走上前去,機器上的數據仍然在演練著,這里的人像是突然間離開的,有些莫名的詭異。兩人懷疑的繼續查找,怎么看怎么不對勁。

           手指觸到座椅上,還帶著余溫,也就是說這里的人不過剛剛離開。會有這么巧,他們剛來,這里的人就剛走。

           還是說其實他們一進來,就被發現了,他們費盡苦心不過是敵人的一出甕中捉鱉?越是輕而易舉,越是容易產生懷疑。就像預想中應該是奧數的難題,最后竟然被11的方法算了出來,這樣荒謬的事情可能性能有多大?

           兩人渾身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在敵人還沒出現之前在房間里尋找著離開的方法。無論如何,離開才是上策。

           “去那邊看看?!?br />
           “嗯?!?br />
           陸嘉彥一臺臺電腦小心翼翼的檢查,要么是一堆看不太懂的數據,要么是一堆看不懂的圖畫……竟然還有末世的綜合地圖???!

           陸嘉彥的目光完全被那副地圖吸引,他停住步伐,拿過鼠標仔細的查看。在地圖上伍家的洱?;乇伙@示為綠色,危樓基地星塵基地都是紅色,臨陽基地則是橙色……

           他的目光慢慢下移,到達備注區。

           綠色:安全區。紅色:已淪陷區。橙色:進攻區。

           ……

           空氣突然沉默了,唐洛想到小悠和她說的那些話,線索貫穿起來。從伍仁開始,這一切原來都和伍家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也就可以解釋緣何伍仁會知道小天媽媽血液奇特的原因了吧?

           實在太可怕了。

           那么她和小悠來到這個世界是不是也和伍家有著密切的關系?如果這么推測的話,她們要想回家,著手點就在伍家身上了。

           突然間明明想明白了很多,唐洛卻開始渾身發抖,果然她也想到了,陸嘉彥對上唐洛欲言又止的目光,只余下無奈的嘆氣。他何嘗不擔心,危樓基地那么多人現在都在洱?;氐牡亟?,甚至他的父親也在……

           不行,他必須立刻找到離開的方法!

           陸嘉彥雖然不是專業學習互聯網技術的,但對于電腦程序他還是懂很多的。那個地圖,隨便點開都能看到詳細的地圖,甚至連每個基地的地下通道都有涂繪,這樣的東西怎么可能任它留著。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游走,瞬間電腦就被黑掉,電腦即刻黑屏。

           陸嘉彥繼續尋覓,走走尋尋到底沒有辜負他的尋覓,終于在角落里發現了一個電腦,說是重大發現在于它電腦屏幕上的鏈接,以及,這臺電腦具有總的控制權。還真是藏得深,將總控制權的電腦藏在普通里,基本模糊了他們的視線。

           “不知道這個鏈接是去哪兒的,前路未知,你要跟我一起去么?”點入鏈接之前,陸嘉彥突然詢問唐洛。

           唐洛心中詫異,對上陸嘉彥的視線,有些話不由己的脫口而出,“你去哪兒我就陪著你去,你總不會要丟下我吧?!?br />
           話一出口,唐洛就后悔了,臥了個大槽,這么瑪麗蘇氣息的話真的是她說的么?唐洛羞赧的垂下頭,什么腿上的疼痛算的了什么。

           這一低頭,正好錯過陸嘉彥的神情,原本要說出口的話最終還是因為唐洛的躲閃咽了回去。只要你愿意,哪兒里我都帶著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陸嘉彥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目光漸漸再也離不開唐洛,心動的那一刻是什么時候他也記不太清了。也許是看到唐洛被卓詩踢打卻依然笑靨如花心痛的那一霎那,亦或者更早之前。

           然而有些話一旦錯過,真的就沒有機會了。唐洛收回木子,陸嘉彥點開鏈接。

           ……

           白色的光芒閃爍,有些故事已經快到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