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章 護送始出發
          末世的正規統治機構是末世政府,而最高的機構則是末世聯合會。

           聯合會由末世政府的最高領導人,五大基地的總負責人,雇傭兵協會會長,末世軍隊的幾位司令員,以及科研院的正副院長等人組成,代表著末世的最高權威。

           此時此刻,聯合會正在召開第十次聯合會議。來自軍隊和雇傭兵協會的精英們牢牢的守在會議廳門口,保護著里面的各位在末世舉足輕重的人物。

           而此刻的會議廳里,氣氛有些緊張。

           坐在會議桌正南方的男人敲了敲手指,似乎在思考著什么。其他人卻早已經吵作了一團,各持己見,又各有道理。

           “救援根本來不及,我建議放棄?!倍;氐呢撠熑宋樾两ㄑ?。

           “我不這么認為,我們政府一向推崇人權,如此放棄基地就等同于放棄了幾千人的生命,這是犯罪!”科研院的院長堅決反對。

           “我也不贊同放棄,我們在幽淵研究那么久派遣了大量的人力,這樣放棄等于放棄了我們的努力!”副院長接著補充。

           “兩位院長的意思是開戰?你們既然推崇人權就該知道戰爭造成的死傷才是最大的!更何況現在末世剛剛穩定,貿然開戰無非是給人們帶來巨大的恐慌!”

           “放棄基地就不會帶來恐慌么!”說話的人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兩只手撐在桌上,語氣凝重。

           ……

           ******

           江望看著面前的,所謂的主顧,心下有個懷疑在慢慢成形。安宴看到了他的異樣,走過來輕輕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團長?”

           江望回了神,一雙銳利的眸子閃亮,他禮節十足的對著女人半鞠躬,說著官方味十足的話,“您好,我是江望,此次負責將夫人和小姐安全護送到洱?;?。不知道夫人對我們的具體路線可有興趣,我可以為您介紹下?!?br />
           女人揮揮手,意興闌珊,“我對這些亂七八糟的細節沒有興趣,你們收了我的錢把我安全送到就好,這些東西你們自己清楚就行了?!?br />
           那副模樣,真是讓人莫名的火大。

           雖然大家心里被這個女人弄得有些火氣,但他們也都清楚,在末世雇傭兵協會有一條規定:所有雇傭團在接受任務之后,必須盡全力完成。當然如果實在難度太大無法完成可以放棄,然而放棄任務會扣除大量的雇傭團聲望值。對于雇傭團來說聲望值比金幣還重要,那象征著他們的榮譽。

           這項規定一方面是對雇傭團做了規定,同時也給來雇傭兵協會發布任務的主顧們做了保障。

           “所有人最后檢查一下東西都帶齊全了么,檢查好的擺好隊形,準備出發!”

           江望的聲音異常的洪亮,聽得所有人心里一震,滿滿都是力量。方才的那些不愉快瞬間就被拋在了腦后,檢查好之后大家按照安排的隊形,前三后四將女人和她的孩子護在正中間。

           除去上次成為雇傭兵的任務,再除去基地喪尸那次,這算的上是唐洛的第一次正式的任務。雖說只是個簡單的護送任務,卻依然讓唐洛的心里濃郁著的激動膨脹。

           就這樣,一群人從小房間出發,任務開始。他們原本的計劃是打算直接從基地的正門出發,只是之前一副什么意見都沒有的主顧突然提出了意見。她要求從基地的側門出發,到側門走的也是條相當隱蔽的小路。成員們想著這女人也許是躲著什么人,也沒覺得奇怪。只是清楚女人身份的江望卻看出了些不同,這位夫人的突然離開,一定是有什么內情!

           避開人群慢慢走出基地,從這里開始,他們面臨的都是未知的危險。從幽淵臨時基地到洱?;氐穆吠局?,誰也不知道會遇到什么,未來是未知的,前途是不明的。

           唐洛跟在女人身后,身邊是顧西西,安宴和一個她不太熟悉的雇傭團成員。走了一會,她實在是忍不住的看了身邊的顧西西一眼,只見她面容淡然,毫無異樣。她又看了安宴一眼,也是那副公事公辦的模樣,眼神在周圍流轉謹慎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難道只有她一個人著急?

           她不相信的再看了一眼走在她前方的女人,女人邁著貓步慢悠悠的走著,似乎完全不著急,偶爾還抬眼打量一下周圍的景致,不得不說是很有閑情。跟在她身后走,唐洛都快急死了,照這個速度,她估計她們起碼會多浪費半個月的時間!

           “我累了?!北慌藸吭谑掷锏男∨⑼蝗怀雎?,嬌氣的面龐上滿滿都是不想繼續走的不情愿。

           女人停下腳步,唐洛已經想到這位夫人可能會做的事情,果然是母女啊她估摸她們可以休息了。只是劇情往往出乎她的意料,女人愛憐的摸摸小女孩的頭,面上卻帶著冰冷的笑容,“累了啊,累了你就留在這里,我可是要走了?!?br />
           女人說完拿開手,在小女孩和雇傭團成員詫異地目光里繼續朝前走著,腳步那叫一個飛快。江望他們七個人被這一幕震驚到,愣在原地,女人突地轉身看著他們冷冰冰的催促,“給你們錢的人是我,你們守著她干嘛,我還趕著回去呢!”

           那語氣,似乎當真不要這個孩子了。小女孩驀地就哭了起來,在安靜的街道上格外的清晰。江望在原地糾結了幾秒,弄不清這女人究竟是嚇唬小孩子還是說真的,直到小女孩哭起來……姑且不說他最怕小女孩哭,更做不出把一個小女孩丟在這種地方的事情。他咬咬牙,最終還是做了決定,“西西你抱上她,唐洛安宴你們好好安撫下孩子。陳煥歸位,繼續走?!?br />
           隊形很快就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一直走著的女人聽到小孩的哭聲回頭看了一眼被顧西西抱在懷里的小女孩,眼里閃過一絲厭惡,再也沒有回頭。

           只有小女孩輕聲地啜泣著……

           這樣的聲音很容易引來奇怪的生物,顧西西和唐洛都不太會照顧孩子,頭有些痛。倒是安宴笑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對著小女孩做著鬼臉,唐洛和顧西西都嫌棄十足的看著他,只是沒想到她們這樣嫌棄的游戲卻是把小女孩逗笑了。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安宴從顧西西懷里接過小女孩,將她架在肩膀上,友好的詢問。

           “我叫諾言,爸爸說,我是他許給媽媽的諾言?!毙∨⒌难劬Ρ牭么蟠蟮?,聲音很輕,卻說著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相信的話。

           唐洛不會忘記女人回頭看諾言時眼里閃過的那絲厭惡,這個小女孩對她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很美好的諾言。

           因著小女孩這段插曲,女人一路上都保持緘默,步伐也明顯加快了很多。末世的夜晚到處都隱藏著危險,原本行進的隊伍終于慢慢的停住了步伐,尋了一處看似空曠的地方展開一頂大大的帳篷。為了保證安全,他們所有人都必須睡在一個大帳篷里,彼此有個照應。聽到這個,女人最開始是相當不情愿的。后來也是在江望說明危險之后,她才勉強答應。

           諾言在路上和安宴玩累了就睡著了,安宴抱著小女孩將她放在帳篷里已經鋪好的一個地鋪上,溫柔的給她蓋上被子,才滿足的站起來。這一站,差點撞到身邊的女人。

           還沒等他說出“抱歉”,女人就徑直走了開,在離諾言最遠的地方打好地鋪睡了下去。原本最多怨言的她,那一刻安靜的,離奇。

           雇傭團晚上的安排是輪流制,每個時間點都有兩到三個人在帳篷外守著,其他幾個人可以短暫的休息。分好組,安宴將買的壓縮餅干分給大家,這也就是伙食了。

           唐洛,顧西西,安宴是第一組,主要是其他人看著他們兩個女孩一個年紀最小的男孩,早點守夜也可以早點回去睡個美美的覺。

           其他人進帳后,就著微弱的光芒,三個人開始了他們的守夜生活。不得不說,守夜這活真不是個有愛的事情。唐洛啃著壓縮餅干,吹著寒風,看著月光,默默的守夜。

           夜,安靜的讓人心里發慌。

           顧西西抱著她的大鐮刀一聲不吭的坐在她身旁,她本就穿的單薄,這樣的寒風唐洛穿著大衣都能感到寒意,她卻就那樣靜默的坐在那里,甚至連一絲戰栗都沒有。清涼的月色下,她就像來自暗夜的死神,手里握著收割靈魂的鐮刀。

           ==根本沒有話題打開話匣子好么!難道讓她跟顧西西聊一下遇到喪尸的時候先砍哪兒里,或者是怎么用力可以快速的帶走一波喪尸?大半夜的說這些會有心理陰影的!

           另一邊的安宴……傻傻的還在那里吃著餅干,根本騰不出嘴跟她聊天?;钌粋€吃貨!

           閑得無聊的唐洛突然間覺得自己似乎聽到了什么聲音,會不會是因為安靜出奇所以幻聽了?還沒等她自我安慰好,一聲不吭的顧西西和安宴神情也在那一瞬間變了……

           ******

           男子聽著下面嘈雜的爭吵,敲在桌面上的手指動作越來越重。

           沉重的敲擊聲在會議廳里響起,鎮壓住原本的爭吵。

           “會議暫時中止,你們就自己的建議做一份詳細的計劃書,這份計劃書必須在保證臨時基地所有人安全的基礎上制定。三天后,帶著你們的計劃書,重新開會?!?br />
           男子的聲音低沉帶著濃濃的氣勢,原本吵鬧不休的人沒有人說出一句反對。他們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卻因為這個男子的一句話不得不在這里多呆三天。

           三天后,有些事情不得不做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