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4章 故人緩歸來
          “院長,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陸嘉彥心里一涼,實在不相信剛才他聽到的那句話。

           可現實,不論怎么不相信,它也是事實。

           “嘉彥,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有些話我就直說了?!北环Q為院長的男人對陸嘉彥也不隱瞞,直接了當的說出了事情的內情,“根據最新的情報,有大批的不明生物在朝著幽淵臨時基地靠近?,F在聯合會有兩種意見,一是不惜代價與它們作戰,二是放棄幽淵基地,全員撤離……”

           院長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陸嘉彥大概能夠猜到,現在聯合會一定是第二種意見的支持聲音占據了大多數。畢竟就算研究再重要也沒到需要為此開戰的地步,更何況,一旦開戰勢必要付出大量的犧牲。這些人經歷了末世之初那場毀滅性的災難,好不容易才活了下來,他們的命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陸嘉彥的父親是危樓基地的負責人,也是經歷了末世之初災難的人。他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保護這些幸存的生命,珍惜每一個生命。所以他學了醫學,當了醫生,研究喪尸病毒。他太了解每一個生命的背后代表的意義,所以他也能夠理解聯合會的決定。但他遵從決定,并不代表放棄研究,他低頭思考了幾分鐘,似是想通了什么突然出聲詢問,“還有多少時間?”

           “還沒下最后的決斷,不過我想結果應該是放棄。從準備到全員撤離,應該還有半個月的時間?!痹洪L就料到陸嘉彥絕對不會放棄研究,時間的問題打電話之前他就計算過,等的就是陸嘉彥的這句話。還好陸嘉彥沒有辜負他的期望,不愧是他和副院長的得意門生。

           “夠了?!标懠螐├潇o的判斷。

           “嘉彥,這個消息希望你能保密。為了安穩民心,到時候應該也會用別的理由撤走所有的人。關于我剛才說的事情,你要當作什么都沒聽到?!痹洪L提醒。

           “您請放心,嘉彥知道輕重?!?br />
           通話切斷,那邊只剩下殘余的忙音,徘徊在陸嘉彥的耳邊。他放下終端,呆立在原地,沒有動作。晚風吹拂,他凝眸望著小窗外的黑幕,眼瞼垂下,將桌子上原本他一直忙碌的資料收拾放好。而后取下椅背上搭著的黑色風衣,披在身上,配著黑色的窄口長褲,整個人就是一團黑==!

           聽到動靜,睡得昏昏沉沉的桃桃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打量了一眼自家主人,還沒看出朵花來,濃濃的困意再次襲來,桃桃困倦的閉上貓眼,窩在自己的貓床上享受著舒適的睡眠。

           桃桃雖然是個系統,但它和木子不同,作為高大上的活物系統,名貴的喜馬拉雅貓。桃桃不僅具有最高檔次也就是六級死物系統所具有的功能,同時也完美的繼承了來自貓類的一切習性。如果是在古代修仙文中,像它這樣的生物一般被稱為“貓妖”??偠灾?,言而總之,其實這里只是想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它需要睡覺,就是這樣。

           只是即使睡著了,桃桃還是逃脫不了原本的命運。陸嘉彥毫不客氣的將桃桃塞到胸前,關上房間的燈,帶上兜帽,走進黝黑的天幕下。

           時間有限,他必須得快點了。

           黑色的人走進黑色的夜里,黑色相融,再分不清哪兒是黑夜,哪兒是人。

           ***

           一夜無眠。

           唐洛一晚上腦子里都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內容,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匯聚在她的腦海里,帶著她想東想西,浮想聯翩。再加上來自傷口處的疼痛,初時倒還真不覺得疼,卻不知為何一躺下來什么都不干的時候,膝蓋和手心的疼痛驀地開始蔓延,她都有種叫出來的沖動!

           于是這樣一夜折騰,就到了早上。一夜沒有休息,唐洛總覺得腦袋糊糊的。原本就不是很聰明,目測智商更加減退了,犧牲真是大。

           “姐姐,你沒事吧?”小諾言剛打算出帳篷,就看到了唐洛手上厚實的包扎。小女孩雖說看著是個嬌生慣養的模樣,但到底心眼還是好的。

           “哦,是諾言啊,姐姐沒事。不過姐姐不能跟你們一起了,你要跟好安宴哥哥呦?!碧坡骞首鬏p松的勸著諾言,實際上沒事個毛線啊她都快痛死了。不過也因為如此,江望決定讓她稍后出發,好好休養。原本這樣的好事情是可以高興高興,休息嘛誰不喜歡啊。

           可重點是……tat沒有全程護送主顧到達目的地,她的工資最后會怎么算,關于這個她真的很擔心的說!

           諾言聽到小姐姐的話,很單純的相信了,她天真的笑著,小跑著到帳篷外找她的安宴哥哥玩。小孩的精力就是充沛,跑的那叫一個歡快。只是在碰觸到那位主顧女人的目光時,身子小小的一顫,跑步的速度慢了下來。

           “安宴哥哥……”小諾言瑟縮著避開女人的目光,朝著站在帳篷外和江望聊天的安宴撲了過去。安宴不經意側目看到了熱情的小姑娘,少年興致上頭,一把抱住小諾言,將她的小身子舉過頭頂,惹的小諾言哈哈大笑。

           “江望,我決定留下來照顧唐洛?!背弥惭绾椭Z言玩作一團的時候,顧西西走到江望身邊低聲說出自己的決定。

           江望有些詫異,“你要留下?”

           他雖然不敢說是百分之百了解顧西西,但他肯定自己是最了解她的。西西這個人,家庭富足沒吃過多少苦,雖說現在這玩意吃的蠻多,但她照顧人那還真是沒有先例。哎不對,倒也算是有個先例,西西有次突然興致來了要照顧爺爺吃飯。后來?后來就沒有后來了,那碗飯爺爺也沒吃到。

           就她這樣,要照顧人,真的沒事?不是擔心西西,是有點擔心唐洛的生命安全。

           “嗯,順便也想休息休息,最近實在是太累了,心累?!鳖櫸魑髌v的聲音里帶著一聲悵惘。

           “好?!鳖櫸魑鞯恼Z氣就像是一根針扎在江望的心頭,這樣的顧西西他無法拒絕。

           于是最后雇傭團就分成了兩個小隊伍,一個稍稍大些的由江望帶隊,帶著雇傭團其他四個人護送主顧到洱?;?;另外一個兩人小隊伍,也就是顧西西和唐洛就先休息,慢慢走,到洱?;貐R合,就是這樣。

           顧西西這個人唐洛不是很了解,但多少她們倆也是一個屋子的,還是有那么點了解的。顧西西童鞋有個很大的優點,文靜冷漠,不愛說話。直接造成了唐洛無聊的扣木子的痛苦生涯。

           突然那么一刻,唐洛是那樣的懷念扣手機的幸福歲月,起碼可以打發無聊的時光啊?,F在這狀況,她扭頭看著沉默不語想事情的顧西西……根本沒有交流的可能好么!

           “你想說什么?”在被唐洛打量第十次的時候,顧西西實在是忍無可忍的問出口。

           “沒有沒有?!碧坡辶⒖虛u頭。

           顧西西想到她之前的動作,實在是不相信這句話,“你確定?”

           突然間,似乎有什么聲音響起。唐洛安靜側耳傾聽,似乎真的聽到了什么奇怪的聲音。她伸出手,放在耳朵旁,努力的確認,“有,有,有!”

           “不是沒有要說的么?”

           “有人來了!”唐洛這么一說,顧西西也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真是倒霉,昨晚聽到奇怪的聲音唐洛追出去傷了?,F在又是這樣奇怪的聲音,顧西西更多的是擔憂,唐洛則是深思。會不會是小悠?

           唐洛受了傷,無法前去查看,顧西西作為“留下來照顧唐洛”的人,收到唐洛乞求的目光實在懶得推辭。她朝著聲音的方向慢慢靠近,躲在一個隱蔽的角落,想要趁其不備,將有威脅的人打暈。

           只是事實一般都是出乎人的意料,唐洛沒有看到顧西西的人影,擔心她出事單腿跳著出來看看。這一看居然讓她看到了這個時候,她最不敢相信居然能看見的人。

           自從研究所一別,這個人給她留下了許多她無法解開的謎團。以至于她迷惑,徘徊,不知道究竟該相信些什么。

           可是看到她的那一刻,唐洛覺得,她什么都可以不信,但是她想要相信她一次。自然她也相信陸嘉彥的話,她更加知道自己是清白的。那么問題來了,大家都沒有嫌疑,那么那天發生的一切為什么和研究所的錄像不同?為什么她走后,陸嘉彥的調查報告就丟了?

           這些事情里,到底有沒有內在聯系?

           你究竟是不是清白的?

           唐洛兩只眼睛泛著水樣的光芒,掌心和膝蓋上的疼痛似乎煙消云散。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一直沒有打斷兩人之間的戰斗。只是那樣的看著那個穿著大紅色長外套的女人,想要看清楚她的五官,看清楚她的相貌。

           的確是她,卓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