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章 醫生陸嘉彥
          卓詩走后,唐洛才想起來自己想知道的那些事情最后還是沒有問出答案╮(╯_╰)╭

           不過剛剛卓詩也有提到,她一直尾隨著那些人工飼養喪尸到它們的據點。字里行間并不像是撒謊。雖然那天的事情的確很奇怪,但并不一定是卓詩的責任。不論如何,她選擇相信。

           至于那些沒有弄清楚的事情,反正卓詩已經回去研究所了,以后有的是機會問清楚。只是那個時候唐洛沒有想到,再次回去研究所的時候,已經物是人非。

           “你的腿能不能伸直?”顧西西扶著唐洛走了一截路,實在是有些hold不住唐洛走動的時候單腳跳的動作。

           唐洛想想試著將彎起的腿慢慢伸直,四肢百骸立刻感受到了來自膝蓋的刺痛。幾乎是在感受到痛覺的下一刻,她立即將腿再次弓起,選擇最舒服的姿態緩慢前進。

           “不能?!碧坡鍖嵲拰嵳f。

           好吧,顧西西收回已經觸到身后武器的手,認命的扶著單腿跳的唐洛繼續前行。原本她是想過把自己心愛的長鐮刀借給唐洛當拐杖的。

           兩個人繼續安靜的慢慢前進,不過走了,不對是跳了一會,唐洛就有些吃不消了。她嘗試著把腿慢慢伸直,可實在是太痛了qaq

           顧西西注意到她的小動作,步子突然停下,“休息一會我給你換藥?!?br />
           可以休息一會!唐洛心里滿滿全是激動,是不是距離好又近了一分!這樣一路丁著腿實在是吃不消,耗力氣。

           她們處在一個荒郊,周圍沒有過于龐大的建筑,人跡罕至,安安靜靜的。顧西西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收拾出一塊較為平整的位置,扶著唐洛坐下。取出跟江望他們分別之前,特意攜帶的小型藥箱,簡單的給唐洛換藥。

           她到底不是專業的醫生,昨天雖然給唐洛換過傷藥,但拆開紗布才發現,那個部位除了血止住了,根本沒有實質的變化。而且,原本被刺入金屬殘渣的地方還有腐爛的趨勢。這應該就是唐洛的膝蓋為什么那么痛的緣故了吧。

           她眉頭輕輕皺起,實在不知道要怎么處理,換不換藥都成了問題。顧西西視線落到唐洛的手上,被包扎的圓鼓鼓的手格外顯眼,甚至有變的更圓的樣子。

           “唐洛,把你的手給我看下?!鳖櫸魑髡f,她想要看看印證她的猜測。

           拆開紗布,果然和她猜測的沒有大的出入。唐洛的掌心泛著鮮艷的肉紅色,整個都紅腫了。掌心原本被刺入殘渣的,類似于小洞的地方,有些微微的乳白色,像是膿。

           是她的處理不當,還是什么?

           “西西姐,怎么了?”唐洛有些不解。

           顧西西的神情讓她有些害怕,她忍不住舉起手想要看個究竟。完全腫起來的手帶著微胖,整一個哆啦a夢的小圓手tat她雖然不懂醫理,但也是能看出不對勁的。

           都已經敷藥了,居然還出現了這樣的癥狀,很明顯不正常好么!

           “西西姐,我的傷口是怎么回事?”唐洛害怕的詢問。

           顧西西搖搖頭,眉頭越來越深,“我也不太清楚,按理說是應該好的?!?br />
           按照常理,這傷口應該已經有愈合的趨勢才對。畢竟這傷藥可都是她爺爺已經為她專門準備的,軍隊最高級才能享有的傷藥。高級的東西,怎么也要有高級的功效。

           顧西西一時沉默在原地,手中的動作也停在那一刻。唐洛知道不該怪她,但也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勸慰。

           “讓我看下,唐洛,把你的手舉起來?!?br />
           “嗯?!?br />
           唐洛聽話的把手舉起,手立刻接觸到一抹冰冷的觸感。她看著一手拿著鑷子,一手拿著原本包扎在唐洛手掌上的紗布的顧西西,突然有些疑惑:顧西西的兩只手都忙著,那這個握著她的手是怎么回事?

           鬼么?

           “??!”唐洛驚恐的抬起頭,剛打算放聲尖叫,聲音卻在看清楚眼前人的那一刻突然在喉嚨里消了聲。

           “傷口還是新的,卻已經有發膿潰爛之勢??磦诘臉幼?,像是什么尖銳的物體造成。雖然傷口的處理不是很到位,不過還好物體及時剝離?!蹦侨藱z查著傷口做出判斷。

           顧西西是認識他的,那次她和顧東東打了一架回來,累倒了。江望那個時候請的就是他來看的她,陸嘉彥。原本她想和這位大名鼎鼎的陸醫生寒暄寒暄,卻在看清楚唐洛的神情時,突然放棄了原本的想法。

           唐洛詫異地望著此時此刻出現在她眼前的男人,恍然就像是一場夢??赡墙z碰觸到她手的冰冷的觸覺,卻不像是假的,那是她真實的觸感。真的是他!

           激動與興奮在心湖里翻涌,揚起灑下,演繹著壯麗的美景。卻有的偷偷想要從眼眶里逃逸而出,朦朧的水霧遮住清澈的雙眼,眼前的人卻在層層的水霧后越來越清晰。

           “陸嘉彥,你怎么會在這里,之前沒在附近看到你???”雖然很激動,但唐洛還是有些疑惑。她之前跟顧西西一起走的時候,并沒有在附近看到有人啊。

           “路過,看到好像是你就過來看下?!标懠螐┙忉?。

           只是這解釋過于沒有說服力,根本就沒有回答第二個問題好么!還有這路過過的也實在是太巧了點。

           實際上陸嘉彥不是不想解釋,是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解釋。路過還真的是路過,他剛才無意中發現了所謂的人工飼養喪尸,于是就沿著他們的方向往回走,想要找到他們的據點。哪兒知道據點沒找到,倒讓他發現了兩個人。于是他隱著身過來想看看是敵是友,哪兒料到這么巧,居然是唐洛。

           是唐洛也就算了,她居然還真的又傷了。

           不知為何,看著她紅腫的手和膝蓋,他居然有些心疼。不過想想是個男人,看到一個弱智女流被傷成這副模樣,應該都會有一兩分心疼吧?

           “唐洛,你這是什么弄傷的?”陸嘉彥詢問。畢竟只有弄清楚罪魁禍首,才能對癥下藥。

           “我和朋友一起夜探一個廢棄的工廠,不小心在那里摔倒了,膝蓋和掌心著地,就這樣了?!碧坡搴喍痰母爬?。

           寥寥幾句,果然將具體的情形描述了出來??墒撬牟皇沁@些東西,他只是想知道之前刺入她血肉的尖銳物體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他問的不清楚,還是某個人的理解有問題呢?

           “應該是工廠散落的金屬殘渣?!鳖櫸魑髀牭教坡宓幕卮?,滿頭黑線,實在是忍不住插嘴。

           果然是某個人的理解問題,陸嘉彥立刻對之前的疑惑做出了判斷。如果是廢棄工廠的金屬殘渣,那么他想他找到原因了。廢棄工廠的金屬大多生銹,這樣的殘渣刺入血肉,如果處理不當很容易造成傷口感染,發炎潰爛。

           針對這樣的癥狀,最好的解決辦法需要注射藥劑??扇缃窕慕家巴?,他出門隨身也沒有攜帶那種藥劑,看來這個方法是行不通了。他想了想,扭頭詢問一旁的顧西西,“你身上有沒有消毒水?”

           “嗯,有的?!鳖櫸魑鲝乃幭淅锶〕雒阅闫垦b的消毒噴霧遞給陸嘉彥。

           陸嘉彥拿著,對著唐洛膝蓋和掌心的傷口處噴灑。然后從腰間的包裹里取出一個乳白色不透明的小瓶子,動作凝滯了一兩秒,而后毫不猶豫的打開瓶蓋對著唐洛的傷口處傾倒。白色的粉末均勻的散落在唐洛傷口處的凹陷處,唐洛只感覺傷口處一抹刺痛肆無忌憚的蔓延。

           她緊皺著眉頭望向陸嘉彥,“你給我用的是什么東西?”

           她咬著牙齒壓制著痛苦,聽起來倒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

           陸嘉彥不作解釋,處理好膝蓋后將目標轉向唐洛的掌心。只是得不到答案的唐洛哪兒能這么容易罷休,她怎么也不肯把手遞給陸嘉彥。她就不信陸嘉彥用強!

           雖然她相信陸嘉彥不會害她,畢竟要害的話他早就可以下手了。只是她就是看不慣陸嘉彥那副模樣,那副不管別人問什么他都不解釋的模樣。他以為別人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不管他做什么都理解么?還是他覺得別人無條件的信任他,相信他的所有行為?

           陸嘉彥看著唐洛把手背到身后,怎么也不肯遞給他的樣子,奇怪的抬頭看向她。女孩表情倔強,撅著小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果然女人心海底針,真是復雜。剛才還順服的接受治療,現在又拒絕診治,真是看不透。

           “把手給我?!标懠螐┱f。

           “哼?!碧坡鍎e開視線,才不給他。

           “唐小姐,如果你想手繼續腐爛下去不給我也可以?!?br />
           ……你狠!

           唐洛撇撇嘴,將背在身后的手遞到陸嘉彥的手里。他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冰冰涼涼的。另一只手拿著藥瓶,傾倒粉末。又是那股刺痛入骨,唐洛痛的不自覺的想要收回手,卻被陸嘉彥緊握住了手指。奇異的觸感在指尖蔓延,原本的痛覺都消失在腦后。

           唐洛下意識的抬頭看著面前的陸嘉彥,他的眼神專注在她的傷口處,那么認真。